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lock the 007 in you. You have 70 seconds!

世界的美好就是在於那些很微小的東西也可以讓你得到發自內心的微笑。dr. yellowbean 半夜給我傳來這個短片,“Unlock The 007 In You. You have 70 seconds!”。Unlock The 007 In You 除了是最近可口可樂與 Skyfall 007 合作的廣告主題以外,也是在安特惠普的古老大車站 Centraal Station van Antwerpen 設定的小遊戲。 按下 Coke Zero 自助售賣機按鈕的朋友都會得到一個 70 秒的 challenge,限時之內經過重重障外跑到六號月台;當中會遇上最誇張的阻撓:包括搬運大件貨物的工人、滾在地上的橙群、衝出來跟你相認的女生;到達目地的後還要 Sing The BOND Tune。 參與的朋友從看到示令後的驚惶與猶豫,直到開跑的一刻,到幾經被繩纏腳與跌倒,直到要哼歌的愕然與最後的笑容。整個過程都叫人看得很高興,他們拿票的一剎那我高興得就像他們完成了創舉或打破世界紀錄一樣;差點要歡呼。我在想啊,要是我踫上了這樣的情況,也許我也會跑跑玩啊,畢竟在火車站玩遊戲的機會不太多;如果香港也可以來一個,你說多好。

安特衛普(18)-一個人的安特衛普 / March 2011

不太習慣一個人逛街,總是覺得有點不知所措的擔憂。那天在安特衛普,面對那道已經走得很熟稔的大街,還是俏俏地有點不太自然。逛商店,曬太陽,停在古老的建築物前面,買自己喜歡的小吃坐在石椅。剛開始的兩個小時確實很難過;Monsieur yb在開會,我一個人無所事事四處遊蕩。一個人從右到左地走到市中心,無所事事地發現整個安特衛普也有很多人一個人獨自無所事事。兩小時的獨行習慣了,我反而感到非常enjoy。在太陽下面的眾生相,奇妙得來又很有趣。比利時的女生都愛穿blazer,每人一件不同顏色的;男生喜歡戴帽子,什麼類型的也有。 花幾歐羅買了兩條éclair(最愛custard和脆朱古力的組合)在長木椅上曬太陽聽音樂。整個大廣場佈滿了休憩的人們,對面的少女吃著法國長麵包,旁邊的太太在喝蕃茄雜菜湯。一首首隨機而來的歌曲,一張張陌生的臉孔;細緻端詳當下眼前的風景和人們,因為我們總不會知道那裡景致和嘴臉還會不會重遇。冬末的安特衛普,你將會坎進我的心裡。

安特衛普(17)-Rubens House:文藝復興式建築配以巴洛克庭園 / March 2011

本身對Rubens House沒什麼期望,原因一是對Peter Paul Rubens的認知尚淺,原因二是因為Antwerpen將所有博物館都歸納一個博物館網頁之中,對Rubens House的介紹不多,讓我誤以為那是個很小而且沒看頭的住宅。門票設在Rubens House外邊的透明小盒子,Museum Shop也在那裡;昨天路過先買幾張明信片來寫,覺得明信片沒什麼驚喜看頭,也就更沒有什麼期望。 這個下午Monsieur yb要開會,我便一個人走到Rubens House看看。門口檢查門票的大叔習慣性地將門票撕破,我有點錯愕;幹嘛不乾脆撕去該收取的門票部分而要撕破那張背後有畫面而旅客(即是我)很可能會保存的門票呢。 進去的時候覺得有點暗;Rubens House保留了所有能留下來的裝修和陳設,沒有特別添加外在的燈光,室內明亮度就大概以打開的窗戶透來的自然陽光來維持。購買門票(題外話:在Antwerpen遊博物館非常便宜,大抵是6euro或是7euro的價格,而且二十五歲以下只需1euro;1euro就可以觀賞整個博物館消磨一個美好的下午實在太便宜划算了。)的時候附送一本小冊子,上面印刷了所有關於展品的highlights和介紹。有時我會對著展品做筆記,什麼都鎖進儲物室的時候也只好用iTouch或是Desire草草的記下來;這次有了介紹的小冊子,整個過程便變得方便非常。 這裡包含這個故居的陳設、裝潢和Rubens所收集的飾品與油畫。外界喜歡拿Rubens和他的Dutch colleague Rembrandt相比較,發覺他比起Rembrandt少畫self-portraits。那裡擺放著他和他兒子的畫作,顯赫的皮製椅子,藍綠的雕塑,精緻的花園,漂亮的反光玻璃窗。文藝復興式建築配以巴洛克庭園很值得一看,這個不大不小的博物館超出我(錯誤想像)的預期,很值得參觀。 The Rubens House Wapper 9-112000 Antwerpen http://www.museumplantinmoretus.be

安特衛普(16)-旅行習慣:Juice Everyday / March 2011

旅行習慣:買一支大大的礦泉水放到酒店,外出的時候另攜一支細小的伴在身邊。逛得悶熱口渴時找附近的超級市場或便利店買樽裝的鮮果汁解渴。 比利時的超市包裝跟荷蘭的大致相同,喝了這個感覺充電完成精神爽利,繼續走萬里長路。

安特衛普(15)-吃在Spaghetti World / March 2011

在安特衛普繞了幾個圈子,逛過了vintage小店,又走過了精緻的麵包和朱古力小舖。這天我們學精了,下午茶後便開始留言身邊感覺良好的食肆,晚飯時候走回去;這樣就免去在肚子餓時隨便亂吃吃中地雷或是頂著空肚子還要急著找食肆的煩惱。

安特衛普(14)-Pierre Marcolini Antwerp / March 2011

那年(原來已經是二零零八年夏天)到Brussels嚐過一次Pierre Marcolini以後,一直念念不忘。這次出發Antwerp前已經打算要到Pierre Marcolini,結果忘了到google map搜出位置,卻誤打誤撞走進Pierre Marcolini位於Antwerp的小店。 這裡賣的朱古力大概跟Brussels相差無幾,只是甜品蛋糕的種類就少得可憐。下午茶時間只剩餘蛋糕四款,去除香橙和莓子的款式,我挑了這個以caramel和macaroons為主的小蛋糕;一如以往習慣take away找個太陽之下的大樹底慢慢享受。Pierre Marcolini的蛋糕平均一個不到五歐羅,對於這些以世人一同傾慕的belgian chocolate來造的蛋糕來說,著實一點都不昂貴。

安特衛普(13)-Desire de Lille Since 1903 / March 2011

忽然想到那天晚上經過的甜品店 Desire le Lille,那是一個包含的花園的 waffle 店;1903 年立店,已經超過一百年了。店的面積很大,卻滿滿是人。擠在這裡的人吃甜品為主(這裡也有賣簡單的意粉),琳瑯滿目的都是 waffle、雪糕、忌廉的配搭和不同的雪糕和咖啡。來到比利時也許不要情迷一個個的雪糕新地,waffle 也需要多吃的吧。挑了個最貪心的配搭,雪糕、忌廉、糖粉和 chocolate sauce 全部都要。男朋友點了 double espresso met slagroom,隨同有兩塊超迷你的窩夫片。 Waffle 相比起預先做翻熱的來得好吃,只是也不是 super 的那種好味道。相對來說,我更喜歡在街邊買的 waffle + ice cream,味道好,價錢平,而且還可以邊走邊吃或是坐在大空地上,很有風味。這裡的雪糕也沒怎麼特別,荷蘭實在有過於好吃的雪糕,這個比起街邊價格翻幾翻的雪糕窩夫似乎有點不值。

安特衛普(12)-random pictures / March 2011

為了闖進大學區,按著路邊的指標牌左穿右插。雖然這裡沒有 Barcelona 的小窄街,只是走到內邊的時候也是有點力不從心。走到藝術學校的前面,看到了學校門口的長檯來膠椅,看到學生們都聚在太陽或下坐草坪。走過喧鬧的藝術學校,遇見了反種族歧視街名的小街,小型博物館的門口,很多的塗鴉牆和擁有著故事的建築物;糊亂拍照和跳躍以後,似乎對安特衛普又認識多一丁點。

安特衛普(11)-大廣場邊旁的斑戟店 Desire De Lille / March 2011

想著想著,我們那些慢慢長路也不就是以吃飯和吃飯來滿填了吧。好吃不好吃的似乎都不是重心,和誰說才是快樂的誘因。到每一個地方留下那個風吹使散去的足印以外,就是吃下風景和食物。也許吃飯只是一個過程,除了滿足肚皮就是分享快樂。

安特衛普(9)-Museum Plantin Moretus 印刷書館 / March 2011

將時針倒回一些,回想起那天到達博物館的時候感覺冷冷清清。沒有很大的大堂(這個更沒有 museum shop ),locker 只得一排,cloak room 很細小,沒有大博物館的排場,這些大概都是 Antwerp 博物館的共同特色。而其實,冷清的時間只得十五分鐘,陸陸續續便來了不同的訪客或是學校的參觀小組。 起初以為博物館沒什麼好看,一打開門暗暗的老房子裡面只有打開了的幾本書。當我站到書本前眼睛定下來後就立即被迷住了;印刷的前身是手抄,一本本精美細緻的手抄本就立在我的眼前。Monsieur yb 說挑這個博物館是因為知道我喜歡 calligraphy,我自己倒也沒想過印刷書館會包含手抄的老藝術。 無論是博物館前半部的手抄部分,綠油油的博物館花園,非常體面的博物館藏書庫,賣書的小間隔,用皮革做牆的帳房,有長橫大檯的校對室,以至人手印刷的工具房,字粒存放室;每一個細節,我都喜歡。這個由舊建築改成的博物館保留了最多的舊有味道,走過的時候地板還會吱吱作響。

安特衛普(7)-酒店紀錄 Leonardo Hotel / March 2011

要說的是,其實我很喜歡這個 Leonardo Hotel。價格很實際,而且感覺良好;唯一不足的地方就是隔音功能,不是說聽到鄰房的對話,只是就是早上會聽到水在水管之中流動吧。那個房間裡面的小廳基本上也沒怎麼使用過,一張長梳化用來放外套也是很不錯。外邊的小花園也很精緻,燈光也很充足(基本上那裡有超多的燈)。洗手間跟沐浴間分開,沐浴間擺放的是整瓶子的沐浴露和洗頭水(這點我不太喜歡),只是棉花捧、沐帽等等也一應俱全(雖然這些我都用不上)。 那次回到香港收到 Crabtree & Evelyn 的 Iris 系列,整個 series 什麼都有,所以我就把這個帶到旅行。第一次使用 Crabtree & Evelyn 的沐浴系列,感覺很滋潤也很溫和。 早上起床隨便換了衣服便去早餐。Hotel breakfast 算是不錯,麵包(有朱古力條子麵包)和乳酪(有五、六種口味)的選擇頗多;其他的也是普普通通沒什麼特別就是了。

安特衛普(8)-橫越了幾多大街小巷 / March 2011

Antwerpen 天氣很好,太陽每天都高高地掛。微風輕輕吹,就徘徊在十到二十度的天氣,感覺溫和。今天立心要做到的事:逛一個博物館。 安特衛普的博物館好像沒有布魯塞爾那些宏大;兩年前到過 Momu Mode Museum(時裝博物館),寄過了 MMM 明信片。安特衛普的博物館大多都在博物館區,Moniseur YB 挑選了 Museum Plantin Moretus,而最吸引我的 Rubens House 則被安排到行程最後那天。 治路走過很多大街小巷,就是以博物館區為終極目標肆意亂闖。走過了賣可愛 cupcake 的小店,走過了塗鴉了的牆壁,橫越了一條條未知的大路小徑。經過了一個只賣酒的酒吧,看來了一只小黑貓,來到一個幾所小咖啡店和餐館的空地,眼前便是 Museum Plantin Moretus。  

安特衛普(6)-吃在 Rubens House 外邊 @ The Bistro / March 2011

沒有地圖在手的人必須要承受的後果:迷路。基本上要走回酒店或是大街倒沒問題,只是心底裡總是很想走到大學區去看看。只按街道上的指示,在窄街或是大街拐來拐去,結果來來回回都是 cotton punk 的店、賣日本老家俱的店、cathedral 的旁邊或是二手小店。兜來兜去沒走出那個圓圈,找不到非專門為遊客而設的餐廳。

安特衛普(5)-情感靠一寸寸的風景來彌補 / March 2011

Leaving Castle Het Seen. 旅行的人到底是不是為了完備一個新的自己,撕下最當前的一個外表,擲去外邊的那個膠囊,讓自己煥然一新。無論褪去了什麼,誰卻仍然只能夠成為誰。古蹟就在我前面,老舊的石地也在自己的腳下;風景換了,眼裡的能見度和範圍闊窄永遠不變。我看到了新的畫面,而舊有的某些卻也未必一樣仍然存在。成長只是一場場的蛻;把喜歡的東西都加到自己的生命裡,不為意下掉低某些。 情感靠一寸寸的風景來彌補,夜幕的撕裂卻總會在晚飯後被填補。我會在宏偉之下哭泣,我要用腳尖來撫平無盡的白雲。要是我只能懦弱地找個人結伴看風景,我但願永遠找到你在旁擋太陽。 Uma-Bus I was here.

安特衛普(4)-巨人故事和被斬斷的手掌 / March 2011

I love Belgium. 沿著港口直走是一條很舒服的石路,有一條鐵造的橋,上面是一個廢棄了的餐廳,餐廳邊旁有一個應該是燈塔的東西。那些都是丟棄了的名勝。一直往前走,看到的是個小小的城堡,城堡在七百年前被改建為監獄。我不知道為什麼城堡和監獄落差這麼大的東西會經常被拉在一起,也許最極端的東西最終都是被磁場拉在一起的。 城堡的名字叫:Het Steen,是荷語 the stone 的意思;做了五百年的監獄。Het Steen 門外的前橋有一個巨人雕像。出發前的一天,曾在 google 上面搜索過 Antwerpen 有沒有好玩的點子,讓我看到了 Antigoon 的故事。相傳就是巨人 Antigoon 阻擋了百姓的道路令居民出入困難,一天有個年輕羅馬勇士 Barbo 把巨人的手拳斬了往外掉,從此 Barbo 就成為了英雄,而 Antwerpen 大街 Meir 上面的手掌就是這樣的被掉出來。(當然 P 很驚訝而且很質疑為什麼只不過是阻街便被人斬手掌事情竟鬧得這麼大) 蔚藍天空之下,縱然只有誇張嚇人的傳說,安特衛普卻仍然像童話故事的一樣美麗。 Antigoon, mythical giant. Always take a snap of the Road Sign with jo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