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rmany’s Next Topmodel 決賽最後兩小時退出,網路欺凌頻發時代如何抵制傷害

德國版《Germany’s Next Top Model》在這星期剛誕生完成了十多星期的淘汰賽,選出 2020 年度的冠軍以後故事並沒有曲終人散。大總決賽完場後登上報紙新聞的除了在柏林會場的總決賽賽上沒有任何一位觀眾、身在美國 Los Angeles 的節目主理人 Heidi Klum 的只能透過直播影像作半個主持;就是決賽場上揭開的網路欺凌事件。

今屆4名 Die Austria-Gang(奧地利幫)直後半準決賽。

今年我隨著德文字幕版本每周追進度學德語,差不多可以說整季完整看了一遍。直到這星期的決總直播,晉身最後舞台的參賽者 Lijana 在台上宣佈即時退出比賽。我當下比較 Heidi 的驚訝表情還要震驚幾十倍,那個 wants it more than anyone 的女孩竟然在最後一步選擇自動棄權,放棄角逐冠軍殊榮。

真人騷參賽者接獲死亡恐嚇

德國近日在電視平台上出現宣傳不要網路欺凌的廣告,希望可以反霸凌和杜絕仇恨言論。真人騷的參賽者偶爾被拍到負面狀況、情緒不好的時刻,就如《Too Hot to Handle》的各個男女主角一樣,往往成為別人茶餘飯後的討論對象。或者是劇情需要,或者是剪接效果,或者是當時人一時衝動;結果片段播出後有人成為災難性的被討厭人物,今年的《Germany’s Next Top Model》超模大賽也不例外。

Lijana 在過去十幾星期比誰都更賣力,我相信這是所有觀看節目的人都能透過電視感受到的事情。不過她確實與另一名選手 Larissa 在參賽過程裡和其他人發生磨擦和衝突、更有批評其他選手的情況(這不就是電視台最喜歡拍到而且必會放大地方麼?),種種鏡頭播放出的概況導致網絡世界群起而攻之。本來雄心勃勃想要贏得冠軍的 Lijana 收到死亡恐嚇,後來警方介入,派出巡邏車在她住處附近巡行。

樹立反對網絡欺凌的榜樣,不要成為仇恨的食材

網絡欺凌的情況比每下愈況,先前韓國雪莉的悲劇,昨日就有《雙層公寓》的惡耗。我們並不要成為仇恨的食材,我們不必取悅所有人,也不必忍受一切。

本屆 Germany’s Next Top Model 冠軍 Jacky Wruck。

最後4強本來就是最終的直路,剩下的只是最後兩小時的比賽,可見她在節目播出後一直承受很大衝擊。Lijana 在開場的重金屬音樂下搖頭狂舞後在攝影師和評判面前公佈退出的理由和原因,並為過去十六星期比賽中為其他參賽者所帶來的傷害致歉。她選擇在決賽的舞台公開談論欺凌樹立了反對網絡欺凌的榜樣,表示不想再成為仇恨的食物,不會再為仇恨煩惱,多傾聽內心的聲音。

多點包容,少點恨仇,好好照顧自己生活中的重要事情。

相關推薦可能是德國電視史上最好的 15 分鐘:黃金時間 x 禁忌話題 x 震撼教育

images source: ProSieben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