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CELINE樂福鞋和瑪莉珍之間,我選了這一雙⋯⋯

從小開始我就對 Mary Jane 情有獨鍾,上學的黑皮鞋一而再再而三情定搭帶款式,一直沒有穿膩。雖然間中有過綁帶鞋款比較帥氣的階段,終究還是回歸瑪莉珍的懷抱。看來世界也是一樣,帶點稚氣又女性化的瑪莉珍仍然歷久不衰。

觀望已久,我的第一雙分趾鞋:Maison Margiela Tabi

這一雙 Jil Sander 剛好來到我的鞋櫃半年。夏末的時候我在斯德哥爾摩穿出去好幾次,一個大圓頭外表簡約,皮革軟滑沒有多餘縫線,上面帶一個小金鋼圈,非常漂亮。瑞典轉涼得別快,穿得像人球的日子總不能搭一雙單薄的小皮鞋,結果下雪的日子為著穿搭上的心理平衡,被我放到一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