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電視文學音樂

快樂的日子有快樂的歌:盧廣仲《有吉他的流行歌曲》

by

盧廣仲《有吉他的流行歌曲》, get it via iTunes store. 每次聽盧廣仲都有種豁然開朗的感覺,真的,我是說真的。音樂響起的時候,是快樂的時候。〈有吉他的流行歌曲〉裡說到 dm7 的聲音,這讓我想起 minor 代表的灰天空。每一個音節都是對話的一種,拉扯的高低都是不同情節不同故事的構成。盧廣仲總是赤裸裸地將他的感情放到大眾的跟前,讓你隨手可得。

讀完《1Q84》

by

實實在在的讀完了《1Q84》,身上負擔的是一種沒有很容易被釋懷的失望。有時,我開始懷疑,我是不是比從前更加的認同 CCL 的說法:村上春樹也許只不過是個寫情色小說的作者,而僅僅只是如此。(以下內容含劇透;慎入)

Memorable quotes for《1Q84》村上春樹 (UPDATED)

by

「或許不該見面的。天吾這樣問天花板。兩個心裡分別珍惜地懷著想見面的願望,但最後還是分離兩地會比較好吧?這樣的話可以永遠懷著希望活下去。那希望會成為溫暖身體軸芯的微小但重要的熱源。被手掌珍惜地圍護著,免得被風吹熄的小火焰。被現實的風一吹,可能就會輕易吹熄。」-村上春樹《1Q84》Book 3, p.415 「沒有那樣的前置階段,兩個人忽然單獨相見,要怎麼開口打破僵局才好呢?青豆無法預料。一想像到這裡,呼吸就變得激烈快速,頭腦開始恍惚起來。該說的話太多了。同時一到緊要關頭,又覺得沒有任何一句需要說的。好想說的,都是一旦化為遣言那重要的含意就會喪失的事情。」-村上春樹《1Q84》Book 3, p.403 「如果有所謂正確的事的話。」-村上春樹《1Q84》Book 3, p.393 「在青豆周圍的世界忽而膨脹忽而縮小。就像好的心臟本身一樣。」-村上春樹《1Q84》Book 3, p.392 「那有多痛苦,沒有經驗過的人是不會知道的。所謂的痛苦這種事情並不能簡單地一般化。各種痛苦都個別地擁有不同的特性。托爾斯泰名言的一段,讓我稍微換個說法,所謂快樂大多是類似的,但痛苦則各有微妙的差異。或許微妙得感受不到。你不覺得嗎?」-村上春樹《1Q84》Book 3, p.377 「不,其中或許也沒有稱得上原因的東西。人生可能只是一連串沒道理,有時甚至可能極粗糙雜亂,只是貴其自然的發展結果而已。」-村上春樹《1Q84》Book 3, p.336 「一旦開始期待,心就會自己跟著開始動起來。而且那期待落空時人就會失望,失望會喚來無力感。心會產生縫隙,警戒便會疏忽。對現在的我來說,那是最危險的事。」-村上春樹《1Q84》Book 3, p.312

Patrick Wolf – ‘Sundark and Riverlight’

by

看袁智聰唱片箱才醒覺,Patrick Wolf 出道剛好十年。二十九歲了,十年人事幾翻新,從回最基本的模式,acoustic 版本的歌曲似乎更得我心。“Sundark and Riverlight” 對我來說是個精選集吧,各適其適的重灌了這些年來的作品。

|電影|I am here to fulfill your dreams:《To Rome With Love》愛在羅馬 (2012)

by

總是有偏見的,我唯有承認。Woody Allen 的電影通常都很對我的口味;或者這是來自我的堅持,又或者是因為我真心喜歡一些東西與事情的時候,通常都不容易改變興動搖-就算動搖,也只不過是動搖而不太會改變-。雖然 “To Rome with Love” 很多都可能只不過是細碎的人生片段;不過電影裡總是會有一兩個角色或甚一兩個細微的情節;特別能夠觸動我的心靈。

不要被物質和商業掩蓋 - 也斯@利物浦雙年展教育講座

by

十月二十日那天,雖然有約在身;但心仍是亂亂的很想去聽也斯老師有份演說的「利物浦雙年展教育講座之一:文字與跨界創作」講座(講者還有廖偉棠)。 吃飯後拉住了朋友趕去到香港藝術館演講廳-雖然遲了但沒有錯過-。坐在演講廳,感覺就像是回到學校模式;是工作以來又或是辭去工作綱位以來,最讓我能夠獲得心靈潔淨的過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