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屑 #3] 那些上不完的文學課

有時候,當我們在故事裡遇上那些非我們能夠解釋清楚的地方,那些很多不能就此簡單說明的地方;我們都會將此稱為命運。

我找回兩年前寫的日記,那兩年前寫的日記寫著我這天找回兩年前的日記。兩前的我大概這樣的寫過,有某個文學課的老師說過這樣的一句話:「偏偏你放棄的那個 step,往往就是對你有最決定性的影響。」

上文學課的時候,我抄的都不是筆記。抄筆記是對課本的努力,我抄錄老師說過的話是對人生的肯定。喜歡讀文學,喜歡讀書,因為我明白這些都是我的啟蒙:我們總需要別人為我們打開人生的第一道門。

我將老師說過的話通通都塞進腦袋裡去,無論中文系是不是一個 useless department,無論這裡有沒有 the head of the uselss department;這裡讀過的都是生活裡的大道理。

那些說不通的劇情,聊不了的話,解釋不到的傷感,都在這裡被紀錄下來。我們擁有過的一切都在懸空的鐵路上面,軌道就從我們的手中走到宇宙的盡處。期待到達終點的以前,永遠也不知道有什麼等著要發生。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