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迷案|家事都沒管好,何來處理家庭情仇 Amazon Originals

早在《荒野迷案》開播之前,我就鎖定了要看這一部。一枚中佬西部牛仔在寬敞的大平原遇上一個可以穿越時間的黑洞,sounds exciting?雖說西部牛仔、家族情仇、土地競爭和原住民通通都不是 my cup of tea,但在劇荒期的劇與劇間的隙罅,用這一部元素不合心水但配套喜歡的劇本來充撐過去也算太差吧,至少這一部由 The OA 的製片公司即 Brad Pitt 的 Plan B Entertainment 主理,也跟外邊打分數超高的《Yellowstone》相提並論,開看前已經讓我蠢蠢欲動。

俄羅斯娃娃 2|成長得先放棄尋找康尼島?Netflix

沒想到一下子停下來再連接,就已經一大個段層。在眾多看完了還未有時間寫下感想的劇集裡面先挑了這一部。把《俄羅斯娃娃》第2季看完以後,我第一件事就是想把 Netflix 的續訂取消,剛好我換了一個地方去住,那讓我搞不清楚是瑞典的 Netflix 沒有什麼好看,還是 Netflix 單純的已大不如前。

罪人的真相 4|遍佈全劇的人性醜陋可以拿來當警醒劑 Netflix

我已經當上《The Sinner》的五年老友了(按此時光倒流回去看第1季、第2季、第3季筆記),我在屏幕前默默的希望 Detective Ambrose 真的不要再老而不休地去翻真相,看著 60 多歲的大叔被推落水游冬泳也一副身體健康的樣子真是難以信服,好像就連坐骨神經痛也不病而癒;TMD 真是你的工作只要做你喜歡的事就好了那種人生贏家。

暗黑之島|未成年孤兒在小島跟老師不倫戀 Netflix

Netflix 最新德國電影《暗黑之島》講述小島的懸疑怪事。一個忽然出現的新代課老師、一個青春期對老師莫名心動的大男孩,一個固執內儉嘴硬的祖父,以及小島過去不為人知的往事。懸疑又奇怪,到底是否 streamable?

卡特拉之謎|冰島劇劇情超狂,美劇真的不敢這樣演 Netflix

第一次接觸冰島劇,算是豐富了我的北歐劇目的收藏,並在 Jaja Ding Dong 後進一步影像化地認識冰島。因為是個科幻劇本,我還潛意識以為核心是常態的北歐神話故事;看到最尾有被不可測量的人心嚇到,每個人的選擇都有他的個人原因,至於或善或惡真的不能以一件事一概而論。最厲害的是劇情的尺度,非常 hardcore!好幾次被很大膽的方向驚艷到了,換著上美劇一定不會演得出這種情節。

7月Netflix清單:恐懼大街、新世紀網上販毒 3、王儲的抉擇

來到最熱的暑假檔期,七月 Netflix 帶來《恐懼大街》三部曲,熱愛恐怖片的我超級期待。另外首先上架的是瑞典片《王儲的抉擇》,是我學瑞典語的好動力(雖然上一套上架的瑞典片《Snabba Cash》(不義之財/街外錢)不太對我的口胃只好棄劇收場)。另外兩部德片回歸,一是我覺得必看無誤、來到第三季的《全歐最酷線上藥頭》,二就是比較異想天花的《生化大殺戒》第二季。

性福演算法|波蘭版甜茶男主+Girl power 性事檯面化 Netflix

《性福演算法》跟《性愛自修室》相似的是他們同樣把性當成主題大膽討論,young adult 主導的性事匣子有迷惑又有迷失,輕鬆又不失喜感。波蘭的《性福演算法》主力放大青少女在成長過程中如何爭脫社會枷鎖做自己並為自己發聲,Girl power x 性事檯面化,是 Nerdy 女主在《性福演算法》的最大挑戰。

誰殺了莎拉 2|揭開隱藏兩重人格、兇手認罪、始作佣者卻未知是誰 Netflix

《誰殺了莎拉》在市面上擁有超多的討論和評價,多數都對謎一般的『誰是真兇』作出強烈盤旋和猜度。可是我這種麻煩觀眾總是對『非常尷尬的人物選擇和劇情進展』嗤之以鼻,卻又要邊嫌棄邊繼續。

三人要守密,兩人得死去|貪戀幻想美好,輸掉給真實孤寂 (Netflix)

《Behind Her Eyes》登場的時候,我還不過把它當成普通的一部英劇;當時沒想到最後竟然會成日整個半年裡面最喜歡的一套影集。英式黑暗和諷刺比較貼近我的口味,所以習慣性面對英劇會自行加入適量底分。

6月Netflix清單:《菁英殺機》第四季+短篇、《黑暗夏日》回來了、冰島科幻劇《卡特拉之謎》

六月開來 Netflix 最大的盛事必然是《菁英殺機》(名校風暴)的回歸,第四季開播前還針對每對小情侶開展個人特別短篇。然後就是第一季後就兩年的《Black Summer》,雖然我對第一季的評價一般,但對喪屍劇本我還是非常期待。波蘭的《千禧劫報》和冰島的《卡特拉之謎》我也抱點期待。

不死喪軍|MMA 選手演喪屍?貨櫃圍城、組隊大戰 Netflix

我只能說最好看的就是片頭,是片頭,沒錯是(只是)片頭!下飯菜來說,還算可以。超過兩小時的電影現在都沒有很多,然而出現在結局很明顯的喪屍面裡面實在有點拖拉。暴力場片和撕殺現在還算可以,但驚喜和新意欠奉,組隊也沒有缺一不可的迫切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