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cert

指縫之間的 Minor Classics

by

「在人生行旅的中途,我迷失在一片不毛之地。」-想起但丁的這一句。

聽歌。身在外地久了,就必然想聽聽廣東歌。其實,與其說是地區上的問題,倒不如說是懷念的味道。距離遠了,時間久了;不是遺忘,就是懷念。

#英國牛津 Daughter Concert, Oxford Town Hall

by

音樂會有 standing tickets 和坐著的兩種選擇,價格一樣;選了前者,因為就是不想坐著呆。Daughter 的音樂會就在牛津的市政廳舉行,那個演奏的地方超級高雅脫俗,不得了。Door Open 就在七時,大家先進去買買紀念品和酒,聊天說地一番再進舞台。 八時開始,先來一隊其貌不揚合唱團。我說的其貌不揚並無貶義(長得不標緻卻又溫柔良善就是這種,詳情可參考電影《Delicacy》(2011),或者如果你有看《火影忍者》的話就是裡頭的丁次了),雖說他們長相是大叔類型,音樂卻異常感染人心。肉緊的表現,發自內心的傻笑,起勁賣力地唱,都讓人情緒高漲。我不記得他們的團隊名稱了,我只記得他們幾個咪上雙眼唱著 I don’t know who I am without you 時的陶醉表情。這隊情傷男子組讓我覺得他們很有愛,簡單的句子,組合合拍的同時,又有幾分搞笑感覺;說到這個 beautiful room 跟 you guys are so…

充滿童真的 Atomic Burger & Patrick Wolf Sundark and Riverlight 音樂會

by

從前在香港的時候,會跑到九龍灣國際展貿中心聽來自北歐的 indie 樂團。九展其實也是個不錯的地方,雖然上上落落的位置總讓人老眼昏花,但總會讓你踫到很多與你一樣的同道中人跟你在那個不太不小的場地裡一樣的被電梯上上落落搞得團團轉。來到英國,音樂會的場地不再局限於九展,樂手的選擇也更多更豐富。早一個月前已經訂了 Patrick Wolf 的音樂會門劵,地點是 St John the Evangelist Church;在教堂裡的音樂會,那是多漂亮的事。Patrick Wolf 現在正進行巡迴演唱,除了英國還會走到瑞典、波蘭和俄羅斯等地方。我們先在附近的 Atomic Burger 吃晚餐,也沒想到 Atomic Burger 會是個如此熱鬧的地方。學生們居住的 area 都是比較 raw 比較 hip…

#英國倫敦 London, United Kingdom - Brick Lane

by

幾多年過去了,Brick Lane 還是同樣滲著同一樣氣息,一樣沒變。有時候我會想,多少年過去以後;再遇上一些很久沒踫面的人,到底感覺又會否一樣。青澀的歲月過去,長大的同時也換了我們腦袋的一套想法。或者是與時並進,又或者是被世界影響了太多;沒有讓你期待失望的也許只剩下小數幾年不會隨便易變的風景。就像我今晚竟然忽然聽起從來沒多聽的 Amy Winehouse(Amy Winehouse Live At Glastonbury Festival 2008),也發現我喜歡她的聲音也許來得有點太遲。

#20121003 - Crew Love!

by

中秋節發生的不幸事故其實一直都繞繫心頭,嚷著出遠門的朋友要小心,也叫乘船的朋友打醒十二分精神,跟外國同事 P 說明有關香港正在發生的撞船悲劇;GP 跟我說他要由高雄踏單車到台北我也著他萬事小心不要做危險的事。

[Life] 是時候見面了

by

和我喜歡的兩個小女人小聚,似乎覺得世界怎樣轉也沒有跑離得我們很遠。怎樣看她們還是我腦海裡的兩個人,吃的、笑吃、壞的、爛的、語無倫次的、走火入魔的,無論說什麼也是一樣;甚至乎坐著沒說話也是一樣的舒舒服服。世界是老樣子的,仍然一樣地轉。我的心情還是那個時候在大學對面村的茶餐廳的時候一樣,你們也一樣。 無論 newyork cheese cake 與你的 waffles 跟那幾支啤酒配合不配合,又或是小杯子裡面的 martini 跟那個小杯子是不是斷然是兩個世界的事;世界卻將數年前的故事和人物角色在此重組一片。可惜的是這個地方跟我目中有點落差;太平山街、四方街和荷里活道這一帶理應不是這樣的;這種裝出來的氣派有點不太搭調,也無辦法裝出那種氣氛。 悠悠然的音樂飄過耳朵,讓結他把弄皺了神經安撫;Tim & Tjoe Guitar Duo at JAVA JAVA。

林二汶翻兜前度音樂會 – SOMEONE LIKE YOU

by

終於來到林二汶翻兜前度音樂會,跟朋友們分別坐在不同位置,我們兩個人非常坐在 B 18, B 19,場地很少,我們雖然坐得偏側但幸好是比較前,感覺非常震撼。一開場唱了  Adele – Someone like you,幾首林憶蓮的、一連串的合唱歌、始終一天、也有 Ellen 來作嘉賓合唱;當中我最喜歡的就是林二汶重唱了《尼古丁》(在 youtube 找來更多版本,陳奕迅的《尼古丁》,何韻詩的《尼古丁》)。 她說,前男友其實只不過是 angry bird,每一只都有不同用處,將她們放到丫叉之上,到最後要做的都只不過是「放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