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GG!「可能是腸抽筋吧」

已經不知道是第幾次了,每每都是痛不欲生差點要想要毀滅的那種。當然,我知道對比起其他頑疾,我這種不知怎樣痛的痛其實算不得什麼。正如有人跟我說,腎石的那種痛就是如果你前面有層高樓,你真的會跑過去一躍而下的那種。所以,我這種痛,應該算不起什麼,所以與其痛著跑去看醫生,我反而有時想忍了過去就算。

昨晚又再是這樣的,半夜五時多,痛醒了。應該又是「可能是腸抽筋吧」,其實不知道到底是什麼。不記得從那時開始,只記得那是中學時期,痛很要緊,拿著暖水袋吃著止痛藥,好不容易止痛了,看完醫生,別個頭什麼事情都沒有。然後忽然痛過幾次,差不多每次都是半夜;到過了急症室好幾次,痛得分流時分進了較急較快的線路,差不多家人全都來了。結果要檢查的都檢查了,什麼事情都沒有,吃點止痛藥又回家。

又一次,x-ray 啊什麼能照的都照過,血都抽了不少,就是不知道什麼事情發生。「可能是腸抽筋吧」,喂,但係做乜半夜訓訓下腸抽筋先得架,HGG! 卻一直無從稽考。

昨晚又再來一次,我一個人不能跑去看醫生,激動時還差點以為自己要叫救護車(卻同時又理智地知道自己不是斷手斷腳不好濫用服務,痛得來忐忑不安果真更加要命),爬了出大廳吃過醫生上次給的止痛藥(幸好我沒有多手丟掉)。瑟缩回床上似乎什麼都不能做,拖拖拉拉又到早上天亮又不痛了;結果星期天的早上我七時左右就起床,what a wonderful Sunday morning!

後記:謝謝那些說一個電話即到的人 =) Thanks WL

Advertisements
Tags from the story
Written By
More from Sophia CH.

The Bear Inn 牛津最古老的酒吧:接近 800 年歷史建築|英國飲食|

就在扭入牛津正街以後,在大車路的左邊,向左轉,歪歪曲曲的小路走到 Bear Lane 再拐到小轉角,就會看到純白牆身上面有 The Bear 幾個黑字。
Read More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