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斯德哥爾摩吃到日本人小店形式經營的烏龍麵、大阪燒食店!

大部分時間,我還停留在德語系的世界當中;我為著不要讓我的德語白白流走而正在追看今年度繼續由 Heidi 姨落力經營的 Germany’s Next Topmodel。疲情關係,我還沒有真正的要出去學瑞典語的念頭,語言學習畢竟可以選定在網絡上進行,可是在屏幕裡面還是沒有讓我感到有那種真正交流的學習感覺。打開電視糊亂看電視節目也沒有找到喜歡的瑞典節目(值得一說的是年末那天的新年電視節目是我目前覺得最好看的一個),截至現時為止最讓我嘆過觀止的是有專家幫忙為借貸家庭規劃還錢攻略的真人騷(讓人感覺瑞典人理財不善又喜歡大買特買)。看來為了積極地了解一個地方的文化,我還真的要快馬加鞭用心尋找可以讓我輕鬆學習瑞典語聽力的電視節目了(是不是要看瑞典版 The Masked Singer 了?)。

斯德哥爾摩的拉麵店比漢堡來得要多,而且更容易踫到好吃的。沒想到就連那種由日本人以小店式經驗的日式餐館也有,吃起來真是有種暖在心頭的感覺。小店以大阪燒為核心,配飯食和烏冬,店內的坐位不多,而且整體客局也比較細。在疫情之下,我們起初還是有點焦慮。結果『想吃的』慾望比較『怕死的』膽氈來得強烈,我們還是在小店開門前的五分鐘就到場,希望在人群未出現前吃完就離開。

沒想到廚房裡面清一色是日籍女孩。光是看到這個場片,就已經對食物質素非常放心。點了兩碗烏冬,一份搭炸雞、一份搭肥豬肉。餐牌上寫明炸雞是用氣炸鍋炸的,炸得比較健康而且吃完不會內疚(雖然我內心還是比較渴望吃到油炸的那種滋味,但論如何吃到唐揚げ Karaage 就是好)。

下單以後人朝慢慢出現,在沒有控制用餐人數的瑞典食肆來說;大家只是酌量把位置分隔得比較鬆動一點,自行保持『不要貼太近』的自我選定距離。雖然沒有漢堡那種隔好透明膠板在兩檯之間的設置,但沒有膠板隔開的外貌還是比較舒服怡人。

後記:目前斯德哥爾摩已經實行了餐飲業的隔檯政策,餐廳已經把部分權面劃也禁坐區,用意增加兩檯之間的距離。另外,在商場裡面的餐廳(要是沒有自己額外的一道大門)而直進在商場進出的話,每檯只限一人用餐;也就是說,就算兩人一拼走來也要分檯進食。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