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上海鍋貼,即場製作,只賣半天,中午後打烊的早餐店

我第一次來到上海。從車站走到「魔都」地面,在大丸附近驟眼看,上海黃埔區和外灘一邊看起來與北京有著截然不同的氣氛。經過昨晚吃西餐¹自取滅亡的一役後,我對上海的第一印象略為減分。第二天早上,我們重新回到起點,以當地人用餐的目標前進。

我們從屋村那邊向惠民路的早餐店邁進。這裡終於出現我心目中的畫面。街上滿是金屬做的晾曬干,洗好的衣服無分男、女、童裝或內、外衣服,一拼放在公眾晾架上;這是我沒見過的。對沒洗澡沒換家居服一率不坐床鋪的我來說,當然並不理解為什麼洗好的衣服不怕人來車往捲起的塵埃,更不怕偶爾聽到內衣小偷出現的奇怪新聞。

晾曬的數目證明他們生活的習慣,他們彼此間的信任在現今的新社會並不常見。他們喜歡坐在街上乘涼,並不是街角,而是大街四周,幾個幾個一組,或聊天或乾坐。外人路過會被報以注視的目光,大概是出於對外來人士路經有所好奇吧。

※1:前文重溫,在百年歷史報社大樓吃飯

20.
即場製作,只賣半天,中午後打烊的早餐店

為民點心店店面沒有招牌,我們唯帶靠門牌號和早餐店聚集的人潮確認自己沒有走錯地方。據說寫著「為民點心店」的黃底紅字招牌,現在已經沒有了。開業廿多年,來吃早餐的大部分都是當地人,點菜在門外吃的或是進店找個空位坐下來的。從他們對「吃早餐」一事的熟練程度,可以推斷他們無一不是老顧客。看來,莫名來探店的,就只有我們。

我們在門外等候食客把早餐吃完空出的空間。站在外邊可以看到鍋貼的全手工製作過程,從鍋貼皮的製作直到阿姨下油、加熱、不停轉動轉盤、把油平均的沾在鍋貼上面。

幾個阿姨的動作非常合拍,在我看來,都已經是進入出神入化的地步。姨姨們嘗試在我們等待期間與我們對話,不過姨姨們操的是我聽不懂(估計是)的上海話;其中有位非常親切的姨姨一邊把鍋貼放鍋一邊翻成普通話跟我們點菜。

姨姨問我們是不是每人吃兩兩鍋貼,我們點點頭。其實當時我們並不知道一兩鍋貼的定義,但這裡的大家都每人吃兩兩,我們並不會不能吃得下兩兩的份量吧。另外點了一碗牛肉湯,一片一片的薄牛肉和清湯,伴著煎香的鍋貼正好把油膩中和。吃著的時候有個穿筆直西裝風格像王浩信的高大微曲髮男生和類似褓姆、司機和助手的四人組合來吃早餐;男的非常有禮貌也特別照顧形象。我有考慮到他是不是台灣或韓國的明星,但我當然認不出來。

離開的時候姨姨示意我們自助找續,阿姨的手只做吃的不沾錢。

____________________
為民點心店
地址:上海惠民路 62 號

▏關於這次的北京上海之行:
1-3. 走截徑抄小路高速降落,這樣搭飛機我還是第一次
4. 北京住宿|教授給我們訂酒店,讓我們住在人民大學裡面
5. 北京|嘗試無網絡線下旅行,在三里屯吃海膽水餃人氣店
6-10. 北京咖啡館清單|散落各個角落的人文風味,老北京 Third Wave Coffee
11. 北京|門釘肉餅吃那家?這裡入坐率100%,肉汁四溢一吃難忘
12-14. 北京|三大老北京民間經典食肆:肉餅、炸醬麵、奶酪
15-16. 通過閱讀獲得解放:北京精神地標書店
17-19. 上海|入住酒店要人臉識別,百年歷史報社大樓吃飯
20. 老上海鍋貼,即場製作,只賣半天,中午後打烊的早餐店
21-24. 旅行途上逛書店喝咖啡,讓地方文人為你選書
25-26. 上海站尾聲:一吃即愛小籠包、大學區最熱早餐店
(完)

最近更新

二戰以來最大規模的攻擊:柏林博物館島被襲,超過 70 件藝術品被噴上油性液體

被喻為「新 Tate Modern」的新美術館正在蓄勢待發,芬蘭市政府預算在未來十年,把當地的燃煤電廠改成巨大的藝術文化中心,還會把市內最大型的赫爾辛基美術館搬過去。

Netflix《生路》逃出危城:戰鬥民族末日逃亡,渣男與心機婊連綿不斷的倫理對峙

開初我抱著平常心點開,往後卻愈看愈驚喜;看到半路發現它還在 2019 年的康城國際電視節 CannesSeries 提名最佳影集。表面上是一套末日喪屍橫行的恐佈片,實際上卻是一套單純的人際關係倫理劇。喪屍恐怖畫面不多,但血腥、暴力、喪心病狂的打鬥、全床裸上陣的俄羅斯姑娘、性愛畫面一應俱全。要不是單純想要看 zombie 狂襲一味跑跑逃逃的刺激畫面,劇中的絕望人性顯真章的故事也非常引人入勝。

用旅客方式遊覽,漢堡十號碼頭超狂的必吃名物:北海蝦漢堡

十號碼頭這一檔可是說是人氣最高的魚麵包店,餐牌上一共有十款魚食麵包。我們是衝著 Nordseekrabben 北海蝦而來,說來介慚愧的是北海蝦就吃多了,身為漢堡名物的北海蝦麵包竟然一次都沒吃過。

Netflix《神棄之地》世界把你傷害得七勞八損,你還在那荒蕪的內心裡喪失了自己

幾張大明星王牌的堆砌下,《神棄之地》寫的是一個信仰扭曲的故事。故事發生在二次世界大戰之後,在狂熱講道的傳教士、信仰扭曲的士兵、疾病和死亡、艱難困苦生活、邪念的牧師交織的故事。出於信仰的極端犧牲,以及曲折的命運背景,從一代傳到下一代。

一天的正確打開方式,土耳其早餐火力全開!

慢慢我們聊起不同的話題,大部分都是圍繞自己的國家和文化,例如她可以說起很長篇令我嘆為觀止的伊斯坦堡歷史。她觀察力很強,班上沒有能逃得開她注意力的事情。我們聊起土其奇菜,她說無論我如何揀飲擇食都一定要試 Turkish Breakfast。

Related Articles

被無咖啡因南非國寶茶燒到,探索日本人都愛買的國民茶葉 TeeGschwendner

每天都喝咖啡的我知道自己對咖啡因的攝取得已經夠多了,所以向來對茶葉敬而遠之。除了我偶爾會喝睡覺茶以外,基本上對喝茶毫無興趣。直到 Rooibos Tea 這個完全不含咖啡因的茶葉出現在我的眼前,真的有把我成功引誘到了;還更讓我往外關注有 Rooibos Tea 賣的各大茶葉品牌。

「被壓扁的牛角包」本地最愛食物,只有在德國漢堡才找到 Franzbrötchen

Franzbrötchen 對我來說就是一款「被壓扁的牛角包」,看起來就是這個樣子;對漢堡人來說是日常食物,但一旦離開漢堡的範圍,就很難買得到了!而且,每日只要晚一點去麵包店(三點以後吧)都會發現他們全部被賣清光。

晚一點就賣光的蝸牛麵包店!就算公開食譜,仍無減每日買蝸牛麵包的人流

「蝸牛麵包店」是我們自己打趣起的代號,麵包店的名字是 Zeit für Brot,意思就是麵包時間。它的魅力在於天然材料和新鮮即場製作,每日出爐之時都會湧現人龍,而且讓人趨之若鶩的蝸牛麵包很多時候都會賣清光。

不成文新日常:咖啡店門外脫口罩站著喝,互相聊喝一杯咖啡時間的天

漢堡的食肆一直都沒有完全回復正常,只可能有限度地提供坐得疏疏落落的堂食,但實際上坐著吃的人不多。店面積細小的咖啡甚至只能維持外賣服務。漢堡這七天新增感染個案有 17 個,我們在保持社交距離的情況下,跟大家一起培養出新的習慣:咖啡店門外脫口罩站著喝一杯咖啡。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