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貓之村的時候


當我看到桌面的上鐘走慢了的時候,我在想,世界裡有沒有能讓我走回頭的方法。青春太脆弱了,一閃即逝,我們似乎都沒有緊握的辦法。有時候我會想,如果那個時候傘子能把我們送到永遠,現在世界裡也許就再沒有遺憾了。那時候我們躲在傘子下邊,雨下著一點一點的,速度漸長;世界卻慢下來。我們從一個地方走到另一個地方,傘子在適當的時候關上,我們之間距離也就此而放鬆。

抓著你的手臂的手放開了,也許要是沒有下雨的話我也不會抓著你的手臂。我把臉別過去,月台剛駛來列車。我向前走、再沒有回頭看月台上的你。我從不知道你怎樣離開月台,也不知道你有沒有看著我漸遠的身影。列車隨同擴播門關上,原來沒有珍惜的再會就是沒有再見的原因。

我忽然想起你說要我不要離去。怎麼當時我只冷靜的看到你疲憊的雙眼卻沒有答應。或者點頭不難,難只難在我害怕以一切變為賭注押在你的身上。害怕失去的人永遠沒有得著,我一直都理解明白。

列車駛回來的時候,我嘗試從我的地圖上找村上春樹所說的貓之村,輾轉反覆的在路軌上向前邁進。我把有關故事的章節都拿下來;尋找我心目中的貓之村。只是,找到貓之村的時候,世界已經再不一樣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