三大瑞典設計師品牌推薦,SSENSE 買到的好物!

在斯德哥爾摩住下來這一年,我發現瑞典人不假外求的心態非常鮮明。無論在食材或是器物之上,大部分人都特別喜歡支持本土勢力;各個瑞典土炮品牌的掘起,除了外地對「北歐風」的崇拜,更是本地人由心底熱衷的賣力支持,歷年來熱度不減。相輔相成的是瑞典品牌貫徹了瑞典人喜愛簡約流麗條流的忠旨,又帶剛強型格自由奔放的性格特質,合乎瑞典人選物的條件。

瑞典近日再推戰爭遇難手冊:認好防空洞位置、儲糧、手提電筒、小蠟燭

電視上面播放的是烏克蘭難民入境瑞典後的畫面。他們全部拿著輕便的手提行李,穿著厚實的外套,大手拉小手的一步一步走過來,畫面是他們換乘專門接送的大巴士,或走下大巴士。現在的我差不多每晚都會打開電視,或長或短,至小數幾分鐘也好。

省掉奶瓶的 Nespresso Atelier 是目前最方便的家用咖啡機,現在我都在瑞典喝植物奶?

去年落戶斯德哥爾摩後的我一直買來不同品牌的牛奶回家喝到飽,就是沒有一款接近德國的普遍水準;我差點失望到要哭。不過 when life gives you lemons, make lemonade?喔,人已經在瑞典了,不如讓我來喝植物奶?

被喻為世上最佳手套品牌:瑞典 Hestra 家傳三代

以往過冬天的經歷對我來說就只有戴手套和沒戴手套的分別,手戴手套放進大衣口袋已經能足夠保溫。直到來到斯德哥爾摩,我才知道還有手套夠不夠份量、夠不夠暖這回事。橫觀街上路人的配備,入冬以後(約莫第一次跌穿負數度數之後)各種強大又厚賽的手套傾巢而出,手上那雙非功能性只求美觀的皮革手套縱然有配合羊毛 lining 卻也無補於事。

瑞典懷孕日記 03|極簡產檢、手指浮腫發麻、母乳心理健設

來到第三章,也就是孕期最後階段。懷孕和在瑞典懷孕多次讓我嘖嘖稱奇,除了 culture shock 還是 culture shock。瑞典『非常喪』的懷孕過程有著接近「邪教」式重度迷信天然的助產力大力助功;雖然壓根兒對她們一派別的崇尚天然力量得偏激的做法沒有特別認同,但不可否定的是她們這種著魔一樣的天然產前照顧的確讓我獲益不少。

德國&瑞典懷孕日記 02|老派 Mutterpass 與照顧整個孕期的個人助產士

來到第二章,來聊聊德國懷孕和瑞典懷孕的分別。這段最大的文化衝突,發生在九到十五周中間。
一輪短促又密集的孕吐之後,終於進入了懷孕的蜜月期。我沒想到的是,我竟然會趁這個蜜月期搬家!

愛馬仕 Hermès|全新推出的 Perpective Cavaliere 馬鞍包!全球首篇實物照開箱文!

早些日子我跟店長提到幾個想要的包包和顏色,幾天後把我叫到店裡,找人給非常雀躍的我拿來一只 mini evelyne,是我想要的顏色,我特別的心滿意足。後來他們給我試了一枚的小巧的 mini lindy,雖然合乎我對小包包的期待,但那兩只耳朵圈圈有點太可愛,上身後那無法調較的肩帶對我來說也有點太長,實在無法負荷。心裡在小包包的選擇上,位置其實預留了給只聞其聲不見其人的 Perspective Cavaliere(直到目前為止都無辦法在網上找到實物圖片和開箱文,所以我就來開箱了)。

Fika 是生存的燃料!在瑞典認識超過 16 年的本土咖啡店 Johan & Nyström

人在斯德哥爾摩因為疫情而無法上瑞典語文課的情況下,學到瑞典語就只有「Tack så mycket (Thank you very much)」、「Hej (Hello)」、「Hejdå (Goodbye)」、「Lagom (Just right)」和「Fika」而已。或者是心底裡一直想要把才學到不久的德語牢牢記住不放手,我倒是給自己漫長的期限,先等疫情許可上到實體課才算吧(至少在英語在這裡活著並不構成問題),可以的話,就讓我先偷懶半年吧。

在斯德哥爾摩吃到日本人小店形式經營的烏龍麵、大阪燒食店!

斯德哥爾摩的拉麵店比漢堡來得要多,而且更容易踫到好吃的。沒想到就連那種由日本人以小店式經驗的日式餐館也有,吃起來真是有種暖在心頭的感覺。小店以大阪燒為核心,配飯食和烏冬,店內的坐位不多,而且整體客局也比較細。在疫情之下,我們起初還是有點焦慮。結果『想吃的』慾望比較『怕死的』膽氈來得強烈,我們還是在小店開門前的五分鐘就到場,希望在人群未出現前吃完就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