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都|七十年咖啡廳 Inoda Coffee:必食超 juicy 厚牛肉三文治

Indoa Coffee 門前有個大型的咖啡磨作裝飾,內裡分為舊式的老角落 (門口玻璃可看到的位置),和比較新穎的新式裝潢。當侍應生分配我們到舊角落的時候,真在讓我們感到超興奮 (如果被發落在新房那邊一定會叫我們好失望)。落角落保留了一切舊咖啡機器,老照片和佈置;時光好像瞬間倒流到半個世紀前。大家都說池波正太郎寫過,他的清晨是從 Inoda 咖啡開始的;我雖然沒有去考究出處 (後來知道是 1984 年《随筆集「むかしの味」》);但相信很多旅客如我都會來朝聖。大概我們來吃下午茶,剛好避開「來吃早餐/咖啡開展新一天」的旅人,結果踫上整個咖啡廳都是日本人的境況,感覺蠻入鄉的。鄰桌是個身光頸靚的日本貴婦,帶著一個嬰兒與手推車、小女孩和婆婆;四處都是優雅高尚的太太們 (我們相對也實在有點稚氣),小女孩離開時穿起名牌大衣跳著就隨即不小心從口袋裡掉下一張似乎是 10,000 日元紙幣;實在是個高級小朋友喔。







點了一杯鮮奶咖啡、一杯 premium 和一份牛肉三文治。來吃環境風味或是歷史卻發現厚牛肉三文治超 juicy 好吃也實在是極速加分數的大事件,烤得香香的牛肉和肉汁配一塊厚切咸煙肉,好吃的程度實在超出預期。其實在傳統日本西式/東京喰種式咖啡廳喝咖啡總是不會對咖啡有高度期待,心裡總是覺得在這種地方喝到的奶咖啡都會是水水的;但這種時代留下來的風格還是每趟旅行最想享受的文化痕跡之一,另一個原因也當然是這種風格是大部分日本動漫裡最愛起用的背景氛圍。

後來在京都閒逛,發現另一所名為 Smart Coffee (スマート珈琲) 的咖啡廳;形態極為接近,同味滲出一樣老店風味,算起來 Smart Coffee 還比 Inoda Coffee 老上八年。

地址:京都府京都市中京区堺町通三条下ル道祐町140
營業時間:7:00 – 19:00 (無休)
tabelog 連結按此







最近更新

11月Netflix清單:病態控制狂媽《母子情劫》、艾美·亞當斯《絕望者之歌》、小說改篇《靈異調查員》

十月份我最推薦的一定是《后翼棄兵》無誤。《艾蜜莉在巴黎》輕鬆吃完不過笑笑完場。十一月來臨的清單目前未見刺激,病態控制狂媽的日本電影《母子情劫》、埃及出品的《靈異調查員》、Amy Adams 當主角的《絕望者之歌》和 OCN 出品的韓劇《驅魔麵館》是我的目標。我下刪了一堆聖誕節合家歡電影(除非有好看的我會補回),以下就是十一月上架清單。

Netflix《蝴蝶夢》前任往事陰魂不息,愈比愈痛愈失控

開場的前半段節奏不錯,一位平凡的秘書隨從,跟隨由 Ann Dowd¹ 飾演的 Mrs. Van Hopper 外地旅行;認識了剛喪偶的 Manderley 莊園男主人,異鄉邂逅的激情在迫切的別離中結合成夫妻。女主平淡的生活突然一躍三級成為了豪華莊園的女主人,可惜大宅的前女主人 Rebecca 的氣息久久未能消散,女主似乎在男主未 ready 的情況下成為了不合時宜的新情人。成為新一任 Mrs. de Winter 的確是飛上枝頭的最大考驗,小女子既賣力又踫釘,愈賣力愈反彈。

二戰以來最大規模的攻擊:柏林博物館島被襲,超過 70 件藝術品被噴上油性液體

被喻為「新 Tate Modern」的新美術館正在蓄勢待發,芬蘭市政府預算在未來十年,把當地的燃煤電廠改成巨大的藝術文化中心,還會把市內最大型的赫爾辛基美術館搬過去。

Netflix《生路》逃出危城:戰鬥民族末日逃亡,渣男與心機婊連綿不斷的倫理對峙

開初我抱著平常心點開,往後卻愈看愈驚喜;看到半路發現它還在 2019 年的康城國際電視節 CannesSeries 提名最佳影集。表面上是一套末日喪屍橫行的恐佈片,實際上卻是一套單純的人際關係倫理劇。喪屍恐怖畫面不多,但血腥、暴力、喪心病狂的打鬥、全床裸上陣的俄羅斯姑娘、性愛畫面一應俱全。要不是單純想要看 zombie 狂襲一味跑跑逃逃的刺激畫面,劇中的絕望人性顯真章的故事也非常引人入勝。

用旅客方式遊覽,漢堡十號碼頭超狂的必吃名物:北海蝦漢堡

十號碼頭這一檔可是說是人氣最高的魚麵包店,餐牌上一共有十款魚食麵包。我們是衝著 Nordseekrabben 北海蝦而來,說來介慚愧的是北海蝦就吃多了,身為漢堡名物的北海蝦麵包竟然一次都沒吃過。

Related Articles

被無咖啡因南非國寶茶燒到,探索日本人都愛買的國民茶葉 TeeGschwendner

每天都喝咖啡的我知道自己對咖啡因的攝取得已經夠多了,所以向來對茶葉敬而遠之。除了我偶爾會喝睡覺茶以外,基本上對喝茶毫無興趣。直到 Rooibos Tea 這個完全不含咖啡因的茶葉出現在我的眼前,真的有把我成功引誘到了;還更讓我往外關注有 Rooibos Tea 賣的各大茶葉品牌。

「被壓扁的牛角包」本地最愛食物,只有在德國漢堡才找到 Franzbrötchen

Franzbrötchen 對我來說就是一款「被壓扁的牛角包」,看起來就是這個樣子;對漢堡人來說是日常食物,但一旦離開漢堡的範圍,就很難買得到了!而且,每日只要晚一點去麵包店(三點以後吧)都會發現他們全部被賣清光。

晚一點就賣光的蝸牛麵包店!就算公開食譜,仍無減每日買蝸牛麵包的人流

「蝸牛麵包店」是我們自己打趣起的代號,麵包店的名字是 Zeit für Brot,意思就是麵包時間。它的魅力在於天然材料和新鮮即場製作,每日出爐之時都會湧現人龍,而且讓人趨之若鶩的蝸牛麵包很多時候都會賣清光。

不成文新日常:咖啡店門外脫口罩站著喝,互相聊喝一杯咖啡時間的天

漢堡的食肆一直都沒有完全回復正常,只可能有限度地提供坐得疏疏落落的堂食,但實際上坐著吃的人不多。店面積細小的咖啡甚至只能維持外賣服務。漢堡這七天新增感染個案有 17 個,我們在保持社交距離的情況下,跟大家一起培養出新的習慣:咖啡店門外脫口罩站著喝一杯咖啡。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