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林|舊國家畫廊展覽主題竟然是「旅行癮」,男人的浪漫是享受大地在我腳下的漫遊樂趣

陽光燦爛的炎夏午後,人在柏林,經歷一晚在酒店千挑萬選,還是想要回來一直覺得最對口味的 Alte Nationalgalerie。無非因為這舊國家畫廊正開展的《Wanderlust: From Caspar David Friedrich to Auguste Renoir》有著色調配得舒服吸引的宣傳海報作玩套。一個展覽放到市場上到底能不能賣,實在不止於策展的張羅,還關係到宣傳的花式和技術。

 

博物館的大哥們真是很理解我們心裡想什麼,把「旅行癮」當成這次的策展主題耶!當上主角是從漢堡借過去的一張《Wanderer above the Sea of Fog》(ca. 1818)。為什麼要在漢堡博物館看過實物以後還得親身到舊國家畫廊多看一次?連我自己都不明白。唯一可以說的是,大概是我被「Wanderlust」這個浪漫的主題所吸引,好想看看收集各種「漫遊的樂趣」下的旅行者大集會會長成怎麼樣。

《Wanderer above the Sea of Fog》(ca. 1818)

 

Caspar David Friedrich (5 September 1774 – 7 May 1840) 在 200 年前畫下的一張《Wanderer above the Sea of Fog》在粉嫩的淺藍色的牆身(和宣傳單)配襯下這個浪漫版風景畫家的作品忽然添上幾分清爽的文青氣息。

這張實實在在被我稱為「男人的浪漫」。哈佛大學藝術歷史學家 Joseph Koerner 說過:「The heart is the center of the universe.」,整張畫的中心就落在這名男子的胸膛之上。把男人心一字馬放在世界的正中間,不是很浪漫嗎?深色的長身外套配行山仗,在雲霧之間前後腳仰望世界;崎嶇的岩壁以及眼前的一望無際的景致,享受大地在我腳下的姿態,實在是男人的浪漫的最好證明。不過,這張男人的浪漫帶著德國的國土情懷在三十年代被納粹拿來作為血與土(Blut und Boden)配合其意識形態,讓 Friedrich 在往後幾十年一度被學術上和展覽上借意收收埋埋就是了。

___________________
Alte Nationalgalerie
地址:Bodestraße 1-3, 10178 Berlin, Germany
《Wanderlust: From Caspar David Friedrich to Auguste Renoir》10.05.2018 – 16.09.2018
逢星期一休館

最近更新

二戰以來最大規模的攻擊:柏林博物館島被襲,超過 70 件藝術品被噴上油性液體

被喻為「新 Tate Modern」的新美術館正在蓄勢待發,芬蘭市政府預算在未來十年,把當地的燃煤電廠改成巨大的藝術文化中心,還會把市內最大型的赫爾辛基美術館搬過去。

Netflix《生路》逃出危城:戰鬥民族末日逃亡,渣男與心機婊連綿不斷的倫理對峙

開初我抱著平常心點開,往後卻愈看愈驚喜;看到半路發現它還在 2019 年的康城國際電視節 CannesSeries 提名最佳影集。表面上是一套末日喪屍橫行的恐佈片,實際上卻是一套單純的人際關係倫理劇。喪屍恐怖畫面不多,但血腥、暴力、喪心病狂的打鬥、全床裸上陣的俄羅斯姑娘、性愛畫面一應俱全。要不是單純想要看 zombie 狂襲一味跑跑逃逃的刺激畫面,劇中的絕望人性顯真章的故事也非常引人入勝。

用旅客方式遊覽,漢堡十號碼頭超狂的必吃名物:北海蝦漢堡

十號碼頭這一檔可是說是人氣最高的魚麵包店,餐牌上一共有十款魚食麵包。我們是衝著 Nordseekrabben 北海蝦而來,說來介慚愧的是北海蝦就吃多了,身為漢堡名物的北海蝦麵包竟然一次都沒吃過。

Netflix《神棄之地》世界把你傷害得七勞八損,你還在那荒蕪的內心裡喪失了自己

幾張大明星王牌的堆砌下,《神棄之地》寫的是一個信仰扭曲的故事。故事發生在二次世界大戰之後,在狂熱講道的傳教士、信仰扭曲的士兵、疾病和死亡、艱難困苦生活、邪念的牧師交織的故事。出於信仰的極端犧牲,以及曲折的命運背景,從一代傳到下一代。

一天的正確打開方式,土耳其早餐火力全開!

慢慢我們聊起不同的話題,大部分都是圍繞自己的國家和文化,例如她可以說起很長篇令我嘆為觀止的伊斯坦堡歷史。她觀察力很強,班上沒有能逃得開她注意力的事情。我們聊起土其奇菜,她說無論我如何揀飲擇食都一定要試 Turkish Breakfast。

Related Articles

二戰以來最大規模的攻擊:柏林博物館島被襲,超過 70 件藝術品被噴上油性液體

被喻為「新 Tate Modern」的新美術館正在蓄勢待發,芬蘭市政府預算在未來十年,把當地的燃煤電廠改成巨大的藝術文化中心,還會把市內最大型的赫爾辛基美術館搬過去。

Tate Modern前身是廢棄發電廠,現在芬蘭也要把自己的發電站變成藝術館!

被喻為「新 Tate Modern」的新美術館正在蓄勢待發,芬蘭市政府預算在未來十年,把當地的燃煤電廠改成巨大的藝術文化中心,還會把市內最大型的赫爾辛基美術館搬過去。

曾被蓋世太保逮捕的瑞典國民活躍波蘭地下運動,受托管的名畫將由瑞典文化部送回波蘭

瑞典文化部同時把國立美術館館藏 Nationalmuseum 那把曾被搶劫的賊贓送返波蘭!瑞典和波蘭兩方官員整合出這一失竊的 16 世紀油畫的歷史,瑞典文化部同意將畫作歸還波蘭。這年曾在 1970 年以 4,000 瑞典克朗成交的作品真正來源錯綜複雜;現在波蘭方面所持的舊有文件足以證明,這件作品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後與並他作品一同被搶劫遺失下落不明。

十七世紀老藝術拿去修復變易容?聖母瑪利亞尚等高手使出「還原靚靚拳」

出事了,雖然還是看得有點開心(不要學)!一張由華倫西亞收藏家擁有的西班家巴洛克藝術家 Bartolomé Esteban Murillo 的《The Immaculate Conception of Los Venerables》的複製品拿去修復,結果珍貴的十七世紀老藝術搞出一個傳遍互聯網的聖母瑪利亞變形記。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