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會|年度盛事:黎明中環海濱核心外圍

是真的喔,我們就在黎明演唱會外邊核心外圍地帶聽黎明音樂會。而且,這的確是熱情無可擋的全城效應!離場的時候整個人都要虛脫了,因為從下午才不過從山頂下來、又逛過了林村;吃過了禾輋大排檔還衝去中環尋找黎明!

|音樂會|一朵堅強而默默往心底裡面長的花:來吧!焙焙!《明天的心靈舞會》香港站

我們可以選擇平凡又快樂容易渡過的人生,也可以選擇去刻服障礙的過日子;不只是無風無浪才美滿,有時候有點趺踫有點失落有點錯敗才會成就更強大的自己。

|音樂會|喉嚨極痛不能說話,就去聽聽歌吧!Rae Morris (Josh Flower & the Wild) @ Art Bar, Oxford

似乎很久沒有生病的時候就會病起來了。我從來都不是很會病的個體,結果一病就是很厲害的一類。按不住的乾咳、氣促然後就是強烈的頭痛和發冷發熱。

終於聽到我喜歡的 “Shiver” Live - Lucy Rose Concert

Peter & Kerry – warm up band for Lucy Rose / Lucy Rose on stage 剛從音樂會回來,今天的 Lucy Rose 讚極了;離場以後我一直沒停哼著她的歌,尤其翻著這句--Tell me if you love someone. 關於音樂會以外的細語 才看了三場的音樂會,就覺得英國這邊真的棒極了。一來,香港的音樂會都不賣酒,對我這種 alcoholic 來說,聽著歌都喝酒就爽極了;因為這些都是種讓你一整個人都可以 fall in love 的音樂會。在香港,九展是場地的話對我來說就是山長水遠;吃飯也來去匆匆,更不要說好好的準備心情。如果在紅館,還可以跟朋友在尖東那邊吃點露天的泰國菜,喝點酒,再去買一些街頭小吃(大家都愛吃牛什)吃著走到紅館(忽然就好想念 Tiff、Katie、Dionee 跟阿 Sam 啊)。 第二,這邊比起歐洲地方來得有點自律(或者是牛津的關係,還是英國人比較內斂一點;這個有待考究),沒有荷蘭或丹麥一樣的瘋狂。雖說丹麥的大學生在街頭音樂節玩得也太盡興,但在英國你會感覺自己很安全;至少,不怕像在荷蘭一樣在高興或非常高興的時候大家都愛拋出手裡的那(膠)杯酒。 Patrick Wolf 的音樂會是在教堂進行的(前文按此),上次看 Daughter 就是在 Oxford Town Hall(前文按此),兩個都是豐富極了的古老建築。這次 Lucy Rose 的音樂會在 O2 舉行,基本上就是那種像九展一樣都是主打用作音樂事務的場地,音效比較起前兩次來得好,不過環境就是很普通的黑房;說得清楚一點(牛津這邊的 O2)更像一個搬空了檯櫈的酒吧。 (: / Lucy’s cutie t-shirt…

指縫之間的 Minor Classics

「在人生行旅的中途,我迷失在一片不毛之地。」-想起但丁的這一句。

聽歌。身在外地久了,就必然想聽聽廣東歌。其實,與其說是地區上的問題,倒不如說是懷念的味道。距離遠了,時間久了;不是遺忘,就是懷念。

#英國牛津 Daughter Concert, Oxford Town Hall

音樂會有 standing tickets 和坐著的兩種選擇,價格一樣;選了前者,因為就是不想坐著呆。Daughter 的音樂會就在牛津的市政廳舉行,那個演奏的地方超級高雅脫俗,不得了。Door Open 就在七時,大家先進去買買紀念品和酒,聊天說地一番再進舞台。 八時開始,先來一隊其貌不揚合唱團。我說的其貌不揚並無貶義(長得不標緻卻又溫柔良善就是這種,詳情可參考電影《Delicacy》(2011),或者如果你有看《火影忍者》的話就是裡頭的丁次了),雖說他們長相是大叔類型,音樂卻異常感染人心。肉緊的表現,發自內心的傻笑,起勁賣力地唱,都讓人情緒高漲。我不記得他們的團隊名稱了,我只記得他們幾個咪上雙眼唱著 I don’t know who I am without you 時的陶醉表情。這隊情傷男子組讓我覺得他們很有愛,簡單的句子,組合合拍的同時,又有幾分搞笑感覺;說到這個 beautiful room 跟 you guys are so sweet 的時候,我可以說他一定是真心的。 或者是暖場的樂隊跟本就沒有試咪,Daughter 出場之前忽然之間 tune 幾下就在鼓邊收音的那支咪忽然就壞了。結果,暖場以後搞得大半小時才再次開騷;先前的熱情都彷彿浪費掉。 Daughter 昨晚的表現一流,聲音超好聽的;唱 live 功力無容置疑,水準簡直跟 CD 一樣。有點害羞的她就對台下的人們說:I fucking love you。結他手的表現也非常棒,熱血滿滿,汗流浹背,結他都讓他彈爛(如果在 youtube 裡常被罵的就是他,就怪可憐了)。台下有個 fan 常常狂野地亂叫,又向台上的 Daughter 發問古怪問題;又有兩個大男孩打開火機當螢光棒,台下的人都在熱情舞動;氣氛就更趨熱烈。眼見 Daughter 跟鼓手眉來眼去了好幾次;這場 live 的確好看極了。 關於 Daughter: http://www.ohdaughter.com/ http://www.myspace.com/ohdaughter https://www.facebook.com/ohdaughter

充滿童真的 Atomic Burger & Patrick Wolf Sundark and Riverlight 音樂會

從前在香港的時候,會跑到九龍灣國際展貿中心聽來自北歐的 indie 樂團。九展其實也是個不錯的地方,雖然上上落落的位置總讓人老眼昏花,但總會讓你踫到很多與你一樣的同道中人跟你在那個不太不小的場地裡一樣的被電梯上上落落搞得團團轉。來到英國,音樂會的場地不再局限於九展,樂手的選擇也更多更豐富。早一個月前已經訂了 Patrick Wolf 的音樂會門劵,地點是 St John the Evangelist Church;在教堂裡的音樂會,那是多漂亮的事。Patrick Wolf 現在正進行巡迴演唱,除了英國還會走到瑞典、波蘭和俄羅斯等地方。我們先在附近的 Atomic Burger 吃晚餐,也沒想到 Atomic Burger 會是個如此熱鬧的地方。學生們居住的 area 都是比較 raw 比較 hip 的地方,所有的事情都地道一點簡單一點;擁有無數可愛的小型咖啡店,也有很多有個性的小舖;Atomic Burger 絕會是其中一個吧。以漫畫和電影為佈置的主旨,場內還有大電視不斷播放 Star Trek 的畫面。雖然我不是個科幻迷,但店內的氣氛超級棒,顧客當中也充斥著很多不想長大的大男孩。Menu 是本小小的漫畫書,burger 都分為不同的種類(太多選擇);你可以選擇 Fat Tony 也可以選擇 Audrey Hepburn,我推薦這裡的 chicken wings,超美味;這裡每一點小事都可能是 surprise 你的原因。 沒想到英國的音樂會比起香港的還要晚一點開場,9:00 音樂會才正式開始。早半小時出來的暖場小姐 Abi Wade,我沒有聽過她的歌,但她的唱功也蠻不錯。九時多 Patrick Wolf 穿著金色 collar 的白恤衫出場,氣氛漸漸的高漲起來。 完場後徘徊在耳邊的都是 “The Magic Position”。原來那是2006年的事,竟然那麼久了,我都不知道(那應該是第一張我聽他的唱片)。看到他真的人時候,我還有點不知所措;似乎他都不是你想像中的那個人一樣。聽音樂會最大的好處就是可以知道多一點關於歌曲的事,無論是 inspiration…

#英國倫敦 London, United Kingdom - Brick Lane

幾多年過去了,Brick Lane 還是同樣滲著同一樣氣息,一樣沒變。有時候我會想,多少年過去以後;再遇上一些很久沒踫面的人,到底感覺又會否一樣。青澀的歲月過去,長大的同時也換了我們腦袋的一套想法。或者是與時並進,又或者是被世界影響了太多;沒有讓你期待失望的也許只剩下小數幾年不會隨便易變的風景。就像我今晚竟然忽然聽起從來沒多聽的 Amy Winehouse(Amy Winehouse Live At Glastonbury Festival 2008),也發現我喜歡她的聲音也許來得有點太遲。

[Life] 是時候見面了

和我喜歡的兩個小女人小聚,似乎覺得世界怎樣轉也沒有跑離得我們很遠。怎樣看她們還是我腦海裡的兩個人,吃的、笑吃、壞的、爛的、語無倫次的、走火入魔的,無論說什麼也是一樣;甚至乎坐著沒說話也是一樣的舒舒服服。世界是老樣子的,仍然一樣地轉。我的心情還是那個時候在大學對面村的茶餐廳的時候一樣,你們也一樣。 無論 newyork cheese cake 與你的 waffles 跟那幾支啤酒配合不配合,又或是小杯子裡面的 martini 跟那個小杯子是不是斷然是兩個世界的事;世界卻將數年前的故事和人物角色在此重組一片。可惜的是這個地方跟我目中有點落差;太平山街、四方街和荷里活道這一帶理應不是這樣的;這種裝出來的氣派有點不太搭調,也無辦法裝出那種氣氛。 悠悠然的音樂飄過耳朵,讓結他把弄皺了神經安撫;Tim & Tjoe Guitar Duo at JAVA JAVA。

林二汶翻兜前度音樂會 – SOMEONE LIKE YOU

終於來到林二汶翻兜前度音樂會,跟朋友們分別坐在不同位置,我們兩個人非常坐在 B 18, B 19,場地很少,我們雖然坐得偏側但幸好是比較前,感覺非常震撼。一開場唱了  Adele – Someone like you,幾首林憶蓮的、一連串的合唱歌、始終一天、也有 Ellen 來作嘉賓合唱;當中我最喜歡的就是林二汶重唱了《尼古丁》(在 youtube 找來更多版本,陳奕迅的《尼古丁》,何韻詩的《尼古丁》)。 她說,前男友其實只不過是 angry bird,每一只都有不同用處,將她們放到丫叉之上,到最後要做的都只不過是「放手」。 《尼古丁》 誰人叫我出生入死 也來幽會 沿途寸寸慢慢成灰 心肺就只受你支配 一呼一吸既快樂又愚昧 無止境 從熱吻中火拼 沉迷你至知大局已定 原本應該一早戒了還是不捨得我的尼古丁 多麼致命 絕症 為何我會點起自己 有限生命 投懷送抱敗壞名聲 彷似為你慢性殉情 千夫所指我也默默承認 地獄的邀請竟比天國更加引誘 一束煙竟可綁著我手 很清楚清新的愛人街裡有 但我一口又再接一口 無止境 從熱吻中火拼 沉迷你至知大局已定 原本應該一早戒了還是不捨得我的尼古丁 多麼致命 還只好信命 輸給愛情 絕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