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派釀酒廠 Ratsherrn 外號老人魚?在德國漢堡吃飯直接走入釀酒廠吧!

站在酒吧的門前看著畫面的風格和經營的套路,可以看到漢堡的酒巳和牛津的酒吧擁有著強大分別。紅磚牆是漢堡多個地方都擁有的共同特色,酒吧餐廳的後面是釀酒廠,滾滾大輪的貨車載著啤酒出出入入。旁邊就是開拆出來的啤酒店,除了自家品牌 Ratsherrn,也一拼有賣很多非常 indie 的獨立酒牌,分門別類的在貨架上,每款啤酒都讓人蠢蠢欲動,每次路過我也會為為家裡的雪櫃進貨。

以前在牛津的日子,帶點陰暗的日子,日日夜夜惦記 pub food 裡面的炸物是基本日常。大家要去哪裡光顧的原因無非只是店家又夠老又有名氣吧。過百年的往積是等閒,上落四百年才算真正夠老;單是眼前的木板檯面,都可能比我爺爺的爺爺有更遠的過去。老店和名氣相輔相乘,老時期的文學聚會聚多了名氣自己夠高慢慢演化成為鎮城老店,J.R.R. Tolkien 去過了或是 C.S. Lewis 都是店牌夠硬的保證,是酒吧版的愛馬仕和 CHANEL。牛津高階老牌店的例子當然包括超過 400 年歷史的 The Bird and Baby(其實這個名字是大家打趣戲稱,真實店名是 The Eagle and Child)和歷史更老更久遠的 Lamb & Flag。順帶一提,兩所加起來差不多一千年歲的老店現時都由 St John’s College 擁有,店家開支外除淨的收入還用來 fund DPhil 獎學金。

畫風一轉,漢堡走的是氣勢迫人的德國式路線;這裡的酒吧是 Alessandro Michele 主理下的 GUCCI,聲勢大又老煉。食物上碟大大份,酒吧佔地有驚人容量,還事無大小都有個 beer garden 可以齊齊喝醉(牛津那種是坐窄行都喝得很開心),轉個想法就是 Gucci gang 了吧。整個德國,一致跑出的首選,都是釀酒廠(地方棒場小店當然不少,往後再跟大家聊聊)。

廠牌的名氣、地方的大小總合都是漢堡式酒吧熱門不熱門的最大原因。由於選項起點不同,讓漢堡和牛津分別熱衷與別不同的選擇,也因此走出文化差異。我偏好坐擁幾個世紀腳毛的牛津老酒吧,單是老木檯被年月洗過的光滑感已經讓人心動,那些舊是無法裝出來的。被太陽照遍了幾百年的早午黃昏,月光柔和的伴襯,一副風景如畫的場景散發出揮不走的浪漫文人氣息,很難不讓人懷念。而在漢堡入酒廠吃飯也是一種視野壯闊又坦蕩蕩的體驗,佔地廣闊,在陽光下閃閃生光,這種磅礡感也是一種不能劃比的能耐。

上回我們跑去了慕尼黑而來的大路酒廠 Hofbräu Wirtshaus,盡是傳統老派老橫秋的可愛;今次來到比較新派的 Ratsherrn 釀酒廠,背景是溫室感的大玻璃窗釀酒廠,在疫情前還設有有 tour 和 workshop。

老人魚。我們偷偷的把 Ratsherrn 釀酒廠的酒吧餐廳『老人魚』,老實說,這樣叫起來實在有點可愛。命名為 Braugasthaus Altes Mädchen 的酒吧餐廳,字面的意思就是『釀酒廠的老女孩』,它的標誌是條(年輕的)美人魚,我們把他們通通混合起來就得出『老人魚』的稱號。『老人魚』這種綽號也真的非常 Gucci gang(笑),也是我們心目中的年輕新式釀酒廠。

看一眼上碟的狀態,就知道那是與 classic 老的酒廠截然不同的流派。我當時很膚淺的生怕那張偽報紙的底疊紙會掉色,還額外小心翼翼希望不要製造過量磨擦。往後發現它原來是張品性良好的隔油紙,最後固然只不過是我少見多怪;外表看起來顏色有點深的炸魚外皮吃起來有點天婦羅口感。


Braugasthaus Altes Mädchen
地址:Lagerstraße 28B, 20357 Hamburg, Germany

被無咖啡因南非國寶茶燒到了,探索日本人都愛買的德國國民茶葉品牌 TeeGschwendner
晚一點就賣光的蝸牛麵包店!就算公開食譜,仍無減每日買蝸牛麵包的人流
擺滿一整桌的興奮治好我的偏吃症,把土耳奇烤肉吃上癮!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