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縫之間的 Minor Classics

「在人生行旅的中途,我迷失在一片不毛之地。」-想起但丁的這一句。

聽歌。身在外地久了,就必然想聽聽廣東歌。其實,與其說是地區上的問題,倒不如說是懷念的味道。距離遠了,時間久了;不是遺忘,就是懷念。

或者回憶都是老掉牙才會變得美好,這誰不清楚呢。分享和分擔都不過是情緒上的安慰和安撫,好喝的東西好喝的食物,我們一起吃過了許多;快樂的時候不好吃的都覺得好吃極了。我無法再數算我們一起吃過什麼,除了溶掉的雪糕,除了火熱的煲仔飯;還有什麼。或者還有無關痛恙的橙汁和葡萄適吧。

有一次,我跟 A 說;那是快樂的 moment,因為我覺得釋放。我跟 A 說,或者這麼久以來,我才不過是等待這一句。等待一個我們可以放棄憎恨和嫌惡的日子。等待一個說一句就將往事抹去的時刻。結果,沒多久,這種釋放的感覺就褪去了;掉丟的字句就像躺著中槍的一樣。血流出來了,天色更黑了,我都不再找到回去的道路了。放棄始終比得到獲得更快。

我嘗試用口裡的甜美去覆蓋擲地有聲的畫面;或者,2046 裡面的機械人最終都不能透過樹洞埋葬感惰和秘密,就像我們都無法放棄過去重新開始一樣;或者你可以。或者,只有迷失的人才會覺得不可以。現在我都已經不再迷王家衛了,那段短程路途都完結了。

「但求像一塊木頭,不必比水晶球通透。別要走,直到天使會愛上木偶;別要走,讓你將我變作了木偶。」我問你怎樣了。你說沒什麼,什麼都好,什麼都一樣,順流逆流都沒所謂啦。然後你讓周遭去支撐你的生活,你讓世界把你征服;外邊覺得你快樂的時候快樂,別人覺得你傷感的時候傷感;就像寫報紙的人報導出你的人生,你都覺得無所謂了。

這朵小王子的玫瑰花跟其他的玫瑰花都不一樣,這到底是那種 stéréotypes。

然後,我錯誤地將 6 個 tabs 的 Chrome 一次過關閉。

讓我被埋在深海,不知後來。

Background music: 楊千嬅 2011 Minor Classics 演唱會

Tags from the story
, , ,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