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515 - 「You are cramp’s people style apparently.」

  • 「You are cramp’s people style apparently.」-我覺得這一句很好笑。
  • 到底什麼是 cramp’s people style,我去查 google,也去找圖,最終都不明白你的意思。
  • 是不是要彈《Three Blind Mice》,我說不,就不如彈一閃一閃小星星。
  • 學琴是很久以前的事,都沒對人提起。彈不到和彈不好都是事實。最近買了一個電子琴,本來想玩 QChord 的;但忽然就是好想彈琴。抽點時間練習,感覺也回來了。有時忽然協調得很好,有時。
  • Moleskine、咖啡與及從香港寄來的秀麗筆(Thanks MiuMiu)都是最好的配搭。
  • 一直讀 Modern Art,從 1870 年開始讀起。
  • 面對新世代的藝術,有時比較起舊時的,更難掌握。讀到,像是簡單如一幅 Malevich 的 Black Square (1915) (“關於 Kazimir Malevish” - 前文按此),我們誰都可以造得出來。為什麼他的一張就是價值連城,然而我們仿作的都是不值一文。
  • 或者,某程度上,我們可以說的是藝術的價值在於本身的概念和想法。抄襲從來都沒有知識上的價值。Modern Art 在於革新、創造和想像力;而不是純粹的生活仿模。Originality, authenticity, rarity 都是重要的因素,也就是為什麼真正的 Modern Art 的價值所在。作品的重要性,獨一無二,革命性的創新以及它帶來的深遠影響都是成就它價值的一部分。也就是我覺得那個 Complex Shit(複雜物堆)比較上來也不會差於 Florentijn Hofman 的 Rubber Duck 的原因吧(相關舊文按此)。
  • 對比起新的藝術,前時在荷蘭讀老舊的 Art History 真的來得較 easy 啊。

Leave a Reply