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地斯德哥爾摩第一個夜晚,下機後必須吃油脂感強的漢堡包

落地斯德哥爾摩已經超過兩個星期,被新模式的生活完好地充斥,一切稱心舒服;結果,一沒留神,就發現十二月下旬飆速飛過。在漢堡的最後一晚,退房子的時候,房東在發還訂金以外還額外送上一包規格極高的 3M 口罩(我也給他兩瓶紅白酒當成告別禮物)並語重心詳的叮囑:在飛機上用這款最好。到達斯德哥爾摩阿蘭達機場後因為行李太多而沒乘上叫好的 Uber,Uber 司機給我們叫來大型的士,直接到市中心的劃一車資收費是 650 瑞典克朗。由於事前了解到瑞典電子貨幣交易極為流通,也假設沒有需要用到現金的時候;所以在機場也大膽地沒提取半分紙幣(事到如今,我仍然還沒有接觸到任何實體瑞典克朗的機會)。

前往酒店的半小時車程我一直在手機搜索晚餐的地點,大概是精神疲勞,目光只停留在老早就在 google map 標記好了的漢堡包店。整頓行裝後飢腸轆轆,在微雨之下打著傘往油脂滿瀉的薯條、漢堡包前進。

半自助形式的 Phil’s Burger 比我想像中要小一點,在沒有太多人的角落坐下來。在已經沒有堂食供應的漢堡瞬間轉換到斯德哥爾摩,最習慣不來的就是可以在餐廳裡面坐下來進食;過去月來幾乎每次進餐廳都只能點外賣,熱鬧的樓面讓我感到非常陌生,甚至還在心裡泛起「怎麼有人在裡面吃東西」的問號(住下來很快就習慣回來)。首個落戶斯德哥爾摩的夜晚用英語點餐,瑞典的英語使用率比漢堡高出幾百倍;反而讓我擔心這種流通程度之下會不會勾不起學外語的能耐。

以一次性全紙品的模式上菜,在疫情下吃得比較安心。點餐可以選擇多款汽水(瑞典似乎有很多奇怪可愛的飲料),不過落地的首個夜晚我只想吃到讓我舒服的 comfort food。漢堡包的牛肉超香,尺寸不算大,配上極幼身薯條,一個套餐是普遍女生簡單可以完成的份量。

我發現每次上機前或下機後的夜晚都被吃快餐的欲望掩沒,懶洋洋地吃飽的滿足和把汽水喝夠的滋味成為了把自己從一個地方運到一個地方的簽名式。

Phil’s Burger
▪ Fleminggatan 49, 112 32 Stockholm, Sweden
▪ Google reviews: 4.1/5.0 1,293 re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