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呢喃] 八月。

太懶,而其實太懶的過程是無事找事忙。忙著找時間休息,忙著要雙眼盡情放空;盡情踫踫這個踫踫那個,在太陽下享受自然的暖意,忙著專注生活。時間就在不知不覺中慢慢的流走。

七月匆匆就過去,轉眼就八月。或者眨一眨眼就轉眼十年便過去,除了每秒鐘都享受放鬆是我最為高度要求的事,我都沒有什麼額外夢想。

最近在 Blackwell 看到一本關於天文學、星相以及宇宙的書本;我就更加覺得世界虛無飄渺。書裡寫的都是一些關於宇宙的小解說;例如各個星球的溫度,或是轉物的速度之類。世界裡人類知道的事情根本不多,我們地球在星河之間就只不過像海洋裡的水或是沙灘裡的一粒沙;都沒重要性。太陽還沒有高度發展完成,宇宙的無邊更是我們想像以外。如果說地球上的歷史和成就,更是個笑話。所以,我覺得隨心而行就好了。況且,世俗裡的枷鎖也就有點太大,來衝玻它落力地做自己就更好不過。

做了一些奇怪的夢。夢見自己踏遍玻璃碎的腳根一點都沒痛楚,還小心奕奕的將玻璃碎粒一點一點的擠出來。又或是夢到早就離開了的人回到自己身邊;還跟我說道那種死去只不過是種秘密假象;裝出來的煙幕要揭開,誰根本都沒有離去。

Tags from the story
,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