試吃瑞典

Fika 是生存的燃料!在瑞典認識超過 16 年的本土咖啡店 Johan & Nyström

by

人在斯德哥爾摩因為疫情而無法上瑞典語文課的情況下,學到瑞典語就只有「Tack så mycket (Thank you very much)」、「Hej (Hello)」、「Hejdå (Goodbye)」、「Lagom (Just right)」和「Fika」而已。或者是心底裡一直想要把才學到不久的德語牢牢記住不放手,我倒是給自己漫長的期限,先等疫情許可上到實體課才算吧(至少在英語在這裡活著並不構成問題),可以的話,就讓我先偷懶半年吧。

在斯德哥爾摩吃到日本人小店形式經營的烏龍麵、大阪燒食店!

by

斯德哥爾摩的拉麵店比漢堡來得要多,而且更容易踫到好吃的。沒想到就連那種由日本人以小店式經驗的日式餐館也有,吃起來真是有種暖在心頭的感覺。小店以大阪燒為核心,配飯食和烏冬,店內的坐位不多,而且整體客局也比較細。在疫情之下,我們起初還是有點焦慮。結果『想吃的』慾望比較『怕死的』膽氈來得強烈,我們還是在小店開門前的五分鐘就到場,希望在人群未出現前吃完就離開。

在斯德哥爾摩市中心食品市場地庫尋找號稱魚吃城市的 No.1 魚湯

by

搬到另一個魚吃城市,似乎是我的慣習模式。認識斯德哥爾摩的地形和路面的同時,發現整個城市都洋溢著一種喜歡吃日本菜式的味道。比較德國、英國和荷蘭滿滿的土耳其菜,大街小巷的 kebab 和 pizza;瑞士卻用上有點街坊的日本菜來取代這種街頭食店(比薩是通俗地在各地無可取代的)。

每日只開業 3.5 小時,限座 15 人的斯德哥爾摩拉麵店 Totemo Ramen

by

我胃子裡的亞洲魂在叫嚷好久。離開漢堡前一個月我特別的去吃了無數次越南菜,生怕在斯德哥爾摩會找不到熟悉的味道(雖然我已經養成了不吃飯也沒所謂的肚子)。心裡極度想要去吃中菜館,禁止堂食只能有賣帶的情況下我按捺不住想要買一堆中菜帶去海邊坐著吃,可是我們卻失望地摸門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