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生活|原來在西班牙裡面不能隨便說 Adios

就只有在今天才忽然想起來似的想到,一直以來好像都沒有真正交到以西班牙語(或葡萄牙語)為 muttersprache 的朋友。在我那荷蘭圈子裡面的就只有挪威(以及挪威的韓國人)、加拿大、法國、意大利、德國和荷蘭當地人(以及一千零一個香港人)的結合。所以就在上星期從西班牙人和巴西人口中聽說才知道,「Adios」這個字,強烈得有訣別的意思(是只有我不知道嗎?),甚至不等於我們的平日所說的再會或是拜拜。還好我懶惰,一直只以 ciao(或是來到漢堡以後所說的 ciao ciao)來說再見,懶惰得沒有裝瀟灑說 Adios 的機會。

他們說,千萬不要對在他們的國家或對他們國家的人說 Adois,除非你打算以後、永遠、一輩子再也都不想要見到對方。舉一個例子:黑幫電影裡面要開槍幹掉人家的時候就會說 Aidos。牢牢的記住好了。

由於我的地獄德語課程(有一點得糾正的是上學一星期以後我已經覺得不再地獄了,女人的善變真是無從掌握)是以一至五每日四小時強攻的的模式進行,所以每一個周末假期對我來說都是放監。周末的人生我只求在步行範圍裡面去吃炸雞和薯條,我的精神已經難以負擔很動腦筋的活動;還好我那崩潰的精神真是只靠薯條和超多的 mayo 就可以完滿充電回去。


Advertisements
Tags from the story
Written By
More from Sophia CH.

[美容護理] 來自以色列 70 年造皂秘技 SABON 薑橙味道最提神

那天路過沙田,看到新開業的 SABON,木色櫃架配粉系繽紛的包裝,看上去超溫暖的。沒想到捲席日本和韓國的 SABON 來香港已經一年啦(你沒在香港的時間已經足夠讓你脫節啦)。日本的 SABON 還有 SABON Cafe,咖啡和肥皂合拼倒是讓人身心舒暢的最好決定(希望香港也可以有一間吧)。
Read More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