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的飛行體驗紀錄】從德國漢堡到瑞典斯德哥爾摩

疫情底下的飛行經驗真是不可多得。身邊的朋友都有被取消班機的情況發生,除了等後補班次,就是急著買過另一張機票(或者直接轉乘火車)。本來直接一個半小時的直航班機竟然在購票後不久就告吹被取消,不得不說在疫情之下的飛行真是好難。


航班選擇
直航班機二話不說就取消,從瑞典航空轉到荷蘭航空

確定了飛行日子和時間,出發前兩個星期落手買機票。選定由漢堡出發最直接的行程:瑞典航空 (SAS) 直航班次,漢堡機場 (HAM) 直飛斯德哥爾摩阿蘭達機場 (ARN)。

事前沒有坐過 SAS,但在漢堡機堡升降的航空公司不多,以前從香港往返都必須轉機。因應不同航空公司的航線而定,阿姆斯特丹 Schiphol、法蘭克福和杜拜都是我習慣的轉機點。荷蘭航空 (KLM) 轉在 AMS,德國漢莎航空 (Lufthansa) 轉在 FRA;兩者都在飛一程長一程短;而阿聯酋航空 (Emirates) 因為轉在 DXB 的關係則是兩程中程。才一個多小時的行程,當時的我心裡的想法是:那一家都沒關係。

SAS 機票買好後不到 24 小時,收到 auto email 說航班取消了,並自動給我換成幾天後的非直航班次。我並不了解直航機取消的原因是不是人數不夠,但這大概是疫情影響下最直接的理由。可是我在瑞典已經有預約取房子的日子以及辦理證件的 booking,延遲並不是理想的選擇;當時雖然覺得無可奈何,但還是把心一橫把唯一有確認的機位取消。

後備選項是 KLM。近幾年我對 KLM 的滿意度一直高飆,除了它是大打九、十號風球之下在香港唯一起飛的航空公司,更是它在惡劣環境下大膽提意在我要不要由阿姆斯特丹乘火車回去漢堡不要等飛機(當時我真是難過極了,但後來我絕對是感激不盡)。荷式作風的狠勁讓我死心蹋地,肺炎下一直狂被取消和延誤的航班有很多,我抱著 100% 的信心覺得 KLM 不會讓我失望。


關於防疫措施
上機前要不要檢疫,下機後要不要隔離

奧地利男孩經常出入德國和奧地利,他已經上機下機前前後後驗明正身好多次。出發前我也考慮到會不會有必須預留時間在漢堡機場進行檢疫,後來我再三確認因疫情而出名大膽瑞典並不需要在 EU 內出發的旅客進行檢疫和隔離,我才放心(又不放心)起來。


關於德國酒店
這裡並沒有 staycation

在漢堡上機前一晚往酒店裡去住,check-in 的時候櫃面在「入住原因:business」的一格畫上剔號,大概是疫情之下非商務原因不能入住的關係吧。在德國並沒有酒店 staycation,我差不多覺得整個酒店都只開了這一個房間,冷清非常,唯有在點外賣後 pizza 小哥送上來的一剎才讓我們覺得有丁點熱鬧。


Google Pay 提示
航班時間出錯

手機的 Google Pay 在登機的早上展示出航班即將延誤一小時的訊息,可是打開KLM 自己的手機程式裡面仍然標示一切準時。我立馬非常緊張的查閱跑到各大航班網頁查詢,就唯獨提供給 Google 的那個網頁指出誤點一小時。我查過這一班航空出發前的前一航程(由荷蘭飛德國)仍未出發,思考過事實上大概沒有可能提早這麼多預警延誤訊號才安落起來。

用手機程式召了一輛可以放到三個大行李箱的大型的士,的士的跳標燈箱在倒後鏡的位置,看起來仍然覺得像一個電子鐘。從酒店乘的士到機場只需三十歐羅,早上交通比較多車,但一切非常順利(航班也沒有像 Google Pay 所說要延誤,Gott sei Dank!)。


疫情限定
行李限制、餐飲限制、保安檢查

行李限制
德國機場實施了新的一項疫情限定:手提行李只能帶一件。出發前 48 小時 KLM 透過提醒電郵給我通知,而「手提行李只能帶一件」的意思是字面上的一件,不能額外再帶手提電腦包或是女裝手袋,千真萬確的一件。出發前夕,行李執好以後才知道這項「疫情限定」真的有點措手不及。強行把手袋的一切放到手提行李箱,後備口罩、證件、信用卡和手提電話我放在小小的 tote bag 裡,打算在過關時一拼收到行李箱,據說德國其他機場嚴格執行「手提行李只能帶一件」的政策,所以我也不敢怠慢。

餐飲限制
德國境內已經開始 hard lockdown,所有餐廳目前不設堂食。機場沒有像奧地利男孩之前所說的那種清減,或者是因為聖誕節前的原故,又或是因為 hard lockdown,目測人流也有平日的三、四成左右。正在 lockdown 的德國完全去掉餐廳內進行的可能性,只能外賣。上次在柏林車站看到很多人買外賣在車站裡吃(理論上不容許),也沒看到任何阻撓。機場裡面一樣,禁區裡面大家也在各自買東西坐著吃。(相較起來 Schiphol 機場的餐廳和咖啡店熱鬧太多)

保安檢查
上面說到的行李限制為的是讓過關檢查更快捷(雖然我覺得沒有關係)。後來發現平日在用的那部進去後要舉手的透明膠門關上的半圓形保安檢查機器沒有用,反而用回以前那個普通打開雙手垂下來的素描機。


飛機客量
無辦法保持相隔一點五米的安全距離

leg 1:漢堡到阿姆斯特丹(一小時五分鐘)
先前聽說飛機是空蕩蕩的,但我發現這一程竟然都有七成客人。心裡面所想像的每三行才安排一組乘客的說法沒有實現,比較從漢堡到柏林的火車要有更多人。

leg 2:阿姆斯特丹到斯德哥爾摩(兩小時)
還好剛才有心理準備,因為這一程的客滿度起碼 95%,我目測只有兩到三個空位,跟平日正常情況沒有差別。三人排座位基本上要跟不認識的陌生人並列而坐。

上機前會派發酒精消毒包,飛行途中也有餐飲和小吃。兩班航班超準時,leg 2 稍為因為行李閘門問題請維修人員來檢查而晚了起飛,但航行途中已經把時間追回來還比預定時間早十分鐘降落。兩程航程 KLM 都給我超好的體驗,我直接上機睡到下機就是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