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自己的手造皮革工作坊


已經很久沒有獲得像這一種快樂。幾個人團在一起,似乎就像中學時代的放學後,一邊哼歌說瑣事一邊做功課;又或像小時候的美術課,有一個主題,各自為政埋頭做自己的作品,完成了以後全部人都為你鼓掌。從下午茶開始到尾班車開出的以前,我們幾個都在大叫:今天真高興。謝謝我們的專業導師 Gordon,能夠接受我這個比起你所有學生都愚笨的幼稚園生;也感激 MW 給我們借出屋子兼準備靚湯讓我們樂而忘返。

就在我們的 Leather Workshop 正式開始以前,我也還沒有決定好想要做的款式。當然很想一開始就做一個高級的款式,只不過萬事也要從頭學起;這次我很 MW 一樣做一個手挽的小袋;Brain 就做 iPhone case,Gordon 邊教邊做好他的 iPad case;大家都是超級捧。還要說的是,Gordon 的手稿(上圖)絕對是無敵。

對我來說,要在牛皮底畫紙樣是我覺得最難不過的事。就在只有短間尺的剎那,畫出一個 40cm x 47cm 的方形都是難度極為高的事。花了最多的時間起草圖,卻竟然出錯剪壞了。敲打上用來縫合的洞費了不少勁兒,不過最後連線的步驟相對之下成為了休息的小樂子;真沒想到大家都對連線有極大好感。

還是要親手一針一線來縫合才有成功感,完成了這個小袋子後還真的更加喜歡所有手工製工藝品。有血有淚的東西就是會被你歷久常新的東西,而且皮革用品還會愈用愈有味道,那些深深淺淺就是伴住自己年月的證據,歲月的痕跡。

MW 選購的牛皮成就了我的第一次,我們每個拿住自己的製成品都有一種說不出的成功感。

Tags from the story
, ,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