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柏林] 在東與西之間 2014/08:DAY 1(下)藝術塗鴉小區 Haus Schwarzenberg 以及傳統德國風格餐廳

隨著大街一直走,入目的都是歷史性的建築和博物館群;看到可愛的地方就走進去,看到特別的人和事就用心記下來。由於手裡除了拿著在酒店接過的小張地圖以外,就什麼都沒有。有時候,就連自己處身在一個怎樣的歷史位置都不清楚。可是啊,著名的地標之類的,全部都有德語、法語、英語對照;有時還甚至有日語啊!


上面這個的名字是 Neue Wache(New Guardhouse),就在 Unter den Linden 大街的東邊。進去的時候純粹覺得外邊好壯觀,裡面空間好大,卻只有中間的一個雕塑。地面的冷感好強,顏色和佈置都讓整個空間變得很嚴肅。四處沒都多餘的文字,出來以後,我們在外邊的介紹版上看到相關的敘述。這個建築物已經有差不多二百年歷史了,由 Karl Friedrich Schinkel 設計,也是帶領德國 Neoclassical architecture 風格的建築之一;由 1931 年起就改成戰爭紀念館。就在東西德合一以段,這裡的中心改設成 Käthe Kollwitz 的雕塑,是個放大版本的 “Mother with her Dead Son”,也是代表/紀念 World War II 中受難的人民。







隨後直走就可以看到 Berliner Dom(Berlin Cathedral)也就是最最最上面比較深色的大教堂,1451 年建好了 first building,1905 年建成第四座,期間換來換去曾更改設定成不同風格的建築。跟先前在 Munich 所見的 Munich Frauenkirche 一樣,同樣是十五世界開建的建築群之一。

大教堂前面是 Lustgarten,一大片青翠的草地真是非常非常舒暢!就在 Altes Museum(Old Museum)和 Berliner Dom 的前面,打理得很好的大草坪讓大家自由自在地享受藍藍天氣和優美的建築,的確可以讓人躺上一天不願離開!在馬路這還看到警察開路的快樂單車遊行團,不過自由他們都走得太快旗幟又被強風吹拂,我實在無辦法看到他們的口號啊!






最後我們亂走到 Berlin Hackescher Markt;基本上就是個很普通的食物 market;如果喜歡可以買點生果或是民族小吃之類;不過也沒有什麼很特色,可以略過就是了。不過賣著切成條狀的西瓜和菠蘿,我還是第一次看到啊!

———- 去吧!塗抹藝術小天堂! ———-

走進 Haus Schwarzenberg,都是緣份。走過了 Berlin Hackescher Markt 想要轉去 Alexanderplatz 之前就被這個隱隱約約的門框吸引,就在不知道能不能走進去的同時,雙腿就已經被眼前景致吸引前進。柏林真是到處都是塗鴉和貼紙啊,我每次看到那種被貼滿了的牆和燈柱都好想大叫請你們留一兩張給我貼貼吧。


Haus Schwarzenberg 是什麼?位於 Rosenthaler St. 大街 39 號,Haus Schwarzenberg 是個被藝術和街頭文化全部包圍的小地方;而且就在連鎖店接二連三地攻陷 Mitte 的同時,這裡還是一樣保留著自己的舊有氣息。一進去就可以看到形形式式不同的塗鴉,充滿時代矛盾感,畫風可愛又怪異,全部錯落在又破又舊的老牆上,別有一番風味。找到了陰森的門框,然後看到了地上的這裡金屬板,再走進去就對了!


這裡除了有藝術家們的工作室,還有一個 Museum Blindenwerkstatt Otto Weidt 博物館,這個 Museum Otto Weidt’s Workshop for the Blind 紀錄了當年 Otto Weidt 在二次大戰的顧用聾啞 Jews 工作和保護/保障 Jewish workers 的二三事。


還有一個命名為 Monsterkabinett 的展覽(這是我後來才知道的),據說裡頭都是趣怪的機械擺設和展品,一直開到晚上十時(有時休息啊,所以務必預先到 http://www.monsterkabinett.de/ 看清楚開業日子)。




左邊有所名為 Café Cinema CC 的咖啡店,backyard 後花園就在 Haus Schwarzenberg  裡面,如果喜歡在戶外喝咖啡的話,選坐外邊看著塗鴉牆也是不錯的選擇。



Café Cinema CC – Rosenthaler Straße 39, 10178 Berlin, Germany
Museum Blindenwerkstatt Otto Weidtwww.museum-blindenwerkstatt.de – Rosenthaler Straße 39, 10178 Berlin, Germany
Monsterkabinett, www.monsterkabinett.de
Haus Schwarzenberg, http://haus-schwarzenberg.org– Rosenthaler Straße 39, 10178 Berlin, Germany, +49 30 30872573

———- 關於愛酒之徒的好去處 ———-

關於 absinthe,我知道我一定可以說上很久。我常常有種類近寫讀障礙一類的錯覺,看到中文字的時候很多時候會轉次序倒轉。例如:主教 / 教主,手長 / 長手,以及我知道很久卻一直都沒糾正的苦艾酒 / 艾苦酒。平日說起的時候總會說 absinthe,因為我知道我只要說成中文,就一定會說錯(沒有例外)。很多地方都沒有賣 absinthe,只有 Ed 和 Johnny S. 在西班牙巴塞羅拿喝過以 bohemian style 煮的那款,火燒方糖那種。

看過人物傳記、看過老舊記事;很多喜愛喝 absinthe 的文人或是失意之仕;一個個都是我心裡最推崇的最愛。所以,當我在 Berlin 看到這所專賣 absinthe 的店子 “Absinth Depot Berlin”,頓時叫我瘋狂。由於店內不淮拍照,我也不打算影響人家的清幽,不過對喜歡喝酒或是愛酒人士都說都說非常值得一到的地方。

關於所有歷史上的 The Absinthe Drinkers,我都喜歡;不用說是畫家還是作家。

The Absinthe Drinker (Portrait of Angel Fernandez de Soto) - Pablo Picasso (1903)

Picasso 在 1903 年一張藍色時期的 The Absinthe Drinker(Portrait of Angel Fernández de Soto),是個愛酒貼派對的玩樂放縱代表。

The Absinthe Drinker (Le Buveur d'absinthe) - Édouard Manet (c.1859)

另一張有名的 The Absinthe Drinker(Le Buveur d’absinthe)來自 Édouard Manet(c.1859),這張全身的人物照主角戴上黑色高帽,地上一個空瓶子。也是他第一張 submitte 到 Paris Salon 卻被拒絕的畫作;同時是張 71吋 x 42吋的大型作品。

The Absinthe Drinker (L'Absinthe or Glass of Absinthe) - Edgar Degas (1876)

來自 Edgar Degas 的一張關於 Absinthe 的作品,這張描繪 Ellen Andrée(以及畫家 Marcellin Desboutin)那種(當時巴黎)又寂寞又無奈的感覺(人與人之間的冷漠寂靜啊);是以上裡面我最喜歡的一張。


好了,說回這所小店 Absinth Depot Berlin,真是超級棒!內裡有賣的款式和品牌極多,啤酒、烈酒什麼都有;除了有德國本土也有外地進口;應有盡有,總有一款合你心意對你的味覺。如果你都是愛酒同學會的同好者,又或者你對這所專營 absinthe 或是有賣 absinthe 相關的小店很有興趣;也都會喜歡這裡吧。

Absinth Depot Berlin, http://absinth-berlin.de/ – Weinmeisterstrasse 4, 10178 Berlin-Mitte, Germany, +49 (0)30-2816789

旅行吃什麼有時候是最難搞的課題,手裡拿著酒店給的地圖,上面是景點、歷史建築和博物館的標誌;吃食嘛,都沒有記載(與其說沒有記載,也就不如說記載了也大概怕它是廣告)。日光時間吃什麼或者比較容易解決,吃吃街頭小吃就好了。可是晚餐吃呢,好困難的問題啊。

這個時候也許就是 TripAdvisor 發揮作用大派用場的時候了;比較起實實在在的旅行書或是小冊子;倒是直接在 google 或是 TripAdvisor 挖寶最實際;至少不會有種被推廣的感覺,但是我都明白,在這些情況下挑好的(避開饍稿)還是有點點難度(卻至少是自找的選擇,而不是難行「被推薦」吃什麼;對我來說,是不一樣的啊)。在酒店小休時嘗試從網球場世界伸展尋找特色小餐廳;也由於下午腳程太多,晚餐的選擇不能跑到太遠;縮短選擇範圍,挑地道一點的吃吃德國本土食物也算有點滋味吧。

提款後就向鎖定的目標前進,我們挑的是一所比較舊式的酒吧餐廳!在天黑了的夜晚向前走,沿路沒有很多精彩事情,暗暗的燈光下路過一所比較大的手信店,然後是些小餐廳;然後在最喧鬧的一塊,就遇上 Alt-Berliner Wirtshaus。

一所好老舊的酒吧或餐廳(又跟美國的 pub 和 pub food 不太一樣),是傳統的德國風格;吧檯上面貼上很多舊紙幣,似乎是過往收到的小費吧,還贈送一個親切無比的待應大媽。我點了德國啤酒,來自柏林的 berliner kindl;主菜的份量好大,吃完就撐肚子;而且嘛那些啖啖肉的菜式都是我一直很喜歡的。

日新月異的新風格都贏不了舊時代的傳統文化;就在被德語重重圍困的環境下吃了很高興的晚餐;也順道慶祝我們小小的兩週年快樂!

前往餐廳時有一段小插曲:我們慣常沒帶現金旅行也不愛在機場找換,每次都習慣在異地的提款機直接取;沒料到太累沒看清楚提款機有兩款(所以第一次不成功,還生怕食卡然後餓著沒飯吃)。同時,德國的櫃員機真的好難找;Potsdamer Platz 附近就只有連接 Potsdamer Platz 站的商場的地庫那種一次過有三、四台提款機的專櫃才能直接取錢!沒找到提款機前又累又失望,不過卻是遇上點亮生命小插曲最好不過的時候了!谷底反彈是不是就是這裡?因為路過雪糕店時員工忽然送路過的我們軟雪糕杯啊!他們不是在做派雪糕活動,或者是做多了一杯、重複了或是什麼的,可是看進去店裡沒有人啊(我們也倒覺得有點怪怪,所以也有想過是不是困在店裡太悶沒事無聊所以就拿杯雪糕出去派街坊,anyway 絕對是 sweet sweet 就是了);向陌生人送的貼心甜蜜小雪糕實在讓我在極度失望之中樂回來了,我好想立即大叫 I LOVE BERLIN!

2014-iamsy-201408berlin-12-01

Alt-Berliner Wirtshaus, www.altberliner-wirtshaus.de
– Wilhelmstraße 77, 10117 Berlin, Germany, +49 30 224882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