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一早說明要把你毀滅而你不會是一個例外

你把化成小野麗莎的能量都一一散盡到宇宙的盡處,褪去了那層不知道屬於不屬於你的驅殼,一下一下的走入黑洞之中。某誰把你叫停,告訴你說這裡沒有終點。他說,這裡只會讓人失重卻無法取得平衡;他說這裡不會是你的家,他說這裡沒有你需要的氧氣,這裡沒有陽光。

皮膚在黑暗之中反而感到熾熱。你遂少遂少的把表皮拉走,就像一個無法擺脫毒癮的毒販;暴露出餘下的一切血肉。你的骨骼根根分明,你再無法抓住自己;你的身軀慢慢地被細菌蠶食,生長的都變成枯萎;你無法拒絕腐爛。

面前的誘餌只不過是枯竭的沙漠,那個叫人缺氧窒息的空間,那個無法存在的國度。而你卻一步一步任由自己從對稱完美的三維空間淪落到宇宙的外邊,像鳳凰飛到太陽的過程一樣,你漸漸的消失。

誰都想把你拉住,而誰都無法把你拉住。你掙脫,你反抗,你拒絕承受,你反對世界的批判;你妄想黑洞會把你接收,你期望世界會給堅持的人一個希望;而結果,事實就給世人所料的一樣:殘酷又可怕。真實的世界將你傷害,因為你從來不願意保護自己。不是沒有人用柵欄把你截住,只是你太像燈鵝,一樣勇於撲火。

你不能怪責誰,這裡一早說明要把你毀滅;只是你以為你會是一個例外。你以為。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More from Sophia CH.

出遊記 2:我從城堡回來 / November 2010

目的地是在 Vleuten 的 Kasteel de haar Haarzuilens,是個很宏大的城堡,城堡的外邊有一個很大很壯麗的公園(真實地也只怕只有狀麗可以形容)。進去的路有點長,而且杳無人煙人跡罕至,遇上修路的人我們問路,遇上旅客我們也不放過。結果還是錯誤地從側門進入了(回家後才醒覺和發現),我們也很好奇為什麼沒有地方買進去公園時要買的門票(最後我們走遍了公園也沒付錢,因為在準備離開的時候才知道買票的地方在另外一邊)。 Advertisements
Read More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