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ndle 電子閱讀器挑那一部?用一部 Paperwhite 藏好整個書櫃

沒想到在疫情之間,最想要買的,竟然是新的一部 Kindle 電子閱讀器。走過電子閱讀器的遙遙長路,雖然愈來愈輕巧的機身和畫質都是每次推出都想入手的最大賣點,但超長壽的閱讀器並不需要一時三刻追一個新款。上一次在這裡聊 Kindle 已經差不多是五年前的 Kindle Fire,今次最新加入新家庭的是現時屬於中階水平的 Kindle Paperwhite。

不成文新日常:咖啡店門外脫口罩站著喝,互相聊喝一杯咖啡時間的天

漢堡的食肆一直都沒有完全回復正常,只可能有限度地提供坐得疏疏落落的堂食,但實際上坐著吃的人不多。店面積細小的咖啡甚至只能維持外賣服務。漢堡這七天新增感染個案有 17 個,我們在保持社交距離的情況下,跟大家一起培養出新的習慣:咖啡店門外脫口罩站著喝一杯咖啡。

捲餅包裹的烤肉串燒,雙手捧著吃!揉合 Hip hop 風格的異國風情中東街頭小吃

以往一直都沒有忽然想要吃捲餅的想法。吃旋轉烤肉外賣的時候大部分時候都會選擇 pita bread 口袋餅;雖然口袋餅的設計比較方便,但嚼勁太強了,會吃到關節好累。

Margaret Atwood 阿姨新書到手!5日狂賣十萬本的《使女的故事》續集

續集《The Testaments》去年九月開賣,首先推出的是我真的無法喜歡的硬皮精裝版。一心覺得先不要著急,靜靜等待更輕巧方便的普通版就好;結果在漢堡封城之際撩起了心底的欲望,還是不想等了。

擺滿一整桌的興奮治好我的偏吃症,把土耳奇烤肉吃上癮!

土耳其旋轉烤肉一直都是我的貪圖方便的外賣基本款。尤其牛津其門如市愈夜愈熱鬧的外賣車超好吃的 kebab 外賣把我養得肥肥白白(家門馬路對著的那一輛流動美食車好吃到不得了),大學區能吃到的外賣 kebab 總是便宜又好吃。

為什麼韓國熱衷於 1988?這次我們穿越到八零年代首爾街頭吃炸雞

被穿越和偵探式的漢子式韓劇影響太多,喝啤酒吃炸雞的畫面瀝瀝在目;結果,我對韓國食物的想像都是粗獷豪邁的(也正好配合我的性情)。某個夜晚密謀找出好吃炸雞的韓國餐廳,給我們發現一個時光倒流到八十年代首爾的隱世小地方。

Germany’s Next Topmodel 決賽最後兩小時退出,網路欺凌頻發時代如何抵制傷害

德國版《Germany’s Next Top Model》在這星期剛誕生完成了十多星期的淘汰賽,選出 2020 年度的冠軍以後故事並沒有曲終人散。大總決賽完場後登上報紙新聞的除了在柏林會場的總決賽賽上沒有任何一位觀眾、身在美國 Los Angeles 的節目主理人 Heidi Klum 的只能透過直播影像作半個主持;就是決賽場上揭開的網路欺凌事件。

把韓式炒牛肉放到饅頭裡做漢堡,加一片芝士立即讓人味蕾爆炸

在柏林找漢堡店的時候,已經發現過一次 Shiso Burger。當時沒吃的其中一個原因是心目中想要找真正地道的 burger joint,其二就是它在漢堡都有分店。沒記錯的話,漢堡的分店大概是在去年才正式開業,那是在柏林賣得滿堂紅以後接著開過來的。

可能是德國電視史上最好的 15 分鐘:黃金時間 x 禁忌話題 x 震撼教育

Joko & Klaas 最近把自己在電視台黃金 15 分鐘變成了一個電視版展覽,主題是:Männerwelten – Belästigung von Frauen(男人世界:騷擾女性)。同晚#jokoundklaas、#JKLive 和#Mannwelten 的標籤立即完全佔據整個 twitter 的版面,直登熱門。

魚食控注意!德式 Fish and chips 長這樣?進化版街頭魚堡 2.0

Fish and chips 成為英國國民最重要的日常菜,吃得人津津有味;在遙望英式炸魚薯條之際,還好身處港口的漢堡都有自己的版本。牛肉和薯條在沿海的漢堡來說都是其次,漁港最經典的選項莫過於是各類海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