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顧事件簿|十年前後:我們那超平凡的求婚訂婚小記

關係於日記,我找到 2006 以後的所有,唯獨 2008 沒找到。找找看之下踫上十年往績,倒是快樂又無遺憾。混亂又交纏的文件夾裡團團轉轉,確認 2008 實在是缺了一塊。無論讀起來還是看起來都是無差別的失落。

我實在是那種毫無疑問首先得要選擇比較保護自己的方向行事的人,實實在在發生過卻沒有筆錄的事情還實在算多。十年前後看起來缺來缺去的東西似乎真的有在我腦袋裡面臨完全被忽略或忘記的可能,我嘮嘮叨叨的時候其實都沒核心(也沒價值)。

直到我忽然覺得心血來潮想要來聊聊大學畢業前最後一個暑假:

那還是我年少無知的時期。在大學完結或以前我都是那種每年只顧去日本瘋狂購物填滿沒有盛載什麼的心靈的無重力兒童。在日本分秒必爭誓死要在關門前衝進最多的舖買來最多的衫褲鞋襪的年月,留下美好的青春,卻讓我後來都無辦法再想有衝動要回去東京發掘更多(好啦我還得承認後來到筑波大學的一次實在是留下一道最美好的回憶)。當年我都沒有逛博物館的習慣(實在是我腦袋發育比較慢),實實在在是個最無知的物欲主義者最強候選人之一。

二零零八年夏天,拋開「日本逛街最棒」的想法跟 yellowbean 開展我的首個歐洲之行。當年我們到荷蘭兩個月,從中找了幾天出發比利時。飛機飛很遠,時間很長很難過。荷蘭超市裡甚至只有荷蘭文、德文和法文。從荷蘭到比利時則方便較多,Brussels 的大街上涼風送爽;布魯塞爾最為我熟悉和記得的就是路面不平。那次把星期日留在 Antwerp,那時還沒清楚歐洲城市慣例,結果安得衛普當然一樣沒差的星期天不辦公(現在我當然實在也非常了解星期天的運作,因為我往後也實在被困太多)。商店門全關,往後再去的星期天至少有幸遇上最熱鬧的馬拉松;當年我們還在路邊吃熱騰騰的窩夫軟雪糕一邊給予精神上的支持(還在當時甚至以後的馬拉松都要想起村上春樹)。

那年 yellowbean 背著他堅持用來旅行的超大 backpack(那天我們換酒店啊 backpack 不是真是超級重嗎),拉著我手到了比利時的 Tiffany(還好沒關門)。Tiffany 店很小卻很溫暖,他說他要給我買鑽石介指(現在回想起來,他要在比利時買介指的其中一個原因好像是因為當時荷蘭阿姆斯特丹的 Tiffany 當時倒店了!)。店員把所有閃亮的小顆子都捧出來,我的中指手指環介乎於六號和六號半中間,他給我選取可以調整到適合我手指粗幼的款式,店員們看到我們兩小無猜要訂婚也實在替我們感到異常興奮。我們都不是那種愛玩驚喜的個體(當然不抗拒不過我們就是喜歡超平凡)也不是表演派;結果訂婚求婚啊這些事情在我們之間就是淡淡的發生。他覺得想要娶我了我也覺得想要嫁給他,似乎就是這麼一點事。當年買介指的相關證書無辦法即場取得,卻在我回到香港以前已經速遞到去。那晚回酒店時 yellowbean 買了巧克力,他說要以後都把我照顧得好好,我就讓他把指環套到我的手裡。

這種超平凡,其實我還是一樣覺得超浪漫。

延伸閱讀:

按此看其他回顧事件簿系列文章

9 Comment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