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你重複的堅持像我的執著一樣的強


那天我生氣地說,我不要再要你出現在我的夢裡。「你知道夢是一種反射嗎」,在我對面的女生提醒我。其實我明白,只是,很多時候我都裝左不了解;我不需要對事情有所了解,也不需要對世事有什麼見解。我很清楚,我不需要特別的擁有什麼;我什麼都沒有,只有沒有答案的問題。就是因為沒有答案,所以我對問題可以一直懷有希望和好奇。

我相信夢是一種不能說明的反射;反射的條件是什麼我不清楚,而為什麼有這種反射我都不知道。結果,你還是一樣的出現在我的夢裡。你換成另一個模樣出現,變成了另一個個體。而那種感覺太真實,而那種質感太實在了;醒來的以後我明白那個是你。我才剛生氣的說你不要再出現在我的夢裡,而你卻一直一直的在這裡沒有離去。

你重複的堅持像我的執著一樣的強,我明白的。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