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dward Hopper《莎士比亞在黃昏》選定莎翁誕生455年由蘇富比開拍

William Shakespeare 誕生455年,Sotheby’s(蘇富比)宣佈會在下月(5月21日)在紐約美國藝術品拍賣會上開拍 Edward Hopper 的一幅《Shakespeare at Dusk》(1935)。

Edward Hopper(愛德華·霍珀)在二十世紀培養了一種典型美國美學,現代都市作為背景之下帶出微妙又複雜的心理感情。深宵的飯客,孤獨的酒店房間,寂靜的建築卻充滿暗示和聯想。而 Edward Hopper 是莎士比亞迷這回事,在她妻子的日記裡面早有記載。經常出現在畫家作品中的妻子 Josephine Nivison-Hopper 在 1949 年曾經寫下,丈夫在當她的模特或是她在候家務的同時,他都會為她朗讀莎士比亞和其他歐洲文學。

同年 Edward Hopper 還有另一黃昏之作,《House at Dusk》(1935)。

創作《Shakespeare at Dusk》之年亦是 Hopper 的暗黑之年,他的母親於年初(1935年3月20日)逝世;同年的作品還包括《House at Dusk》。即將開拍的《Shakespeare at Dusk》以中央公園裡面由 John Quincy Adam Ward 創作的劇作家雕像為背景,在黃昏落幕之際紀錄這座城市的簽名式觀景。預估拍賣將達 700 萬至 1000 萬美元。

身為文學愛好者的 Hopper 偶爾在作品裡面提到他對詩歌和散文的歌頌。紐約蘇富比美國藝術部主管指這幅作品:「具有藝術家在大部分最重要和最著名的作品裡面有靜止和寧靜。」

Edward Hopper, Study for House at Dusk, 1935.

最後特別送上,據說是影響這畫作最深的作品,莎士比亞十四行詩第73 首:

That time of year thou mayst in me behold
When yellow leaves, or none, or few, do hang 
Upon those boughs which shake against the cold, 
Bare ruined choirs, where late the sweet birds sang. 
In me thou see’st the twilight of such day
As after sunset fadeth in the west
Which by and by black night doth take away, 
Death’s second self, that seals up all in rest. 
(William Shakespeare, Sonnet 73)

source: www.sothebys.com

最近更新

二戰以來最大規模的攻擊:柏林博物館島被襲,超過 70 件藝術品被噴上油性液體

被喻為「新 Tate Modern」的新美術館正在蓄勢待發,芬蘭市政府預算在未來十年,把當地的燃煤電廠改成巨大的藝術文化中心,還會把市內最大型的赫爾辛基美術館搬過去。

Netflix《生路》逃出危城:戰鬥民族末日逃亡,渣男與心機婊連綿不斷的倫理對峙

開初我抱著平常心點開,往後卻愈看愈驚喜;看到半路發現它還在 2019 年的康城國際電視節 CannesSeries 提名最佳影集。表面上是一套末日喪屍橫行的恐佈片,實際上卻是一套單純的人際關係倫理劇。喪屍恐怖畫面不多,但血腥、暴力、喪心病狂的打鬥、全床裸上陣的俄羅斯姑娘、性愛畫面一應俱全。要不是單純想要看 zombie 狂襲一味跑跑逃逃的刺激畫面,劇中的絕望人性顯真章的故事也非常引人入勝。

用旅客方式遊覽,漢堡十號碼頭超狂的必吃名物:北海蝦漢堡

十號碼頭這一檔可是說是人氣最高的魚麵包店,餐牌上一共有十款魚食麵包。我們是衝著 Nordseekrabben 北海蝦而來,說來介慚愧的是北海蝦就吃多了,身為漢堡名物的北海蝦麵包竟然一次都沒吃過。

Netflix《神棄之地》世界把你傷害得七勞八損,你還在那荒蕪的內心裡喪失了自己

幾張大明星王牌的堆砌下,《神棄之地》寫的是一個信仰扭曲的故事。故事發生在二次世界大戰之後,在狂熱講道的傳教士、信仰扭曲的士兵、疾病和死亡、艱難困苦生活、邪念的牧師交織的故事。出於信仰的極端犧牲,以及曲折的命運背景,從一代傳到下一代。

一天的正確打開方式,土耳其早餐火力全開!

慢慢我們聊起不同的話題,大部分都是圍繞自己的國家和文化,例如她可以說起很長篇令我嘆為觀止的伊斯坦堡歷史。她觀察力很強,班上沒有能逃得開她注意力的事情。我們聊起土其奇菜,她說無論我如何揀飲擇食都一定要試 Turkish Breakfast。

Related Articles

二戰以來最大規模的攻擊:柏林博物館島被襲,超過 70 件藝術品被噴上油性液體

被喻為「新 Tate Modern」的新美術館正在蓄勢待發,芬蘭市政府預算在未來十年,把當地的燃煤電廠改成巨大的藝術文化中心,還會把市內最大型的赫爾辛基美術館搬過去。

漢堡天陰讓我只想穿全黑大風衣戴帽子!Arket 萬年款換季減價入手好時機!

秋天很好,只不過有點太短。擁有一半時候狂風寒凍的漢堡,大家應對的辦法都是堅硬的皮鞋,不透風的外套,和無時無刻都帶上可以遮陽光擋風雨的帽子。偶爾感到懶惰,或是在雨天那片灰階的天空沒有勾起我的精神,我都喜歡穿一件把身貉覆蓋的長身外套出門。

意大利品牌回收膠樽再造防水包,iamsy 讀者福利:郵差包贈獎

環保由生活做起,自備杯子在漢堡已經非常普遍;要不然喝飲料不用膠管,買咖啡不要蓋,盡量減廢也沒有太大難度。購買細心觀察材料和來源也是我近來學會的事務,在能力範圍內支持可持續發展,或是投資真的可以一直使用很久的項目。

在 IG 收穫一萬關注的 COS 包包,換秋後把這朵雲隨身攜帶吧!

這星期在 COS 上架,單是放過看過去已經讓人愛不釋手的是這像雲朵一樣的單肩包包。以 XL 加大碼姿態出現,配合凹凹凸凸的 texture 和漲卜卜的 volume,一秒就把我收服順妥。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