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顧事件簿|畢生難忘最厲害體驗之一:動手裝修 + Middle of Nowhere 公路之旅

那個時候在 Hengelo 住了半個暑假就要準備開始找房子。美國同事給我們住的房子基本上就是在市中心的中間,是那種真是中間的中間。那位置基本上和事實上都太棒了,我們都知道很難再找更適個的好位置。本想有想過要轉到另一個小鎮,鄰邊的 student town;不過由於我當時(其實現在都是)那種慣性心態,就是不想離開已經習慣了的小地方;說白一點,就是不想再打開心扉去迎接另一個小鎮。

在市中心位置看過三個單位,先來的一個空間比較大,應該住得下一家幾口樂也融融。位置跟我們當時暫住的一樣,都在店員舖的後邊上面。可是地下地板全都要重新修好才成,因為地毯拉起以後傷到地板。可是我們都好像已經沒有時間慢慢請人來修好,而且那個地方對於我們兩個人來說實在有點太大(而我還有一半時間會在香港讀書啊,也就是說有一半時間只會有 yellowbean 一個)。後來看過一間在市中心外邊一點點的房子,地產經紀還來把我們車過去;其真我對那個房子蠻有好感的,不過就是覺得有點太遠(荷蘭專屬的代步單車我都沒學得成,所以 yellowbean 就覺得還是要住在中間最好);而且那個房子真是有太多太多的門,對我們來說就是有點不習慣啦。

最後一間是個 apartment,同樣在市中心,當然不是中心的中心但已經好接近了。首次看樓時經紀把車駛過來瀟灑地跟我們握手的畫面我還是記憶猶新歷歷在目,而沒記錯的話我們好快就決定要了租下這一間(後來發生的事才是重點,後談)。房子基本上就在一個比較大但是只有三層的小樓裡面,每層約有兩戶,只三層,地下一層是個大地庫,每戶人家都有個雜物室。雜物室是綠色的,可以放單車之類的大型小型雜物,我們也把屋裡本身自帶的傢具都搬到雜物房去。

年紀小的時候真是最天真的時候,我們兩個人當年竟然決定要自己動手裝修我們的新居。天啊!現在我跟 yellowbean 每每點想起來都覺得有點扯怎至要對當時的我們說句 WTF;我們竟然就是一手一腳自己動手做。現在人大了,真是完全再沒有這種熱血(熱血可能有惑耐就一定沒啦),也沒有這顆燒得熊熊的心(可能還有心但是力氣就一定沒有了)。

由於地下都是完好無缺的,我們就只需要買地毯回來貼就好了。當時真是以為好容易,結果地毯一大張捲起買回來(我們當年沒車,就是拿著大大張捲著的地毯乘巴士);計算好尺寸就開始剪啦,結果二話不說就剪錯了。錯的是我,我太緊張了,導致計錯數。由於把地毯帶回來是最痛苦的一幕,我們都不打算再重複;多個接駁口也沒問題吧,也只不過是我們兩口子的家。沒想到我們出奇地把地毯貼得妥妥貼貼的超美,而且真是一點都不覺得辛苦(啊!真心大叫一句「年青真好」!)。

同樣,我們把牆身重新添上新的油漆。那是個非常非常淡的粉紅色,我們兩個人去那種像是 B&Q 的地方挑選的,還看著油漆在我們眼前混合成我們所喜歡的顏色(那實在是我最喜歡看到的過程)。前手租客就是很喜歡塗鴉的罷,不過不好意思的是我們已經把他的藝術品非常完美地覆蓋好了,真想讚嘆地說句:welldone。

另外,由於我們不懂得 IKEA 正確的位置(其實在買地毯的時候也被職員錯誤引導,他口裡所就的非常近讓我們拿著一大塊地毯走了超大的一段路),所以在首次前往的時候在 the middle of nowhere 迷路。所謂的 the middle of nowhere 跟我往後所遇上過的都不一樣;這次我們是在公路上面(WTF!)。我們在車來車往的公路邊走著,車路邊旁真是有讓人行走的 pathway(我真是好其那真是有人會走的道路嗎,我們走了好久都沒有遇上任何一個人)。最重要的是,竟-然-刮-起-大-風-雨!可幸的是風還算 okay,不過雨真是好大;我們在公路上面真是完全沒辦法找到有蓋的地方,而且我們真是已經走了一半。當時當然不知道有沒有走了一半,因為無辦法預計終點距離,但我們已經開始走了好久(雖然沒有計時)而且也沒有回頭的可能(因為應該超過一半了吧,當時是這樣想的)。老實就我們已經再想不起當時這場大雨怎麼打跨我們,也沒得我們最終濕身到底怎處理;不過在公路上超大雨沒傘前進真是我們畢生難忘的最厲害體驗。

延伸閱讀:

按此看其他回顧事件簿系列文章

  1. |回顧事件簿|首個在荷蘭生活的日子:我們住在溫柔小鎮 Hengelo! – 20/05/2015
  2. |回顧事件簿|Hello, Enschede!:從決定到荷蘭直到真真正正搬到荷蘭的前後 30/04/2015
  3. |回顧事件簿|十年前後:我們那超平凡的求婚訂婚小記 – 27/04/2015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More from Sophia CH.

Beyond Language #20140205 - The Shelter

「記得,在有需要的時候找我。」 Shelters - 像是一個下了錨於沙石底,拿不走。 她說:我只希望除了在傷心的時候;在快樂的時候,你都能夠想起我。
Read More

2 Comment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