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天雪地裡的神祕熱狗店:被寫到斯德哥爾摩各個故事裡面的 Gunter’s

冬日疫情下最糾結的問題是,到底應該在戶外還是戶內比較好。周末陽光燦爛,忽發奇想加插一個戶外行程;天寒地凍在戶外半小時真的是北歐人的玩意,事後我覺得玩過了一次就好。

斯德哥爾摩近兩星期都在負六、七度的溫度上落,雪積漸厚,就算鏟雪車頻頻出動都無法解除融掉了又結成冰的一大塊。平均在外走路十五分鐘就會踫到一個滑腳的路人,雖然未至於滾地葫蘆,但也足夠驚心奪目。每次人家的滑腳經歷都在提醒其他人的路面安全,據說滑到以後最好自己站起來,因為人家伸手扶你你只會把對方都一拼連累,雙雙倒地。

周末的戶外活動是前往住宅區裡面深落的穩秘熱狗店。地理位置上完全不屬於熱門地段,在毫不繁忙的街道上,獨立地屹立的一個專賣熱狗的正方小盒。所謂的『穩秘』其實只是指地點,熱狗店的名氣可是響噹噹的一線名店。除了是地道人都愛來排隊的人龍店,也是熱門得被撰寫到小說和劇集裡面的重要地標。聽說熱狗店的老闆 Günters 本人已經仙遊,但仍然不減熱狗店的熱度。

以周末慢活的姿態來到,前面已經有一列穿著厚厚的瑞典人在排隊。戶外溫度負六,體感溫度負九,在不知道要等多久的情況下盲目地跟在人龍的後面。慢慢的蠕動向前,排在後面的人卻愈來愈多;在隊伍裡面嘗試了解點餐的程序和運作。先要選擇單份或雙份的熱狗,選擇香腸;然後騰空給後面的人點餐,熱狗準備就緒的時候老闆會把你喚過來,這個時候可以選擇醬料和 toppings。全程可以用英語操作,周末午間大部分特別口味的香腸都已經賣光,我點了傳統最好賣的店家精選,配上酸菜;每只熱狗本身有店家主打的微辣醬料,熱呼呼拿在手香氣四溢;在舖滿白雪的通道找個陽光正好的轉角三扒兩撥的吃起來。

沒想到第一次前往斯德哥爾摩 street food 名勝會是負度數下的戶外體驗,在零度街頭吃著霧煙的熱狗雖然很爽快,但事後必須立即跑到附近的咖啡店喝杯熱飲在暖爐底下把身子溫柔的暖好。這種斯德哥爾摩式的冰感滋味試過一次就好了,下次再來,毫無懸念,我一定會選夏天。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