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 高興的問候快樂的對話 跟那些永遠無法再見的人





還趁自己記得的時候,我想記下昨天(還是前天)早上起來的夢。大概是這樣的:他跟我聊電話,但好像我們真真切切的看到對方。還是真實會面呢,夢裡的東西太模糊了,我都記不起。他說醫生給了他的腳很好的藥膏,腳傷已經到了差不多要痊癒的地步了。我聽到以後覺得很高興,是真的真的很高興。他問我正在做什麼,在大學讀什麼。我說我在大學裡只修一課,他問我是什麼,我說是哲學(為什麼會有這種答案出現)。高興的問候,快樂的對話;跟那些永遠無法再見的人。醒來的一刻太突然,美好的夢被打碎;可是心裡還是很滿足很滿足。那些無辦法變老的人,在我的記憶裡/夢境裡一樣很我甜蜜共處。

或者這都只不過是自己大腦做出來的夢境、自己安排的對白,但我一樣感恩感激這種再遇見。

踏入四月以後每一天都叫人很高興。晚上七時還在亮的時候我「嘩」一聲大叫,心裡想想這大概是正式「立春」以後的美好;我所喜歡的,就是日長夜短藍天像好味道的拖肥和芝士一樣沒完沒了的拉長好滋味。

看著新聞報導的頭條成為過去,心裡就覺得苦苦。我們在外邊,那些在漩渦中的人呢,我們翻了報紙別了幾天,慢慢從記得變成不再記得了,可是那些人的失望和心痛卻是一輩子的啊。或者不是我們善忘,或者不是報導無情;在現在變成過去的千數個千鈞一發之間,我們又抓得住什麼。

Tags from the story
,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