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德國&瑞典懷孕日記|第01篇:零到八周

Processed with VSCO with a10 preset

那個時候的我,當然不會想到在瑞典懷孕和在德國懷孕會是兩種絕對截然不同的體驗。我所說的絕對,的確就是指實際上一百個巴仙完全不一樣。在漢堡適應德式產檢作風的我,在搬到斯德哥爾摩的初時完全招架不來。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這些年來跟德國文化相處融洽,還是德國的婦產部門的作法和我心目中差異不大,來到瑞典,那個 culture shock 好像忽然臨至腳尖,驚人的體驗讓每個部分都叫我覺得新奇。

德國漢堡最大膽的超市,掛著色情霓虹牌的 Kult-Supermarkt 面世

在 Reeperbahn 的平價 Penny 超市一地是當地的地標,在龍蛇混集、一直超有自己的個性 Reeperbahn 獨善其身的成為一個能把世界都看透的清醒場所。我覺得這裡有點像夜更的士司機駛駕著車輛接上各式各樣的乘客一樣,能把五湖四海的各種不同人的面貌透過販賣各種必須品的超過將各個人的行為照射得清清楚楚。

德國進入第二次封城:市面食肆全關,只限提供外賣服務

十月底剛踏入冬令時間,直接跳到四時半就日落的光景。十一月到來,第一個重磅消息就是漢堡市面必須回到半年前 lockdown 封城的日子。上星期公佈的最新應變措施,決定重啟暫停食肆堂食的策略,以 Teil-Lockdown 控制來勢洶洶的第二波肺炎上升不止的情況。

用旅客方式遊覽,漢堡十號碼頭超狂的必吃名物:北海蝦漢堡

十號碼頭這一檔可是說是人氣最高的魚麵包店,餐牌上一共有十款魚食麵包。我們是衝著 Nordseekrabben 北海蝦而來,說來介慚愧的是北海蝦就吃多了,身為漢堡名物的北海蝦麵包竟然一次都沒吃過。

一天的正確打開方式,土耳其早餐火力全開!

慢慢我們聊起不同的話題,大部分都是圍繞自己的國家和文化,例如她可以說起很長篇令我嘆為觀止的伊斯坦堡歷史。她觀察力很強,班上沒有能逃得開她注意力的事情。我們聊起土其奇菜,她說無論我如何揀飲擇食都一定要試 Turkish Breakfast。

給我一碗滷肉麵,我在漢堡尋找到台灣的味道!

關於薯條,我想說一件事。在現在所住的地區裡面,有一所非常有名氣的咖哩腸店,本來由一個亞洲阿姨和德國叔叔主力經營,小店還有幾個請回來的幫手。小店被報紙報導過好多次了,阿姨的照片都在老舊的報紙上面一拼發黃。他們的薯條賣點是自家製作,雖然比其他地方貴一點點,但性價比太高了,好吃到不得了。

能夠成為那種早在開店前就會來捧場的地道熟客,都是一種榮幸

想到了要吃魚。在漢堡被喻為搬進去前就應該要理解那裡是派對狂魔地段的 Sternschanze 有一所極為細小的魚食吧,某次在天氣仍然吹冷風的情況下路過說著夏天要找個機會要來坐路邊。

Fake it Til You Make it!德國電視台聾選歌唱比賽?

九月份新辦的真人屬《Fame Maker》由十年長壽節目《Schlag den Star》的製作人 Stefan Raab 打造,牌面不錯。《Fame Maker》以歌唱形成進行,基本上與《The Vocie》入組分隊的模式大相徑庭。最大分別是參賽者會在隔音的大玻璃瓶中演唱,也就是觀眾和導師都無辦法聽到他們唱得怎樣。

社交距離下的避世方案,HafenCity 易北河邊到此一遊

盛夏的漢堡市中心已經回復平日一樣的熱烈,根本好像從來沒發生過肺炎,這個久違了畫面的重現的確讓人非常興奮。不過為著保持社交距離,還是決定溜到隱世的地段走走,順道認識我沒看過的漢堡另一面。

我已經不再害怕改道了,在漢堡吃 90% 韓國食客加持的韓式伴飯店

剛來漢堡的時候,遇上改路總會感到心慌。雖然我是個 ad-hoc 的個性,往往習慣把決定了的事情推倒,但我還是有著『心裡要有預算』的一面。那個時候巴士車長發出改路的話語我完全沒聽懂,車子從眼前駛出了原定路線的時候我都會拿著手機快速地把 google map 打開,目的就是為了猜度改路後應該在哪裡下車。

咖喱香腸 currywurst 以外,德國國民美食還有烤站烤雞

關於薯條,我想說一件事。在現在所住的地區裡面,有一所非常有名氣的咖哩腸店,本來由一個亞洲阿姨和德國叔叔主力經營,小店還有幾個請回來的幫手。小店被報紙報導過好多次了,阿姨的照片都在老舊的報紙上面一拼發黃。他們的薯條賣點是自家製作,雖然比其他地方貴一點點,但性價比太高了,好吃到不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