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指性化兒童還愈拍愈貴?Balthus即將打破1億美金拍價

在德語課稍為在我的生活裡面平靜下來的日子,終於可以翻一下近年超具爭議的 Balthus(巴爾蒂斯)。

2017 年,Balthus 一張《Thérese Dreaming》(1938) 惹起爭議。當時一對姊妹發起一個網絡請願,控訴畫作將「將兒童性化」這回事浪漫化。從網絡籌集過萬簽署要求展出《Thérese Dreaming》的 The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 將此作品下架。雖然迎來一場風波,但 The MET 拒絕因此把《Thérese Dreaming》於展覽中移除¹。讓部分人在性方便的感到不悅並不是將它從博物館下架的理由,作品反映當時人們的性觀念以及他們在該時代對於性的認知。處身不同時代的人們對不同事物會有不同的想法、見解和道德範圍。畫中主角沉醉自己的世界,眼神冒犯的最大真兇,或者只有觀眾?博物館的確需要提供討論的空間而並非扼殺。

※1:2014 年,德國 Museum Folkwang 曾就展出兒童色情/戀童問題取消 Balthus 的作品展出。當時其他博物館都有就此作出回應。Museum Morsbroich 館長 Markus Heinzelmann 更就事件反應道:「The museum must be a place of open discussion, not forbidden discussion.」

《Thérese Dreaming》裡面的 Thérèse Blanchard 是 Balthus 的鄰居,畫成《Thérese Dreaming》的當時約莫 12、13 歲。她與 Balthus 於 1936 年認識,當年 Thérèse 11 歲,其後三年 Balthus 以她為模特兒畫出十幅作品,在不算多產的 Balthus 裡面,包含 Thérèse 在內的作分都是他的盛名之作。Balthus 稱Thérese——他的天使——擁有神聖的品質。2013 年藝評人 Peter Schjeldahl 曾於 The New Yorker 引用 Oscar Wilde 評道:「A bad man is the sort of man who admires innocence.」²,直接作品充滿兒童性暗示。

※2:藝評人 Peter Schjeldahl 原文 “In the Head”,2013年10月7日,連結按此

《Thérèse sur une banquette》by Balthus, 1939.

如今,同系列另一幅作品《Thérèse sur une banquette》(1939) 預計在佳士得拍出 US$12,000,000-18,000,000(由第三方擔保),高超 2015 年以 US$9,900,000 拍出的一幅《Lady Abdy》(1935),超出畫家賣價的最高歷史紀錄。《Thérèse sur une banquette》在 2013 年在 The MET 的《Cats and Girls》展出後就沒有公開露面,佳士得印象派和現代藝術部門負責人 Max Carter 指出:「No better Balthus has appeared at auction and none is likely to again.」

貓(貓不在是之討論範圍之內我就不貼了)和少女成痴的 Balthus 出生於二十世紀開初的法國,父母為波蘭人。據 Balthus 所說,他的家庭原為波蘭的貴族,穿戴 Rola 紋章,所以往後他把 Rola 加到名字裡面³,突顯和記錄這個過去。比他大三年的哥哥 Pierre Klossowski 是個超現實主義作家。1914 年他們因為德國藉的身份在一戰時期被迫離開法國,Balthus 八歲那年,父母離異。兩年後,母親邂逅了比她年長 11 年的小說家 Rainer Maria Rilke。Balthus 從小就知名小說家和畫家的圈子裡面長大,而 Rikle 的出現同時讓他感到嫉妒和被遺棄。但事實上沒有,13 歲那年,Rilke 助他出版了第一個作品——男孩失去心愛的貓的漫畫風格畫作——也正體現出他對貓的痴迷,當中也有描繪出的失去貓後的失落。26 歲那年,Balthus 在巴黎開設首場個人展覽。後來,他的生命裡出現了兩任妻子;第二任妻子出現在 Balthus 54 歲的時候,日藉妻子 Setsuko Klossowska de Rola 與他相識當年只有 20 歲。往後幾經波折,Balthus 選擇與首任妻子離婚,與 Setsuko 相守到老。

Balthus 一生被討論最多的當然是那些以青春期兒童為素材的作品。Setusuko 一直力挺 Balthus,否認外界對他的戀童指涉;並解釋 Balthus 在此持完全另外的想法,她指出性愛在 Balthus 而言是自然天性和終極的真理。

※3:Balthus 是他兒子的代號,全名 Balthasar Klossowski de Rola (February 29, 1908 – February 18, 2001)。

images source: wikiart.org, christies

最近更新

二戰以來最大規模的攻擊:柏林博物館島被襲,超過 70 件藝術品被噴上油性液體

被喻為「新 Tate Modern」的新美術館正在蓄勢待發,芬蘭市政府預算在未來十年,把當地的燃煤電廠改成巨大的藝術文化中心,還會把市內最大型的赫爾辛基美術館搬過去。

Netflix《生路》逃出危城:戰鬥民族末日逃亡,渣男與心機婊連綿不斷的倫理對峙

開初我抱著平常心點開,往後卻愈看愈驚喜;看到半路發現它還在 2019 年的康城國際電視節 CannesSeries 提名最佳影集。表面上是一套末日喪屍橫行的恐佈片,實際上卻是一套單純的人際關係倫理劇。喪屍恐怖畫面不多,但血腥、暴力、喪心病狂的打鬥、全床裸上陣的俄羅斯姑娘、性愛畫面一應俱全。要不是單純想要看 zombie 狂襲一味跑跑逃逃的刺激畫面,劇中的絕望人性顯真章的故事也非常引人入勝。

用旅客方式遊覽,漢堡十號碼頭超狂的必吃名物:北海蝦漢堡

十號碼頭這一檔可是說是人氣最高的魚麵包店,餐牌上一共有十款魚食麵包。我們是衝著 Nordseekrabben 北海蝦而來,說來介慚愧的是北海蝦就吃多了,身為漢堡名物的北海蝦麵包竟然一次都沒吃過。

Netflix《神棄之地》世界把你傷害得七勞八損,你還在那荒蕪的內心裡喪失了自己

幾張大明星王牌的堆砌下,《神棄之地》寫的是一個信仰扭曲的故事。故事發生在二次世界大戰之後,在狂熱講道的傳教士、信仰扭曲的士兵、疾病和死亡、艱難困苦生活、邪念的牧師交織的故事。出於信仰的極端犧牲,以及曲折的命運背景,從一代傳到下一代。

一天的正確打開方式,土耳其早餐火力全開!

慢慢我們聊起不同的話題,大部分都是圍繞自己的國家和文化,例如她可以說起很長篇令我嘆為觀止的伊斯坦堡歷史。她觀察力很強,班上沒有能逃得開她注意力的事情。我們聊起土其奇菜,她說無論我如何揀飲擇食都一定要試 Turkish Breakfast。

Related Articles

二戰以來最大規模的攻擊:柏林博物館島被襲,超過 70 件藝術品被噴上油性液體

被喻為「新 Tate Modern」的新美術館正在蓄勢待發,芬蘭市政府預算在未來十年,把當地的燃煤電廠改成巨大的藝術文化中心,還會把市內最大型的赫爾辛基美術館搬過去。

漢堡天陰讓我只想穿全黑大風衣戴帽子!Arket 萬年款換季減價入手好時機!

秋天很好,只不過有點太短。擁有一半時候狂風寒凍的漢堡,大家應對的辦法都是堅硬的皮鞋,不透風的外套,和無時無刻都帶上可以遮陽光擋風雨的帽子。偶爾感到懶惰,或是在雨天那片灰階的天空沒有勾起我的精神,我都喜歡穿一件把身貉覆蓋的長身外套出門。

意大利品牌回收膠樽再造防水包,iamsy 讀者福利:郵差包贈獎

環保由生活做起,自備杯子在漢堡已經非常普遍;要不然喝飲料不用膠管,買咖啡不要蓋,盡量減廢也沒有太大難度。購買細心觀察材料和來源也是我近來學會的事務,在能力範圍內支持可持續發展,或是投資真的可以一直使用很久的項目。

在 IG 收穫一萬關注的 COS 包包,換秋後把這朵雲隨身攜帶吧!

這星期在 COS 上架,單是放過看過去已經讓人愛不釋手的是這像雲朵一樣的單肩包包。以 XL 加大碼姿態出現,配合凹凹凸凸的 texture 和漲卜卜的 volume,一秒就把我收服順妥。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