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搭日記|海明威那裡借來《沒有女人的男人們》:雪哈拉莎德 x 防不勝防

每次在某些位置踏足太深的時候我總會有想要退後的感覺,任何時候如事。倒不是為什冠冕堂皇的是為了保護自己,只不過是因為我習慣如此。

#20141012 小黑貓下午散步 以及《沒有色彩的多崎作和他的巡禮之年》選句

「是不是打開了不應該打開的蓋子呢?」
「或許暫時是這樣。」她說。「可能會有一段時間的搖晃餘震。不過至少你已經朝向解決之路,向前踏出了一步。這比什麼都重要。就這樣繼續前進的話,我想一定可以找到可以填滿空白的那片正確的拼圖斷片。」「不過那可能要花很長的時間。」
-《沒有色彩的多崎作和他的巡禮之年》

[碎屑 #1] 他說:有些事情就是像沒有度量單位一樣

就像我覺得某些從來不應該會表現得軟弱的人在我面前很迷惘,就像我覺得那些只喜歡黑白灰對照剛強的人最終原來卻是個喜歡溫柔嫩紅的人,就像我覺得某些正義邪惡分門別類決絕得要死的人現在忽然就是憂柔寡斷的姿態出現;啊,他們不同了。還是我不同了?我再分不清楚。

#20140108 被水淹沒的牛津和手裡的最新讀物

前幾天一直下雨,滴答滴答不停;一年一度,牛津又水浸,河水泛濫淹沒了不少長椅(水浸圖片)。牛津巴士昨日幾乎一度全面停駛,看著外邊只有伶仃的小車經過;英國的氣候的確叫人覺一臉死灰好落寞。 不往外走的日子,就窩在小小的家裡異想天開一個大世界吧。2013 年看過的電影大概有七十部(按此看:我所看過的所有【電影】與【歐美劇集】);可是書沒多看幾本(也沒紀錄)。2014 年手裡拿找不捨得看的《沒有色彩的多崎作和他的巡禮之年》,雖說村上春樹在我心裡泛漣漪的時代或者已經過去;但我骨子裡還是像革命一樣賣命支持。待我看完三浦紫苑的長跑小故事《強風吹拂》以後就開動吧。

回程到英國的十三個半小時和飛行讀物《強風吹拂》

從香港飛回英國花費的時間跟想像沒太大出入,十三個半小時的行程只要心裡默默接受了的話也不會覺得太離譜吧。

# 英國牛津 #20130418 – Byron Humburger

村上春樹又再有新的小說面世,雖說《1Q84》的第三部沒有讓我覺得很滿足,也著實對於那個似有若無的結局有點不甘心。不過他的新作我還是熱烈滿滿的期待,要知道有些你喜歡的人,縱然他做了一些令你不太滿意的事,只要是無相大雅;你也會視而不見,當作完全沒發生的一樣。

讀完《1Q84》

實實在在的讀完了《1Q84》,身上負擔的是一種沒有很容易被釋懷的失望。有時,我開始懷疑,我是不是比從前更加的認同 CCL 的說法:村上春樹也許只不過是個寫情色小說的作者,而僅僅只是如此。(以下內容含劇透;慎入) 又在或多或少開始更加認同這個說法的時候,腦袋又湧起了反對的聲音。只不過是遇上不太如意的結局,我又怎能對從前帶起過的種種漣漪提出疑問呢。矛盾永遠是組織愛與恨的關口,一邊不滿意那個連 Little People 都沒有半分說清楚(或多一點暗示)就草草了結的故事結局,一邊又了解自己還是會繼續看他的書而同時期待那些叫我讚嘆的作品。 自我意識裡泛起沒有意識的矛盾、問號與理解: -Little People 呢,深田繪里子呢,先驅呢,BOOK 3 說完就完了。 -BOOK 3 似乎在差不多完全沒有進度的情況下不停描繪大家的內心以及簡單地介紹了很少部分的前進就完結了。 -NHK的收費員(天吾父親)跟牛河死了就死了,死了就死了啊。 -留在貓之村/1Q84 的東西就由得它們掉在那裡就好了,爬了高速公路邊旁的救生梯就忘記過去嗎。 -天吾君跟青豆的小生命會是怪胎嗎。 -ESSO 的老虎,啊,ESSO 會不會是軟性廣告(我是不是想得太多)。 -那支沒有開的手槍,又冷又硬的自動手槍;契訶夫不是說過要發的麼(你竟然真的說不發就不發)。 或者過份的期待都是摧毀的一種,只有放開雙手才可以獲得更多。(喜歡長跑的村上春樹應該還有發力的時間與機會,我一直的這樣想像!) -伸延閱讀:Memorable quotes for《1Q84》村上春樹 (UPD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