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的漢堡漫畫節變成街頭版,按地圖尋找秘密寶藏收藏點

瞄一眼日曆,忽然發現一邊封城一邊過日子之下,忽然就轉換來到十二月。我覺得整個十一月對我來說像一陣風,刮得狠卻沒留痕;甚至四時半開始就入黑,六時黑得像十一時的冬令時間我都欣然接受沒抱怨。我只記得點了好多外賣,發現了很多漢堡裡面好吃的 indie 小店(包括吃完又吃完又吃的頂級隱世越南菜),只是一直蘊釀好久想要吃腸粉的情緒仍然等不到心儀中菜館開門。2020 年以超強大驚人時速在一片病菌滿城的劃過,漢堡市年底前都不會回復餐廳和影院的公開日常,大概是我覺得最遺憾的一件事。

潛藏了這麼久了的生活都在準備搬家的一大堆實務裡面渡過,箱子一個一個封好,等待搬運公司明天來收件的日子似乎最為踏實了,就讓我好好坐下來回顧一下漢堡在年末封城前印象最深的一項活動——從展覽廳開到街頭的漢堡漫畫節。

選了國定假日的那天,在早上起來過後,去漫畫節舉行的大街附近吃個簡單的早餐,填飽肚子就出發。本來就沒去過漢堡的漫畫節,現在還因為疫情關係可以去逛超越特別的「街頭版」,肚子裡更是有掘寶的緊張感。

以往每年一度的漢堡漫畫節一直都在室內舉行,但今年因為限聚條件的局限,主辦單位選擇將展覽交到街頭。取了節目的地圖,大街上的餐廳、打印店、後花園等不同地方被打上數目字記號,每個數字記號都有相應的漫畫家作品。來到指定地點會發現漫畫節的旗幟,感覺好像發現了秘密寶藏收藏點一樣。

作品貼在戶外磚牆上、在店家的櫥窗裡、隨意地各處出現。讓人感到意外的還有電影院把場次表的玻璃櫃變成漫畫 display;而在家裡變身 gallery 的地點還會踫上漫畫家本人駐場,驚喜十足。

最厲害的莫過於是選址在戶外荒蕪後花園的小展場。在大自然的戶外場地無拘無束地欣賞野生作品。而後花園的中心還有藝術的大桌子,超有親切感。

特別可愛的是,在櫥窗外觀賞的時候有德國人跟我們搭訕。看我們大大張亞洲臉,極度親切地跟我們分享某幾個漫畫家的背景,例如誰比較有名氣,誰因為站在女性主場上畫女權主導的漫畫而被受欣賞之類的小 sidetrack。

二戰以來最大規模的攻擊:柏林博物館島被襲,超過 70 件藝術品被噴上油性液體
被無咖啡因南非國寶茶燒到了,探索日本人都愛買的德國國民茶葉品牌 TeeGschwendner
晚一點就賣光的蝸牛麵包店!就算公開食譜,仍無減每日買蝸牛麵包的人流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