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慕尼黑要喝兩杯第三波咖啡:無名方型小檔&男孩咖啡荷爾蒙

▏承上篇:02 慕尼黑住宿推薦:極具魅力的老建築,新落成的 Mio by Amano

我覺得慕尼黑看起來要比漢堡要太很多,但實際上漢堡是慕尼黑的兩倍多一點,兩者加起來差不多等於一個香港。漢堡看起來比較小的原因可能是因為市中心地段太過集中,而且中心部分都沒有一個像樣的大廣場,反而只有一座市政廳。我們細心奕奕選定吃飯的地方,希望每吃一餐都有美好的回憶。對於第三波咖啡杯,以下兩個地方都為我的記憶體烙下優秀的紀錄。


01
慕尼黑最高分無名咖啡小檔:Standl 20

睡覺以前就先確認好明天將會是慕尼黑最大風大雨的一天,從北部(漢堡)避到南邊(慕尼黑)的最後一樣要承接尾隨而來的暴風,心裡納悶了,但我們都知道要來的始終會來。我有在心裡考慮到底還要不要出去,畢竟天氣報告裡面寫著的就是刮上九號風球的那種程度,後來我跟 Dr. YB 確認以後才知道颶風吹來市面還是照常營業,才放心往外走。

在慕尼黑糾纏的最後一日,起床,退房,離開酒店。微雨的狀況讓我很放心,可是走了一個街口的路段就已經迎來非常大的狂風。事實上雨點真的一點都不算大,漢堡打風落雨的時候下得更張狂,可是這次的暴風的力度不容少覤,我甚至不能回憶我到底有沒有曾經在這種風力之下前進過的經驗。我們費勁地走了十分鐘左右,我實在不能確定我們實際上走了多欠,但這樣青春地在颶風裡面走動直到身體和精神(勉強)承受不住,就一下子跳上合適的電車線路(我發現同一路線碼竟然會有巴士和電車兩款)。

目的地是在 google map 上劃好了的 Standl 20。從照片上看起來有種小屋村的感後,直到走近以後才知道原來這個地方是個小市場。Standl 20 – Da wo’s an Kaffee gibt 前半是「檔口 20」,後面一句就是解作「哪裡有咖啡」的意思。在市場中間的一個檔位,低調地只用檔號為稱呼;在我們前面四方四正的小建築,未進去以前已經讓我們產生好感。

問了一個帥氣的大叔可不可以坐在他的旁邊,他友善地點頭並意示他喝好這杯也差不多離開。店內大概有三、四個人,但進來買外帶咖啡的人很多,也有喝一杯 espresso 就離開的辦公室穿著的男孩。店主問我們想喝非常濃郁果味的咖啡還是 reasonably 帶果味的咖啡(並置了 Man Versus Machine front door 的字句,慕尼黑給我一個非常喜歡果味咖啡的印象),我們選定了後者。

喝起來真是非常帶果味的咖啡。我們當時立即互望而笑,心裡好奇那非常濃郁的果味會呈現怎樣的口感。大概是星期一市場並不活躍的關係,我們覺得咖啡店有種清幽隱世的小可愛。

Standl 20 – Da wo’s an Kaffee gibt
地址:Elisabethmarkt, Elisabethpl. Stand Nr. 20, 80796 München


02
一整店男性荷爾蒙:Man Versus Machine

從酒店看出去天氣晴朗,看起來風暴要帶來的影響還沒真正到來。我們走在大街轉角的某幾個時候,偶爾感受到那種把人往後推的強大的風力。從天氣報告讀到的數字大概是 50km/h 的風速以及 70km/h 的陣風,會產生一種真的會被吹走的錯覺。等待綠燈的時候風吹得正狂,附近並無擋格的建築物,我們跟同被往後吹的路人只好互望而笑。飯後埋頭往咖啡店直走,開始感受到風力又回復穩定。Man Versus Machine Coffee Roasters 是我們口袋清單裡面最想前往的咖啡店之一,尤其是當我讀到拉麵店的推薦以後。

推開木門,看到分為兩個部分的大廳。我們選擇了背靠大玻璃窗前廳,面對咖啡機。店內接近九成男顧客,這是我在咖啡店遇上最雄糾糾的畫面。平日大部分咖啡店都是女性顧客為主,或是男女各佔一半,至少漢堡的是這樣。以男性化店名「Man Versus Machine」稱號的咖啡店,招來差不多全部男孩的畫面。比較那種溫婉姿態會做 yoga 並 go green 的咖啡店,反而讓我完全跳出漢堡的框框耳目一新。飯後在這裡喝了杯咖啡,等待外邊再次出現的好天氣。看到咖啡師在試調綠茶飲料,跟著主人進來的小狗還用背部擦向每個男孩的小腿,最後進來一位穿紅色大衣的曲髮少女,打算冒著大風在門外一邊抽煙一邊喝咖啡。

Man Versus Machine Coffee Roasters
地址:Müllerstraße 23, 80469 München, Germany

最近更新

二戰以來最大規模的攻擊:柏林博物館島被襲,超過 70 件藝術品被噴上油性液體

被喻為「新 Tate Modern」的新美術館正在蓄勢待發,芬蘭市政府預算在未來十年,把當地的燃煤電廠改成巨大的藝術文化中心,還會把市內最大型的赫爾辛基美術館搬過去。

Netflix《生路》逃出危城:戰鬥民族末日逃亡,渣男與心機婊連綿不斷的倫理對峙

開初我抱著平常心點開,往後卻愈看愈驚喜;看到半路發現它還在 2019 年的康城國際電視節 CannesSeries 提名最佳影集。表面上是一套末日喪屍橫行的恐佈片,實際上卻是一套單純的人際關係倫理劇。喪屍恐怖畫面不多,但血腥、暴力、喪心病狂的打鬥、全床裸上陣的俄羅斯姑娘、性愛畫面一應俱全。要不是單純想要看 zombie 狂襲一味跑跑逃逃的刺激畫面,劇中的絕望人性顯真章的故事也非常引人入勝。

用旅客方式遊覽,漢堡十號碼頭超狂的必吃名物:北海蝦漢堡

十號碼頭這一檔可是說是人氣最高的魚麵包店,餐牌上一共有十款魚食麵包。我們是衝著 Nordseekrabben 北海蝦而來,說來介慚愧的是北海蝦就吃多了,身為漢堡名物的北海蝦麵包竟然一次都沒吃過。

Netflix《神棄之地》世界把你傷害得七勞八損,你還在那荒蕪的內心裡喪失了自己

幾張大明星王牌的堆砌下,《神棄之地》寫的是一個信仰扭曲的故事。故事發生在二次世界大戰之後,在狂熱講道的傳教士、信仰扭曲的士兵、疾病和死亡、艱難困苦生活、邪念的牧師交織的故事。出於信仰的極端犧牲,以及曲折的命運背景,從一代傳到下一代。

一天的正確打開方式,土耳其早餐火力全開!

慢慢我們聊起不同的話題,大部分都是圍繞自己的國家和文化,例如她可以說起很長篇令我嘆為觀止的伊斯坦堡歷史。她觀察力很強,班上沒有能逃得開她注意力的事情。我們聊起土其奇菜,她說無論我如何揀飲擇食都一定要試 Turkish Breakfast。

Related Articles

慕尼黑狂噬手冊:漢堡包我們一次吃 5 個&排隊日本人氣拉麵皇

為了解決我的拖延症,我鞭策自己好好的將遇到的慕尼黑細節紀錄下來。我太清楚,只要日子久了,我的金魚記憶很容易讓我把一切忘掉。這次恰巧遇上颶風來襲,在慕尼黑往外走的機會實際上並沒有很多,算是可以讓我快速把流水帳式的記憶筆錄下來。

慕尼黑 indie 熱點:獨立早午餐店&星期日咖啡

成功找對了巴士,在風大雨大的狀態下來進來吃早餐。蛋糕櫃添滿精緻的蛋糕,但我比較想要吃咸點做早餐。我們點了一份牛油果、一份芝士火腿牛角包和兩杯咖啡,調整我們在風雨之下落魄的靈魂。

慕尼黑住宿推薦:極具魅力的老建築,新落成的 Mio by Amano

慕尼黑 Hauptbahnhof 在設計上似乎比較漢堡 Hauptbahnhof 來得鬆動舒服,劃過一個無論如何都給我一個台北車站感覺的地下通道走到轉換 U Bahn 的月台,準備前往落在 Sendlinger Tor 站附近的酒店。

出發慕尼黑:會因為挺著亞洲臉而被肺炎歧視嗎?

7:55am 出發慕尼黑的車票早幾星期就買好了,這樣還好,因為很多航班因為惡劣天氣而取消了。星期日出門時天空還是黑色一塊,拿了垃圾到屋後的垃圾收集箱,盡量輕力的拉著小件行李以免它於清晨在石塊地拉出巨響,沒有下雨也沒刮風。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