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典貨架主力上架北歐貨,入手一枚意大利 Bialetti Venus 迎來重要的 Fika 時光

「在斯德哥爾摩的選擇」是我落地遇到的其中一個大課題。在德國習慣面對琳瑯滿目的品牌整齊列陣,目的好像是只是為讓人誘發出選擇恐懼症;而瑞典,則是被塑成一個個以北歐品牌為主的貨架,本地貨品還加上國旗在小牌示意。瑞典貨架主力上架北歐貨是基本,你要買嗎?就先考慮購買本地貨吧。

猶記得初來甫到的日子在超級市場遇上了廿幾歲就從香港來瑞典的阿姨,給我指點那款白米比較好吃的同時,說著瑞典只是在近年幾開始才慢慢的把貨架才變得豐富一點——她說真的就只有一點。後來我在電器店選購家庭電器時完美體驗她所指出的情況,例如,以往在(無論荷蘭或還是德國) Mediamarkt 都是看到擠迫的貨架,安放不同產地不同國家的品牌推出的新款電器;而相對之下斯德哥爾摩的 Mediamarkt 的選擇明顯減半,貨架陳設開揚但有點顯得空空如也。這在我選擇咖啡機的時候再度體現,在瑞典的大型電器店裡只能找到一堆煮咖啡的壺子或是某幾個比較大型的咖啡機品牌,全部量積偏大,沒有小巧袖珍的輕便款;簡單來說就是家庭裝——這一點讓我聯想到瑞典普遍一家幾口的大型團體生活。就連平日隨便都買到的 Bialetti 都沒有賣,剛落地還買不到咖啡壺,心裡當然不免有點失望。這卣的廚具也以北歐製為主,尤其見得最多的是芬蘭出品,我在德國培養出對 WMF 的專一感情,在此無法延續。

話說每次搬到一個地方都會買一隻新的 Bialetti,雖然比較心儀傳統且慣性使用的鋁製八角壺,不過今年終於因為家裡的電磁爐而要買入不鏽鋼版本。以往曾經想過要入手一隻電插頭的款式,不過後來還是覺得用熱爐動手做比較好。Bialetti Venus 光滑的壺身閃閃亮亮,跟以往基本的八角鋁款活像世界的兩個邊端。這趟最後在斯德哥爾摩找到專賣意大利炊具店 Lagamati,一系列選不完的咖啡壺讓人感到非常痛快。配一包黑金包裝的德國 Guggenheimer Coffee 咖啡,熟悉的味道一次過就回來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