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落不明(1)

一、
我一直都深信,世界上的事情都是重複著發生;也許是被尼采的《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深深影響,我無辦法糾正這個無聊空想。每個年代都有不同的怨侶,總有某些人對某些人苦苦哀求一份愛戀,乞討著一點一滴的同情憐愛;雖然還沒有人能搞得清楚那種施捨還他媽的算不算是愛的一種。

簡柏謙現在過得好不好,我都不再清楚。

電視劇的女主角收到男主角發出的短訊,問她:你在做什麼。我的大腦像是一個圖書館資料庫一樣翻出折騰了很多篇卻被埋在山谷底部的老舊片段。回憶就像是一張老掉牙的牆身,漸漸的剝落;由於那些事情沒有再發生了,老舊的臉已經沒有再見,發黃的記憶褪色了變成地上的碎片。忽然跳出來的是我跟簡柏謙初相識的畫面,相識的階段總是會收到試探的訊號。及後我們相親相愛,拉手、上街、兩個人喝一瓶橙汁、看星星、躺在一起聊天說地;隨後我們分開了,他還怎會再想知道我在做什麼。

那個時候是這樣的,簡柏謙是我朋友的朋友。不知怎樣地就混在一起吃飯,再過幾天給我發短訊,輾轉展開我們兩個的小約會。身為一個慢熱的人,那個時候我還不清楚他對我真的有意思。因為當時,簡柏謙已經有一個女朋友。他當然理直氣壯的說他已經不再愛她,更說只不過是她那種瘋瘋癲癲的個性才害他不敢提出要分開一下。他說我的出現成就了一個讓他有了一個明確的分手動機,明白自己不能再跟一個不愛的女人走在一起。

二、
我是個很容易被打動的個體,雖然慢熱,卻容易動容。我的前度男友比我年長幾歲,無論是大大小小的事情,都總是對我百般遷就。簡柏謙有點不一樣;當然,大前題他一樣會順從我的喜好;只不過就是有時會作弄我一下,整蠱我一把,將我弄得哭笑不得。每次被作弄要報復的時候,我永遠會拉住他的手打他的頭;不過,這個時候他就會按住我的膊胳讓我動彈不得。我們常常因此而扭作一團,爆發強大的笑聲。

簡柏謙跟我遇過的男生都很不一樣。或者,我就是喜歡他跟我這種模式的相處。

他會跟我說:我很喜歡你。
然後問我喜歡他不。
我會跟他說:我也很喜歡你,不過我們先要想想怎樣面對面前的問題。

已經兩星期了,他說他會跟女朋友分手,不過我知道他沒有。我不肯定他沒有,但我就是覺得他沒有。電話響起的時候,他走到一邊接聽。我肯定那是他的女朋友,不過我沒作聲。差不多都默認了自己小三的地位,我還怎麼有發言的權利。如是者再過了一星期,無論是手機桌面或是社交網絡,他倆的合照仍然是大張大張像登廣告一樣刊出來,我又怎能裝作看不見。

踫巧就是我要到台北交流一個月的日子,本來跟簡柏謙打得火熱腦海裡還閃過放棄出國的機會。雖然我還不清楚是他沒有向她提出分手,還是他說明了可是她不願意分開;那些都不關係到我了吧,事實就是他們還在一起,我就不要再不要臉的站著不願走。

簡柏謙當然說不要。但學校都跟我們辦好了一切文件,整整一組同學出發,怎都不能只有我一個忽然不走(雖然這些都是藉口)。

在赤鱲角機場登機前,我給他搖了一個電話。

(待續)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