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錢,我什麼都做」價低者得投得任務表演權,現金三萬喝壞牛奶,德國暗黑遊戲節目

德國 ProSieben 電視台最近推出一個名為《Balls – für Geld mach ich alles》的遊戲節目,名字翻譯過來的意思大概就是「膽色:為了錢,我什麼都做」。候選人在遊戲大廳透過屏幕上的挑戰項目將自己推向極限和底線,以贏得現金的遊戲。為了錢,你可以走多遠、你願意做什麼。在公眾場合,底線到底值多少錢?價值的銀碼是多少?為錢打破你的禁忌?

穿著 Borat 的泳褲造型,坐在冰做的廁板上,任由老鼠下面走動,唱著 Backstreet Boys 的 “Everybody” 一百二十秒;這場自我挑戰(屈辱)過後參賽者換得 2,800 歐羅表演酬金。節目進度過了一半,我幾乎感到崩潰,我的大腦不斷發問:「那真的沒有問題嗎?為什麼這個節目沒有被下架?」我感到抱歉的是,我竟然誤打誤撞發現了極黑暗的遊戲節目。

早前德國名模真人騷鬧出網絡欺凌事件,亦有讓人讚頌的十五分鐘突破性的反性騷擾電視展覽;沒想到五月接踵而至的是這個將金錢誘導下放尊嚴的暗黑節目。

關於「為了錢,我什麼都做」

《膽色:為了錢,我什麼都做》每星期播放一次,我發現的它時候已經播出超過四集。遊戲是這樣的:現場有 50 名參賽者,現場觀眾和參賽者的親友,主持人按屏幕提出的任務指令,認為任務可以接受的人亮燈繼續,不願意的人關燈。屏幕下達的指令每一條都比上一條誇張和過份,每一回會剩下亮燈的人愈來愈少。直到列滿五條指令後,主持人會向參加者開價,參加者將以「價低者得」的方式投得這次的任務「表演權」,最高定價為 3,000 歐羅。同樣的方式,一集大概上演四、五次場任務競投。

極醜惡的任務項目

任務題目極廣泛,從心理到身體的層面,我覺得甚至超出越界的極限(關於衝破和守護界限,最近我看了一套很不錯的 Netflix 影集《白線》)。本來只不過想要打開電視訓練聽力和德語會話,卻愈看愈不安。這種以「我敢做」為起標的打賭,把「每個人都一個價」的標籤放在大家頭頂;在廿一世紀仍然在電視出現把羞辱人類的行為當成笑話、以「我敢做」的挑戰用金錢量化……

任務的第一步聽起來都是相對簡單容易的事項。只是隨同參加者自願接受挑戰,尺度愈變愈大,直到最後五條指令完結,把參與者推到盡頭。雖然標榜是自願按燈的挑戰,但在電視節目上、以金錢為利誘、在競賽的環境下、一步一步以導向跨越底線的行為是否真的沒問題?

(考慮了好久要不要把節目截圖放上來,脫衣裸露的畫面就不了,上面是節目中最冷靜的畫面)
雖然參加者臉上仍然掛著笑容,我看著可是感到非常不安。單純只是文化差異嗎?

其他任務包括:

1.
「在眾人面前作出演講」
「演講兩分鐘」
「演講關於樹賴性生活」
「一邊跳舞一邊脫衣服,直到全裸」
「跳繩一分鐘」

2.
「喝過期一星期的牛奶」
「喝過期兩星期的牛奶」
「喝過期三星期的牛奶」
「喝過期四星期的牛奶」
「喝過期五星期的牛奶」

3.
「剪一撮頭髮」
「剪髮的過程中把舌頭伸出來」
「吃下舌頭上的頭髮」
「把後腦的頭髮剃掉」
「紋上陽具圖案」

其中一個任務是要求參加者閉眼猜測盒子裡面的生物,並在猜對或猜錯以後對這個生物進行舌吻。盒子裡面是一條大蛇,競猜完畢,主持人打開盒子下面的大盒,參家者需要舌吻在大盒跳出來的中年阿姨;這個設計不就是低級地強化社會上的偏見?

我感到選擇赤裸的跳繩男子在後段的表現開始變得不自在,鏡頭拍到有觀眾不敢直視不願再看,主持人卻在一邊說「脫衣服」。另一道題目,主持人用手將頭髮往參加者的口裡擠,我好像還聽到他說「這是二千七百歐羅」。這種腐爛的玩意真是有趣?

後記:這種節目在同一個電視台已經上演過一次,2006 年同類型節目《Mission Wahnsinn – Für Geld zum Held》以最高 5,000 歐羅的賞金誘導參加者做出極度痛苦的挑戰。

images source: ProSieben

最近更新

11月Netflix清單:病態控制狂媽《母子情劫》、艾美·亞當斯《絕望者之歌》、小說改篇《靈異調查員》

十月份我最推薦的一定是《后翼棄兵》無誤。《艾蜜莉在巴黎》輕鬆吃完不過笑笑完場。十一月來臨的清單目前未見刺激,病態控制狂媽的日本電影《母子情劫》、埃及出品的《靈異調查員》、Amy Adams 當主角的《絕望者之歌》和 OCN 出品的韓劇《驅魔麵館》是我的目標。我下刪了一堆聖誕節合家歡電影(除非有好看的我會補回),以下就是十一月上架清單。

Netflix《蝴蝶夢》前任往事陰魂不息,愈比愈痛愈失控

開場的前半段節奏不錯,一位平凡的秘書隨從,跟隨由 Ann Dowd¹ 飾演的 Mrs. Van Hopper 外地旅行;認識了剛喪偶的 Manderley 莊園男主人,異鄉邂逅的激情在迫切的別離中結合成夫妻。女主平淡的生活突然一躍三級成為了豪華莊園的女主人,可惜大宅的前女主人 Rebecca 的氣息久久未能消散,女主似乎在男主未 ready 的情況下成為了不合時宜的新情人。成為新一任 Mrs. de Winter 的確是飛上枝頭的最大考驗,小女子既賣力又踫釘,愈賣力愈反彈。

二戰以來最大規模的攻擊:柏林博物館島被襲,超過 70 件藝術品被噴上油性液體

被喻為「新 Tate Modern」的新美術館正在蓄勢待發,芬蘭市政府預算在未來十年,把當地的燃煤電廠改成巨大的藝術文化中心,還會把市內最大型的赫爾辛基美術館搬過去。

Netflix《生路》逃出危城:戰鬥民族末日逃亡,渣男與心機婊連綿不斷的倫理對峙

開初我抱著平常心點開,往後卻愈看愈驚喜;看到半路發現它還在 2019 年的康城國際電視節 CannesSeries 提名最佳影集。表面上是一套末日喪屍橫行的恐佈片,實際上卻是一套單純的人際關係倫理劇。喪屍恐怖畫面不多,但血腥、暴力、喪心病狂的打鬥、全床裸上陣的俄羅斯姑娘、性愛畫面一應俱全。要不是單純想要看 zombie 狂襲一味跑跑逃逃的刺激畫面,劇中的絕望人性顯真章的故事也非常引人入勝。

用旅客方式遊覽,漢堡十號碼頭超狂的必吃名物:北海蝦漢堡

十號碼頭這一檔可是說是人氣最高的魚麵包店,餐牌上一共有十款魚食麵包。我們是衝著 Nordseekrabben 北海蝦而來,說來介慚愧的是北海蝦就吃多了,身為漢堡名物的北海蝦麵包竟然一次都沒吃過。

Related Articles

用旅客方式遊覽,漢堡十號碼頭超狂的必吃名物:北海蝦漢堡

十號碼頭這一檔可是說是人氣最高的魚麵包店,餐牌上一共有十款魚食麵包。我們是衝著 Nordseekrabben 北海蝦而來,說來介慚愧的是北海蝦就吃多了,身為漢堡名物的北海蝦麵包竟然一次都沒吃過。

一天的正確打開方式,土耳其早餐火力全開!

慢慢我們聊起不同的話題,大部分都是圍繞自己的國家和文化,例如她可以說起很長篇令我嘆為觀止的伊斯坦堡歷史。她觀察力很強,班上沒有能逃得開她注意力的事情。我們聊起土其奇菜,她說無論我如何揀飲擇食都一定要試 Turkish Breakfast。

給我一碗滷肉麵,我在漢堡尋找到台灣的味道!

關於薯條,我想說一件事。在現在所住的地區裡面,有一所非常有名氣的咖哩腸店,本來由一個亞洲阿姨和德國叔叔主力經營,小店還有幾個請回來的幫手。小店被報紙報導過好多次了,阿姨的照片都在老舊的報紙上面一拼發黃。他們的薯條賣點是自家製作,雖然比其他地方貴一點點,但性價比太高了,好吃到不得了。

能夠成為那種早在開店前就會來捧場的地道熟客,都是一種榮幸

想到了要吃魚。在漢堡被喻為搬進去前就應該要理解那裡是派對狂魔地段的 Sternschanze 有一所極為細小的魚食吧,某次在天氣仍然吹冷風的情況下路過說著夏天要找個機會要來坐路邊。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