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吃一點恐懼(8)

「我對你好,你才喜歡我,那不是愛情。」朋友G 引用 2000《東京垃圾女郎》的對白。我們放手去追尋自己認為值得的事情,結果卻看到自己在世界裡倒退。時間一樣的按比例流走,最終我們抓住了什麼。

「Mi chiamo Lucy.」我的名字是 Lucy,這是意大利女孩第一句教陸琳說的意大利語。那個時候他們每個人都在餐廳外邊拿著自己的單車,一邊扶住向前推,一邊說著不同的語言。約翰說,說意大利語只得一個要訣;關於意大利語,你只需要配合誇張動作以及像音樂一樣的高低起伏;「只需像歌劇一樣」他總結。

別一個臉陸琳想起曾經有人跟她說話吃下毒品後會看到音樂有自己的顏色,她正因此而充滿期待。

陸琳的腦海像衝天而上的過山車一樣,翻起了一段又一段的暗湧。沒有把眼張開的時候,她根本都不清楚自己現處的位置。路軌多長呢,自己在那裡呢,會在那裡降落呢;耳朵只有隆隆的風聲,也沒有再能把自己定位的知覺。那就是 space cake 的作用嗎,她知道。

時間在水平面前進,腦袋中跳出來的卻是一片混亂。陸琳聽得清楚每個人的對話,比平日更加集中而且專注。每個人的說話都獨立地呈現在她的腦海,像是擁有一個個的獨立房間;聲音從此變得立體。 她躺在沙發上動也不動,火腿上前看看她,她卻沒有反應的呆在那裡。火腿問她要不要喝一點水,她沒反應的呆坐。火腿問她吃不吃一點餅乾,她也沒有發聲。陸琳想說話的,不過她已經喪失了回應的能力,她只渴望一切都停止前進,只是她已經掉進旋渦之中,不能自處。

火腿按瑪格麗特的意思給陸琳一點餅乾,似乎將食物擠到肚裡是唯一一個可以將大麻成份沖淡的辦法。

按此閱讀更多:
來,吃一點恐懼(7)
來,吃一點恐懼(6)
來,吃一點恐懼(5)
來,吃一點恐懼(4)
來,吃一點恐懼(3)
來,吃一點恐懼(2)
來,吃一點恐懼(1)

Advertisements
Tags from the story
,
Written By
More from Sophia CH.

首爾(10)-Chill-out in Seoul / October 2011

– photo from EK 旅行的時候可以當地的朋友圍住在一起,就算可能只是吃一餐飯或是堆在一起吃吃笑笑,也特別高興。這次跟著 EK 去吃飯,認識了他身邊一班很好玩的朋友。飯後跟參觀了他們的 studio,這裡除了擺放了 Visual/Graffiti Artist Yoonhyup 的作品也有...
Read More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