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最偉大的愛,是原諒。」

政治意識零分如我,其實是不應該插咀說什麼特首選舉。所謂我們這種八十後就是被指為最熱衷在 facebook 按 share 的一輩;或者是我太過冷漠,沒有按下任何一個 like 或者一個 share,整場選戰在我面前只像一套愈鬧愈大的大戲。一張張關係於各大後特首選人或是現任特首的改圖,無論是前者的感情缺失又或是後者貪污的可能,香港人的確極具創意;我最喜歡給今早蘋果日報登出的一張「私子生下」 ,我給它 101 分。

昨天,朋友給我介紹了一個新朋友。這種年紀,忽然踫上的都是你意料之外的人。身邊的人每個都有一技之長或是比你優勝或是吸引你的地方,這次踫到的是在唐英年競選辦中工作的人,我倒是真心的覺得 interesting。聽了很少很少的花邊,他口中那個才剛剛有點火的人;我還是暗暗的在心裡偏幫著。

早在一開始,我就偏向喜歡唐英年。許多人說他比較笨,但其實無論是別人心目中的龍或是你心目中的豬,也似乎沒有改變的我想法。如果他有能力組織一個好的班子為他做事,如果他擁有 leadership 使人真心替他做事;小聰明不小聰明,其實又有什麼重要。有時候我們都太明白,賺錢賺得很多的 boss 也並不如一個使你真心團結的 leader。

對於唐英年,他能有資格將一個像唐郭妤淺這麼好的一個女人留在自己的背後已經件很了不起的事。是為什麼令一個女人能這麼的偉大和愛護另一個人,我相信總是有她自己的原因。

深振英呢?我在中環文華對外踫上過他一次,非常友善。我不是不喜歡他,只是(或者是我重口味的性格),焦點都被唐英年搶走了。

是誰錯誰對我都不願意給予批評及指控,也許這個時候我還沒有一點普羅大眾的感情來討厭一個人是一件叫人感到怪異的事;不過,我真的套不上半點負面情感。憎恨和討厭永遠都不是能使你高興的事;人誰無過?如果浪子回頭的話,我說實真的相信金不換。

唐郭妤淺說,如果一切重來,她也會再嫁唐英年。我看電視新聞也看得差點要哭,for better or for worse 婚姻就是無論如何也會共同面對。這一代的我們都把感情和婚姻都看得太兒嬉了,還有幾多人執子之手與子偕老。或者我偏向支持唐生,其實都只不過是太欣賞他能得到一個這個強硬而不倒的女人。

這個女人還說了一句,「世界上最偉大的愛,是原諒。」

Advertisements
Tags from the story
,
Written By
More from Sophia CH.

那天讀完一個故事,腦海擠出無限個無形聯想;場景和人物的改動,時間和地點的改變,一點點一點點的就影響了故事的發展;只是,事情總是按著一個既定的規律走動,面前是一個個能夠預料的結果,只等待我們親手一章一章的翻開。怎麼了,要翻開那一章嗎?每個人都這樣的問。 有時候很熱衷去做一件事,為了不願意阻隔某種欲望;然後有時候很熱忱的做另一件事,為了發洩某種情緒。總是太極端得差點忘了自己。 在迷糊的路途之中,常常渴望有人把我拯救,也太渴望得到無限的依賴。就是一直都在懷裡,所以我總是無法面對某種陰暗面。我無法拒絕跌墮在某種黑暗之中,我無法控制自己(或是是我放任地不願意控制吧);我承認我的 EQ 不夠高,不夠聰明,不夠通透;總是盲目地 go for 感情的渲洩多於慢條斯禮的平靜。很多事都由得自己勇往直前,結果呢,傷害了自己,也傷害了不應該被傷害的人。 Advertisements
Read More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