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在瑞典,觀察斯德哥爾摩

我的首個瑞典食物日!一年一度『肥星期二 Fat Tuesday』讓國民狂吃 Semla

by

人在瑞典,無辦法脫離的魔掌:Semla。差不多每星期至少吃一個是基本,吃兩個是常態,看到它完美的體態,挺拔細滑的忌廉,根本無拒絕的可能。我一早就對 Semal 心生情愫,早就在日曆上標記好 2 月 16 是專吃 Semla 的大好日子,人氣超強的肥星期二 Fat Tuesday(瑞典語:Fettisdagen)。

瑞典貨架主力上架北歐貨,入手一枚意大利 Bialetti Venus 迎來重要的 Fika 時光

by

「在斯德哥爾摩的選擇」是我落地遇到的其中一個大課題。在德國習慣面對琳瑯滿目的品牌整齊列陣,目的好像是只是為讓人誘發出選擇恐懼症;而瑞典,則是被塑成一個個以北歐品牌為主的貨架,本地貨品還加上國旗在小牌示意。瑞典貨架主力上架北歐貨是基本,你要買嗎?就先考慮購買本地貨吧。

冰天雪地裡的神祕熱狗店:被寫到斯德哥爾摩各個故事裡面的 Gunter’s

by

斯德哥爾摩近兩星期都在負六、七度的溫度上落,雪積漸厚,就算鏟雪車頻頻出動都無法解除融掉了又結成冰的一大塊。平均在外走路十五分鐘就會踫到一個滑腳的路人,雖然未至於滾地葫蘆,但也足夠驚心奪目。每次人家的滑腳經歷都在提醒其他人的路面安全,據說滑到以後最好自己站起來,因為人家伸手扶你你只會把對方都一拼連累,雙雙倒地。

定價街頭,食物賣相家庭風,風格像大學飯堂的瑞典餃子店

by

臨別漢堡耿耿於懷沒吃到的中菜惦念心頭,我們在斯德哥爾摩的地圖上翻箱倒箧的檢查各個中菜場所,撇開了混種亞洲菜(即是賣壽司的同時又在賣泡菜)的選項,遍尋純度特別高的小型餐館。結果,我們在找到一所定價街頭,食物賣相家庭風,裝修簡約,風格像飯堂但在 google 客觀評分超過 4.5/5.0 的餃子店。

瑞典給我的第一課:給點勇氣,先來克服藏在黑暗隧道的寒冬

by

出發前大家興致勃勃,說那個二時半就要來的黃昏真的不是說笑。結果飯後散步去喝咖啡,發現已經天已漸沉,三時就發黑了。地球靠北的地方日照時間的短,只是我沒想到那比想像中更短;但我知道要是我介懷和生氣為什麼這麼快天黑,我只會白白斷送僅存的日光。

從德國換轉到瑞典,漢堡和斯德哥爾摩怎樣的不一樣?

by

從德國換轉到瑞典,周遭和生活上的改變讓我覺得一切充滿新鮮感;重新識應一個新的地方對我來說驚喜無窮。我媽知道我老是在這裡住幾年換那裡住幾年,已經不會發出「習慣了沒有?」的這類問候。一直習慣不習慣的新鮮感也是種 pleasure,不要習以為常,並時刻警惕自己要抱有好奇地活著。

每日只開業 3.5 小時,限座 15 人的斯德哥爾摩拉麵店 Totemo Ramen

by

我胃子裡的亞洲魂在叫嚷好久。離開漢堡前一個月我特別的去吃了無數次越南菜,生怕在斯德哥爾摩會找不到熟悉的味道(雖然我已經養成了不吃飯也沒所謂的肚子)。心裡極度想要去吃中菜館,禁止堂食只能有賣帶的情況下我按捺不住想要買一堆中菜帶去海邊坐著吃,可是我們卻失望地摸門釘。

【疫情下的飛行體驗紀錄】從德國漢堡到瑞典斯德哥爾摩

by

疫情底下的飛行經驗真是不可多得。身邊的朋友都有被取消班機的情況發生,除了等後補班次,就是急著買過另一張機票(或者直接轉乘火車)。本來直接一個半小時的直航班機竟然在購票後不久就告吹被取消,不得不說在疫情之下的飛行真是好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