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吃一點恐懼(1)

故事就沉在石灘海邊的一角,沒有再被鹽水覆蓋。一直沒有被蠶食所以沒有改變、一直沒有得到關注所以再沒有什麼特別、沒有目光沒有焦點所以一直慢慢的化為石灘的微細部分,逐步逐步的向世界的另一端前進。

走回家的路到底怎樣走過,陸琳根本不清楚。那個時候雪下很大,地面都結為一塊一塊有點厚度的白雪片,堆在路的兩旁。火腿把陸琳揪著前進,也許陸琳只記得這些。其實陸琳不是不願意離開那個派對,只是她竟然一動也不動的躺在約翰的沙發上。火腿問她:「我們回家去了,好不好?」陸琳只懂得搖頭,因為陸琳知道自己根本連走動的本能也失去。然後事隔多久呢,也許是三十分鐘吧(火腿說那已經是一小時之後的事,但陸琳覺得時間不比三十分鐘多),火腿再問她:回家去了好不好。陸琳點頭。其實,陸琳已經分不清楚自己想不想回家;陸琳的心裡只有一個想法,就是什麼都別要想。無論是簡單如這樣的問題,陸琳也懶得回答,陸琳的大腦已經不想發動任何需要能量的運轉。「那你為什麼不動?」其實,陸琳很想對他說她的身體已經不能再動了,只是陸琳根本沒有把話說出來。

不知道過程是怎樣,但陸琳清楚火腿把她拉到大廳外邊的衣帽間,再跟所有人道別。火腿給陸琳圍上圍巾,把外套掛在陸琳的身上,不知怎樣的把陸琳的腳放到鞋的裡面。他們每個都走出來跟陸琳說再見。陸琳好像聽見瑪格麗特問她覺得怎麼了,再隱隱約約聽到火腿對他們說:「the effects are kicking in.」

電梯只需要落下一層,走出大廈後的記憶陸琳似乎完全失去。下一個片段就是躺在自己的睡床上。陸琳記得火腿把她的化妝卸去(陸琳想事情應該是這樣發生的了吧),脫掉了她的鞋子,好像還給她那只她喜歡抱著睡的小寶(那只藍色在 IKEA 買的玩偶)。蓋上被,給她洗了個臉,著她去睡。

陸琳根本再記不起自己到底是怎樣走過下大雪的零晨……

Advertisements
Tags from the story
,
Written By
More from Sophia CH.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