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錢,我什麼都做」價低者得投得任務表演權,現金三萬喝壞牛奶,德國暗黑遊戲節目

德國 ProSieben 電視台最近推出一個名為《Balls – für Geld mach ich alles》的遊戲節目,名字翻譯過來的意思大概就是「膽色:為了錢,我什麼都做」。候選人在遊戲大廳透過屏幕上的挑戰項目將自己推向極限和底線,以贏得現金的遊戲。為了錢,你可以走多遠、你願意做什麼。在公眾場合,底線到底值多少錢?價值的銀碼是多少?為錢打破你的禁忌?

穿著 Borat 的泳褲造型,坐在冰做的廁板上,任由老鼠下面走動,唱著 Backstreet Boys 的 “Everybody” 一百二十秒;這場自我挑戰(屈辱)過後參賽者換得 2,800 歐羅表演酬金。節目進度過了一半,我幾乎感到崩潰,我的大腦不斷發問:「那真的沒有問題嗎?為什麼這個節目沒有被下架?」我感到抱歉的是,我竟然誤打誤撞發現了極黑暗的遊戲節目。

早前德國名模真人騷鬧出網絡欺凌事件,亦有讓人讚頌的十五分鐘突破性的反性騷擾電視展覽;沒想到五月接踵而至的是這個將金錢誘導下放尊嚴的暗黑節目。

關於「為了錢,我什麼都做」

《膽色:為了錢,我什麼都做》每星期播放一次,我發現的它時候已經播出超過四集。遊戲是這樣的:現場有 50 名參賽者,現場觀眾和參賽者的親友,主持人按屏幕提出的任務指令,認為任務可以接受的人亮燈繼續,不願意的人關燈。屏幕下達的指令每一條都比上一條誇張和過份,每一回會剩下亮燈的人愈來愈少。直到列滿五條指令後,主持人會向參加者開價,參加者將以「價低者得」的方式投得這次的任務「表演權」,最高定價為 3,000 歐羅。同樣的方式,一集大概上演四、五次場任務競投。

極醜惡的任務項目

任務題目極廣泛,從心理到身體的層面,我覺得甚至超出越界的極限(關於衝破和守護界限,最近我看了一套很不錯的 Netflix 影集《白線》)。本來只不過想要打開電視訓練聽力和德語會話,卻愈看愈不安。這種以「我敢做」為起標的打賭,把「每個人都一個價」的標籤放在大家頭頂;在廿一世紀仍然在電視出現把羞辱人類的行為當成笑話、以「我敢做」的挑戰用金錢量化……

任務的第一步聽起來都是相對簡單容易的事項。只是隨同參加者自願接受挑戰,尺度愈變愈大,直到最後五條指令完結,把參與者推到盡頭。雖然標榜是自願按燈的挑戰,但在電視節目上、以金錢為利誘、在競賽的環境下、一步一步以導向跨越底線的行為是否真的沒問題?

(考慮了好久要不要把節目截圖放上來,脫衣裸露的畫面就不了,上面是節目中最冷靜的畫面)
雖然參加者臉上仍然掛著笑容,我看著可是感到非常不安。單純只是文化差異嗎?

其他任務包括:

1.
「在眾人面前作出演講」
「演講兩分鐘」
「演講關於樹賴性生活」
「一邊跳舞一邊脫衣服,直到全裸」
「跳繩一分鐘」

2.
「喝過期一星期的牛奶」
「喝過期兩星期的牛奶」
「喝過期三星期的牛奶」
「喝過期四星期的牛奶」
「喝過期五星期的牛奶」

3.
「剪一撮頭髮」
「剪髮的過程中把舌頭伸出來」
「吃下舌頭上的頭髮」
「把後腦的頭髮剃掉」
「紋上陽具圖案」

其中一個任務是要求參加者閉眼猜測盒子裡面的生物,並在猜對或猜錯以後對這個生物進行舌吻。盒子裡面是一條大蛇,競猜完畢,主持人打開盒子下面的大盒,參家者需要舌吻在大盒跳出來的中年阿姨;這個設計不就是低級地強化社會上的偏見?

我感到選擇赤裸的跳繩男子在後段的表現開始變得不自在,鏡頭拍到有觀眾不敢直視不願再看,主持人卻在一邊說「脫衣服」。另一道題目,主持人用手將頭髮往參加者的口裡擠,我好像還聽到他說「這是二千七百歐羅」。這種腐爛的玩意真是有趣?

後記:這種節目在同一個電視台已經上演過一次,2006 年同類型節目《Mission Wahnsinn – Für Geld zum Held》以最高 5,000 歐羅的賞金誘導參加者做出極度痛苦的挑戰。

images source: ProSieben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