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我一碗滷肉麵,我在漢堡尋找到台灣的味道!

每次吃亞洲菜都膽顫心驚害怕不好吃。要吃到熟悉的味道真的不容易,我真的情願動手煮了(說笑)!沒想到在漢堡三年沒吃過中菜沒上過中菜館,心血來潮要找的卻是台灣料理。

在荷蘭的時候,身邊的加拿大妹子以一星期兩、三次的驚人次數不停重吃亞洲炒飯/麵外賣,就是那種用可以攤開的紙盒包裝的中式熱炒。我跟著她吃過一趟,就真的只有一趟;那種給予外國人吃的中菜口味實在甜酸得有點古怪,一時之間實在沒辦法吃得慣。有一次,我們那個像聯合國小組的朋友圈去吃當地當時唯一一所中菜館吃飯,店家跟我聊天時發現大家都是香港人,就是好久以前已經來了荷蘭、廣東話說得流暢但音調不準確的的那種香港人。難得踫上香港人,他們還打趣問我「香港是不是已經有了迪士尼」。我們幾個興致勃勃地點了不同的菜式,等了好久都沒上菜,阿姐回來跟我們說,因為廚房只有一個人,樓面和酒水也只有一個人(就是她);建議我們可以商量一下換成同款菜式,那麼就可以快點上菜。

自此,我心底默默害怕在外國吃中菜,因為成功率不高。在牛津的日子還是有一回按捺不住想要吃個乾炒牛河止渴,像真度可以,挽回了不少分數。

如今待在漢堡已經超過三個年頭,竟然完全沒有上過中餐館,跟朋友去吃亞洲菜卻一直吃拉麵,說起來實在慚愧。早星期我竟然心血來潮想吃台灣料理,費勁地在 google 搜尋,終於給我找到漢堡一千零一所打正台灣旗號的美食車。美食車的定點在於市中心周邊家庭式小區裡面的一個廣闊平地,在一個一星期只開兩天午市的小市場裡面。這個區域我先前來過一趟,就是去看醫生為我轉介耳鼻喉科的時候;那個時候醫生說我鼻子一切正常就是不知道我莫名其妙的覺得有什麼呼吸問題,不過幾個月以後我的鼻子就不藥而癒。

這次是衝著美車食而來,到達的時間正好是正午,人群熙來攘往,我們點了鴨肉麵和滷肉麵兩款。在太陽下在露天高檯吃美食車的感覺有點像去了嘉年華;櫃車上擁有香港父母的台灣妹子還用一口非常不錯的廣東話跟我說『食多啲』;除了親切,還有點溫暖。

最近更新

二戰以來最大規模的攻擊:柏林博物館島被襲,超過 70 件藝術品被噴上油性液體

被喻為「新 Tate Modern」的新美術館正在蓄勢待發,芬蘭市政府預算在未來十年,把當地的燃煤電廠改成巨大的藝術文化中心,還會把市內最大型的赫爾辛基美術館搬過去。

Netflix《生路》逃出危城:戰鬥民族末日逃亡,渣男與心機婊連綿不斷的倫理對峙

開初我抱著平常心點開,往後卻愈看愈驚喜;看到半路發現它還在 2019 年的康城國際電視節 CannesSeries 提名最佳影集。表面上是一套末日喪屍橫行的恐佈片,實際上卻是一套單純的人際關係倫理劇。喪屍恐怖畫面不多,但血腥、暴力、喪心病狂的打鬥、全床裸上陣的俄羅斯姑娘、性愛畫面一應俱全。要不是單純想要看 zombie 狂襲一味跑跑逃逃的刺激畫面,劇中的絕望人性顯真章的故事也非常引人入勝。

用旅客方式遊覽,漢堡十號碼頭超狂的必吃名物:北海蝦漢堡

十號碼頭這一檔可是說是人氣最高的魚麵包店,餐牌上一共有十款魚食麵包。我們是衝著 Nordseekrabben 北海蝦而來,說來介慚愧的是北海蝦就吃多了,身為漢堡名物的北海蝦麵包竟然一次都沒吃過。

Netflix《神棄之地》世界把你傷害得七勞八損,你還在那荒蕪的內心裡喪失了自己

幾張大明星王牌的堆砌下,《神棄之地》寫的是一個信仰扭曲的故事。故事發生在二次世界大戰之後,在狂熱講道的傳教士、信仰扭曲的士兵、疾病和死亡、艱難困苦生活、邪念的牧師交織的故事。出於信仰的極端犧牲,以及曲折的命運背景,從一代傳到下一代。

一天的正確打開方式,土耳其早餐火力全開!

慢慢我們聊起不同的話題,大部分都是圍繞自己的國家和文化,例如她可以說起很長篇令我嘆為觀止的伊斯坦堡歷史。她觀察力很強,班上沒有能逃得開她注意力的事情。我們聊起土其奇菜,她說無論我如何揀飲擇食都一定要試 Turkish Breakfast。

Related Articles

用旅客方式遊覽,漢堡十號碼頭超狂的必吃名物:北海蝦漢堡

十號碼頭這一檔可是說是人氣最高的魚麵包店,餐牌上一共有十款魚食麵包。我們是衝著 Nordseekrabben 北海蝦而來,說來介慚愧的是北海蝦就吃多了,身為漢堡名物的北海蝦麵包竟然一次都沒吃過。

一天的正確打開方式,土耳其早餐火力全開!

慢慢我們聊起不同的話題,大部分都是圍繞自己的國家和文化,例如她可以說起很長篇令我嘆為觀止的伊斯坦堡歷史。她觀察力很強,班上沒有能逃得開她注意力的事情。我們聊起土其奇菜,她說無論我如何揀飲擇食都一定要試 Turkish Breakfast。

能夠成為那種早在開店前就會來捧場的地道熟客,都是一種榮幸

想到了要吃魚。在漢堡被喻為搬進去前就應該要理解那裡是派對狂魔地段的 Sternschanze 有一所極為細小的魚食吧,某次在天氣仍然吹冷風的情況下路過說著夏天要找個機會要來坐路邊。

Fake it Til You Make it!德國電視台聾選歌唱比賽?

九月份新辦的真人屬《Fame Maker》由十年長壽節目《Schlag den Star》的製作人 Stefan Raab 打造,牌面不錯。《Fame Maker》以歌唱形成進行,基本上與《The Vocie》入組分隊的模式大相徑庭。最大分別是參賽者會在隔音的大玻璃瓶中演唱,也就是觀眾和導師都無辦法聽到他們唱得怎樣。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