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班牙|Barcelona, Spain: 2 我和柱子上的哥倫布像、pans 和 Amorina 雪糕/ June July 2010

一直往 La Rambla 走,那是個遊客的集中地,街頭表演者充塞於正中行人路的兩旁,各適其適什麼也有。這裡指的什麼也有,是千真萬確的什麼也有;他們的扮相由星球大戰的 living statues 到馬勒當拿(男友按:是朗拿顛奴而非馬勒當拿)的控球表演,就像常在 de Dam 看到的一樣,只是由大廣場的方塊轉型成為一條直路,形式和扮相更加意想不到也更加別出心裁。

中間的行人路註定是給人們擺賣的。時間還早的時候,可以看到兩旁比較固定有鐵皮造的小盒開始營業,這些正方形的小盒翻出來都是一所所小店。小店賣一致為鳥兒和養鳥用品,有些還加賣魚類,種類也有很,店鋪也有多。這令我想起香港太子附近(我希望沒記錯是太子附近)的某條小街,感覺大致上相同;雖然香港的那條街道我也只是糊裡糊塗地走過一次,印象裡還將鳥兒街和金魚街打亂(又或根本那只不過是同一條街)。

pans 是在西班牙看到最多的快餐店,每個角落都有其踪影。從來都不喜歡在旅客區吃飯,眼裡看盡都是一系列專門給遊客吃的餐單。無論如何都不是什麼特色的地道美食,就像外國人到了鯉魚門或是南丫島;所以我不喜歡。可是肚了餓也要需要解決的,自從有一次在 Amsterdam 旅客區因為太肚餓而吃了不好的經驗以後,我對這些擺明做遊客生意有很強的抗拒;加上我那妹仔肚的性格總是看到連鎖快餐的眼睛發亮。決定吃 pans 作為下午茶的時候,其實心底裡亮起了一片光。可是,當我看到當中 panini 的款式時,我的選擇恐懼症已經不其然的被引起了。怎麼會有這麼多的花款,比起麥當勞的還要多;一場來到無論如何平的還是貴的也要吃很多的 ham,這是我的終極想法。所以,我挑了地道特色的西班牙火腿。

另外,在三十六度的巴塞羅拿,火車上面的計溫器-而我嬤說香港天文台說是四十度-是這樣寫的;雪糕是絕對不能少的餐後甜點。認真的說,這樣的雪糕實在有點普通,濃度和味道上的不足-當然比起盒裝的半高級好吃-差不多完全抹殺了我的腦海幻想;雖然,在很熱的時候你是仍然不能抗拒;而 71% 朱古力濃度的雪糕也算得上是全個旅程中最好味道的,那是個不爭的事實。

我決定在那個哥倫布像下面拍照,因為我在看到的時候覺得很感動。據說柱子上面的他是指向美洲大陸的方向;回家後在網上搜尋,有紀錄說他指向了香港-太高興了-的方位。我對地理感知毫無認識,無謂勉強解釋下判斷,我只好說他指向一個我認為大概會像大部分世俗人口中所說的美洲大陸;因為他發現了那裡。拍這張照的時候,男友說那是跟他往年遊西班牙時拍給我看的一模一樣;無論方位與角度。或者,每個看到哥倫布像的人,第一時間都會這樣的拍一張來留念吧。


走到港口的時候我有點擔心,因為在哥本哈根有個不好的經驗。哥本哈根的港口飛來飛去的都是蚊子,那時候天氣已經不熱不溫,飛來蕩去在你面前的正正是一隻又一隻的蚊子,我沒有在港口留下來,因為有昆蟲的地方總是令我覺得嘔心。相反的是熱烘烘的巴塞羅那一只蚊子也沒有,港口的感覺良好有微風。日落黃昏的感覺正好更舒適悠閒,閒來無事走過來看一下如此風光也是生活上其中一件美好的事。港口前面有一條大橋,接通去港口的一個盡處。

延伸閱讀:

情迷巴塞羅拿|01020304050607080910111213141516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More from Sophia CH.

德國生活|德國小組出局以後,我的世界盃日常

德國隊出局世界盃當日,朋友就在 whatsapp 裡面揶揄的問:「你那裡市面情況怎樣?」
Read More
La Rambla 走,那是個遊客的集中地,街頭表演者充塞於正中行人路的兩旁,各適其適什麼也有。這裡指的什麼也有,是千真萬確的什麼也有;他們的扮相由星球大戰的 living statues 到馬勒當拿(男友按:是朗拿顛奴而非馬勒當拿)的控球表演,就像常在 de Dam 看到的一樣,只是由大廣場的方塊轉型成為一條直路,形式和扮相更加意想不到也更加別出心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