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德國換轉到瑞典,漢堡和斯德哥爾摩怎樣的不一樣?

從德國換轉到瑞典,周遭和生活上的改變讓我覺得一切充滿新鮮感;重新識應一個新的地方對我來說驚喜無窮。我媽知道我老是在這裡住幾年換那裡住幾年,已經不會發出「習慣了沒有?」的這類問候。一直習慣不習慣的新鮮感也是種 pleasure,不要習以為常,並時刻警惕自己要抱有好奇地活著。

瑞士公主們最愛吃這個,隨手可以買到的綠色海綿王室蛋糕

圍繞身邊的是一陣「每星期過得很快,但整體上過得很慢」的錯覺。用身體的觸覺去認識和適應家裡的每個角落,也在徒步外逛的過程中盡量在不迷路的情況下默默的確認住處周邊的商店和食肆;要認識一個地方,先來用吃的吧。

瑞典風貌:H&M 旗下新品牌 Singular Society 面世,主張用出廠價入手質感單品

瑞典品牌 H&M 雖然一直被標籤成 fast fashion,但近年努力在快速時尚的市場上作出重要的改變。最近,最大範模的是發展是新的品牌 Singular Society。這個最新開出的革命性品牌跟以往任何一個都不一樣;因為 Singular Society 的前題是:你必先要成為他的會員。

每日只開業 3.5 小時,限座 15 人的斯德哥爾摩拉麵店 Totemo Ramen

我胃子裡的亞洲魂在叫嚷好久。離開漢堡前一個月我特別的去吃了無數次越南菜,生怕在斯德哥爾摩會找不到熟悉的味道(雖然我已經養成了不吃飯也沒所謂的肚子)。心裡極度想要去吃中菜館,禁止堂食只能有賣帶的情況下我按捺不住想要買一堆中菜帶去海邊坐著吃,可是我們卻失望地摸門釘。

【疫情下的飛行體驗紀錄】從德國漢堡到瑞典斯德哥爾摩

疫情底下的飛行經驗真是不可多得。身邊的朋友都有被取消班機的情況發生,除了等後補班次,就是急著買過另一張機票(或者直接轉乘火車)。本來直接一個半小時的直航班機竟然在購票後不久就告吹被取消,不得不說在疫情之下的飛行真是好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