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漢堡用餐前先掃 QR code,掃一掃檯面條碼合力幫忙減緩感染鏈

現在在食肆用餐,都坐下來的以後,第一件事就是用手機掃一下檯面的 QR code。登記好用餐時間,為減慢傳播鏈盡一份棉力(餐廳非常推薦但也不是強制性進行紀錄,但目測大家都非常合作)。

被無咖啡因南非國寶茶燒到,探索日本人都愛買的國民茶葉 TeeGschwendner

每天都喝咖啡的我知道自己對咖啡因的攝取得已經夠多了,所以向來對茶葉敬而遠之。除了我偶爾會喝睡覺茶以外,基本上對喝茶毫無興趣。直到 Rooibos Tea 這個完全不含咖啡因的茶葉出現在我的眼前,真的有把我成功引誘到了;還更讓我往外關注有 Rooibos Tea 賣的各大茶葉品牌。

「被壓扁的牛角包」本地最愛食物,只有在德國漢堡才找到 Franzbrötchen

Franzbrötchen 對我來說就是一款「被壓扁的牛角包」,看起來就是這個樣子;對漢堡人來說是日常食物,但一旦離開漢堡的範圍,就很難買得到了!而且,每日只要晚一點去麵包店(三點以後吧)都會發現他們全部被賣清光。

晚一點就賣光的蝸牛麵包店!就算公開食譜,仍無減每日買蝸牛麵包的人流

「蝸牛麵包店」是我們自己打趣起的代號,麵包店的名字是 Zeit für Brot,意思就是麵包時間。它的魅力在於天然材料和新鮮即場製作,每日出爐之時都會湧現人龍,而且讓人趨之若鶩的蝸牛麵包很多時候都會賣清光。

不成文新日常:咖啡店門外脫口罩站著喝,互相聊喝一杯咖啡時間的天

漢堡的食肆一直都沒有完全回復正常,只可能有限度地提供坐得疏疏落落的堂食,但實際上坐著吃的人不多。店面積細小的咖啡甚至只能維持外賣服務。漢堡這七天新增感染個案有 17 個,我們在保持社交距離的情況下,跟大家一起培養出新的習慣:咖啡店門外脫口罩站著喝一杯咖啡。

捲餅包裹的烤肉串燒,雙手捧著吃!揉合 Hip hop 風格的異國風情中東街頭小吃

以往一直都沒有忽然想要吃捲餅的想法。吃旋轉烤肉外賣的時候大部分時候都會選擇 pita bread 口袋餅;雖然口袋餅的設計比較方便,但嚼勁太強了,會吃到關節好累。

擺滿一整桌的興奮治好我的偏吃症,把土耳奇烤肉吃上癮!

土耳其旋轉烤肉一直都是我的貪圖方便的外賣基本款。尤其牛津其門如市愈夜愈熱鬧的外賣車超好吃的 kebab 外賣把我養得肥肥白白(家門馬路對著的那一輛流動美食車好吃到不得了),大學區能吃到的外賣 kebab 總是便宜又好吃。

為什麼韓國熱衷於 1988?這次我們穿越到八零年代首爾街頭吃炸雞

被穿越和偵探式的漢子式韓劇影響太多,喝啤酒吃炸雞的畫面瀝瀝在目;結果,我對韓國食物的想像都是粗獷豪邁的(也正好配合我的性情)。某個夜晚密謀找出好吃炸雞的韓國餐廳,給我們發現一個時光倒流到八十年代首爾的隱世小地方。

把韓式炒牛肉放到饅頭裡做漢堡,加一片芝士立即讓人味蕾爆炸

在柏林找漢堡店的時候,已經發現過一次 Shiso Burger。當時沒吃的其中一個原因是心目中想要找真正地道的 burger joint,其二就是它在漢堡都有分店。沒記錯的話,漢堡的分店大概是在去年才正式開業,那是在柏林賣得滿堂紅以後接著開過來的。

魚食控注意!德式 Fish and chips 長這樣?進化版街頭魚堡 2.0

Fish and chips 成為英國國民最重要的日常菜,吃得人津津有味;在遙望英式炸魚薯條之際,還好身處港口的漢堡都有自己的版本。牛肉和薯條在沿海的漢堡來說都是其次,漁港最經典的選項莫過於是各類海鮮。

加到筆記:咖啡達人悄悄追蹤的新品牌,阿姆斯特丹烘焙拿下簡約主義者的心

除了梵高和鬱金香,阿姆斯特丹的確裹藏住了很多可能性。在 2019 年夏天崛起的 Dak Coffee Roasters 是個扎根阿姆斯特丹的咖啡烘焙品牌,可愛的品牌 logo 和素色的設計,拿下了各簡約主義者的心;我單是看到品牌的帆布袋就心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