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顧事件簿|Hello, Enschede!:從決定到荷蘭直到真真正正搬到荷蘭的前後

OUTFIT DETAILS: Laura Ashley Vintage Denim Shirt, ASOS Skirt, Dr. Martens Shoes & Rebecca Minkoff Clutch

大學畢業之前,就決定了往後幾年會到荷蘭。基本上沒有決定不決定,當時都還沒想到住的地方會是個怎樣的地方(好兒嬉啊真是)。

八月訂婚後,九月我自己回香港繼續上學。偷偷的說,那其實是我第一次自己一個人乘飛機,也算是第一次真真正正的跟 yellowbean 要分開一段時間(雖說也只不過是很少的一段時間)。在機場道別的時候依依不捨(現在回想起來才不過像昨天),入閘以後就想要哭了,手還拿著電話不斷發訊息(沒記錯的話那年頭還沒有那麼多免費 wifi,好像只能發 SMS)。堅持到上飛機後,就整個人崩潰的哭了。看來當時在人家眼中就是那種來荷蘭讀書卻不想回香港生活的少女,幸而空姐們都超溫柔超體諒,我哭一場很快就沒事。

那年冬天,一早就已經準備去飛去荷蘭的機票。下機後第一時間就看到在機場等我的 yellowbean,無論怎樣,每次事隔幾個月沒見的第一個感覺就是「你跟我在 webcam 裡看到的好像有什麼不一樣的地方」。那年聖誕還跑到到英國,我對英國的鍾情就是在那年維繫上的吧(那年在英國還張開口吃從天飄下來的雪)。一個 sem break 好短,結果匆匆又回來香港。總的來說自己一個人在香港斷斷續續的持續混了一年,沒想到超依賴的我們每天堅持通電話和視像通訊幾乎都沒缺任何一天(總有發脾氣的日子,任性的日子但基本上我們都沒有吵架超過一天)。空閒時可以對上話;忙的時候或者是你開著來看我看電視寫論文,或者是我開著一邊吃飯一邊看你工作。

直到畢業後到韓國旅行,沒有喜歡吃冷麵(現在都不喜歡)和年糕(這個現在喜歡)。然後就是一系列的文書處理,包括簽發 visa 和一系列身份證明等的文件(由於我不是要來簽學生 visa,所以還得要去申請「無結婚證明」)。yellowbean 回來陪我走過畢業禮;大學裡的事情通通完成,我們就踏上遠走高飛的旅途。

要從一個地方搬到一個地方,要帶的東西好多,尤其是我這種隨身物排山倒海沒停止湧出來的人。香港的家借來給朋友住,當成大家家裡裝修時最好的暫時居所。這次二人同時一起飛到荷蘭,荷蘭阿姆斯特丹的機場我慢慢開始有點印象卻還非常陌生(後來真是覺得那是熟悉到爆炸的畫面),那個下飛機後會走過有烏聲音效走廊的地方更是我每次覺得好舒暢的轉接位。入境的時候看到職員用那個核對眼球的技術入閘(當時的我覺得好像科幻片),荷蘭入境人員會對你說荷語(還要你教他說廣東話)。每次都是五時多六時清晨就下飛機的尷尬時間,後來我都覺得是種定律;那種一踫到就懂比反應的定律。

拿著行李箱滾到火車站乘那個當時還沒有很明確指示的火車(非常肯定的是當時我們還沒有很清楚火車的運作,關於被火車害瘋了的人生,就讓我往後再談)。我想我現在還不能忘記從機場到我們住處該要前往的車站月台,因為我實在在那裡渡過了我人生的很大部分(因為那裡也是我往後上大學時轉車的地方)。接近三小時的火車程(那時還分不清楚怎樣是直達的火車,怎樣是要轉車的火車),我就來到我未來一段日子會生活的地方。那是個跟香港完全沒有什麼一樣的地方,那個擁有相同太陽、月亮卻完全沒有熟悉感的地方。十一月沒下雪,一頭短髮好輕盈。

Hello,Enschede,在滿是希望和期待之下我終於到了另一個地方生活(下機後的火車程是當年把我的所有力量抹殺的最大武器)!

延伸閱讀:

按此看其他回顧事件簿系列文章

  1. |回顧事件簿|十年前後:我們那超平凡的求婚訂婚小記 – 27/04/2015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More from Sophia CH.

[郊遊] 你說把我帶來未知的臨時展覽去:Serpentine Gallery Pavilion 2013 @Kensington Gardens

YELLOWBEAN 說,不如跑到 Hyde Park 中間那個 temporary 的展覽去。我說無所謂,我只不過想在日光之下散散步,前往那裡都一樣好。結果,他混亂的語言沒有正確地表達他想往那裡去,而我也沒有想過要搞清楚目的地。隨他去就好了。 走過了半個 Hyde Park,才知道自己身處 Kensington Gardens。他要領我去的地方,原來就是 Serpentine...
Read More

4 Comment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