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林|沒來柏林 4 年變好多,2015 年開業後巷土耳其咖啡店 Ben Rahim

前往柏林的清單上面,標示的其中一件事是去逛街——那在漢堡沒有的 Arket。同樣來自 H&M 的家族,漢堡擁有了非常好逛的 & Other Stories;但無可否認的是逛得多看得多還是會生膩,後來我更是慢慢情傾貼近 COS 的簡約但又包辦生活兼擁有自己咖啡廳的 Arket。懷著希望的心情走過去,柏林的 Artket 有兩層,進去的位置是個簡單的咖啡廳,裡面佔地沒有很大,也沒有很多人。我在網絡上看上的款式都沒有在賣,我所看到的包款和鞋襪就約莫只有網站的一半左右;進貨量少,叫人有點失望。Arket 衣服尺寸比較闊大,比較貼身的款式身材沒那什麼厚度的話穿起來會偏闊好多。

轉眼就把柏林之行變得大鄉里出城購物日,路過漢堡沒有的品牌都走進去溜一圈;就像我在巴塞羅那 Uniqlo 買厚襪子回漢堡吧,但,這次,至少距離比較近(變相看起來沒那麼笨)。

2018-iamsy-jul-berlin-ben-rahim-speciality-coffee-03
咖啡店在後巷的小花園裡面,旁邊大廈的字體非常好看

沒來柏林 4 年,城市的變化速度太大、成長也太快,當年走過的街道都已經被各地品牌進駐,形狀是一樣的但形態已經不同了。現在基本上整個柏林都在說英語,無論餐廳裡面或是商店,店員之間都用英語溝通,在德國港口漢堡生活的我們真是感到非常強大的差別;能夠在不懂德語情況下活著立即讓腦袋輕鬆下來。

2018-iamsy-jul-berlin-ben-rahim-speciality-coffee-04
值得一說的是咖啡店其中一個賣點是土耳其小食和咖啡(看左上角)

2018-iamsy-jul-berlin-ben-rahim-speciality-coffee-05
蛋糕方面也特別有照顧到 vegan 食客

我們按心目中的地圖找到了在後巷裡面的 Ben Rahim,一所比我們預想還要小巧一點的咖啡館,裡面大約只能坐十人,但沒關係,喜歡坐戶外的德國人在店外發開了幾張露天桌椅。

從川流不息的人群可以看到這個精品咖啡店很受歡迎,看得出有很多常客前來光顧。剛吃過飯的我們來這裡躲在陽光後面喝杯飯後咖啡,後來看到有人點的 Nitro Coffee 裡面有粒大型冰塊,看起來非常吸引,如果有機會再回來這裡的話也要點一杯試試。

2018-iamsy-jul-berlin-ben-rahim-speciality-coffee-02

2018-iamsy-jul-berlin-ben-rahim-speciality-coffee-01

____________________
Ben Rahim
地址:Sophienstraße 7, 10178 Berlin, Germany
營業時間:星期一至五 8am – 6pm,星期六、日 10am-6pm
http://benrahim.de/

最近更新

Netflix《生路》逃出危城:戰鬥民族末日逃亡,渣男與心機婊連綿不斷的倫理對峙

開初我抱著平常心點開,往後卻愈看愈驚喜;看到半路發現它還在 2019 年的康城國際電視節 CannesSeries 提名最佳影集。表面上是一套末日喪屍橫行的恐佈片,實際上卻是一套單純的人際關係倫理劇。喪屍恐怖畫面不多,但血腥、暴力、喪心病狂的打鬥、全床裸上陣的俄羅斯姑娘、性愛畫面一應俱全。要不是單純想要看 zombie 狂襲一味跑跑逃逃的刺激畫面,劇中的絕望人性顯真章的故事也非常引人入勝。

用旅客方式遊覽,漢堡十號碼頭超狂的必吃名物:北海蝦漢堡

十號碼頭這一檔可是說是人氣最高的魚麵包店,餐牌上一共有十款魚食麵包。我們是衝著 Nordseekrabben 北海蝦而來,說來介慚愧的是北海蝦就吃多了,身為漢堡名物的北海蝦麵包竟然一次都沒吃過。

Netflix《神棄之地》世界把你傷害得七勞八損,你還在那荒蕪的內心裡喪失了自己

幾張大明星王牌的堆砌下,《神棄之地》寫的是一個信仰扭曲的故事。故事發生在二次世界大戰之後,在狂熱講道的傳教士、信仰扭曲的士兵、疾病和死亡、艱難困苦生活、邪念的牧師交織的故事。出於信仰的極端犧牲,以及曲折的命運背景,從一代傳到下一代。

一天的正確打開方式,土耳其早餐火力全開!

慢慢我們聊起不同的話題,大部分都是圍繞自己的國家和文化,例如她可以說起很長篇令我嘆為觀止的伊斯坦堡歷史。她觀察力很強,班上沒有能逃得開她注意力的事情。我們聊起土其奇菜,她說無論我如何揀飲擇食都一定要試 Turkish Breakfast。

Netflix《布朗克斯大戰吸血鬼》吸血街頭:發展商收地剝削改建壓榨才是真正的 bloodsucker

與平日的吸血鬼電影背道而馳的是,這裡沒有誓死相隨的美女和千萬年不變的愛情,吸血鬼就真的是 blood suckers,一堆持住權力和力量入侵的殺人魔。沒有漂亮的衣服、沒有亮眼動人的角色、也沒有拍在繁華的地段,一套用上孩子們做主角的 children-friendly 恐怖故事拍在美國紐約市最多非洲和非裔美國人聚區的 The Bronx,講的是有色人種的社區被吸血鬼追迫的日子。

Related Articles

被無咖啡因南非國寶茶燒到,探索日本人都愛買的國民茶葉 TeeGschwendner

每天都喝咖啡的我知道自己對咖啡因的攝取得已經夠多了,所以向來對茶葉敬而遠之。除了我偶爾會喝睡覺茶以外,基本上對喝茶毫無興趣。直到 Rooibos Tea 這個完全不含咖啡因的茶葉出現在我的眼前,真的有把我成功引誘到了;還更讓我往外關注有 Rooibos Tea 賣的各大茶葉品牌。

「被壓扁的牛角包」本地最愛食物,只有在德國漢堡才找到 Franzbrötchen

Franzbrötchen 對我來說就是一款「被壓扁的牛角包」,看起來就是這個樣子;對漢堡人來說是日常食物,但一旦離開漢堡的範圍,就很難買得到了!而且,每日只要晚一點去麵包店(三點以後吧)都會發現他們全部被賣清光。

晚一點就賣光的蝸牛麵包店!就算公開食譜,仍無減每日買蝸牛麵包的人流

「蝸牛麵包店」是我們自己打趣起的代號,麵包店的名字是 Zeit für Brot,意思就是麵包時間。它的魅力在於天然材料和新鮮即場製作,每日出爐之時都會湧現人龍,而且讓人趨之若鶩的蝸牛麵包很多時候都會賣清光。

不成文新日常:咖啡店門外脫口罩站著喝,互相聊喝一杯咖啡時間的天

漢堡的食肆一直都沒有完全回復正常,只可能有限度地提供坐得疏疏落落的堂食,但實際上坐著吃的人不多。店面積細小的咖啡甚至只能維持外賣服務。漢堡這七天新增感染個案有 17 個,我們在保持社交距離的情況下,跟大家一起培養出新的習慣:咖啡店門外脫口罩站著喝一杯咖啡。

2 COMMENT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